字号:

流浪汉的世界杯

2018年07月12日 来源:《三月风》

流浪汉世界杯的创始人梅尔·杨,一直在向人们传达这样的观点:“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情,如果每个人都去做小事,我们就能改变世界。”

“运动绝不是高水平职业运动员们的专利——运动应该是每一个人都可以享受的权利,而且它有足够的力量,能创造持久的改变。”流浪汉世界杯(The Homeless World Cup)的创始人之一梅尔·杨(Mel Young)说。

“流浪汉世界杯”诞生于2001年,第一届比赛于2003年7月在奥地利格拉茨举办。在过去十多年时间里,它用足球激励、改变了上百万来自世界各地的流浪者——他们有年轻的,有年老的,有男性,有女性,说着不同的语言,带着各自的伤痛经历。因为足球,他们重新找回人生。

酒吧里诞生“世界杯”

2001年底,在南非开普敦一个关于流浪汉的会议上,梅尔·杨和哈拉尔德·施米德相遇了。

梅尔来自英格兰,社会企业家,阿育王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后成为“流浪汉世界杯”主席。梅尔曾是一名记者,在20世纪90年代参与创办了3本杂志,其中包括《The Big Issue》——一本由流浪汉和长期失业人员售卖的杂志,它改变了弱势群体以乞讨为生的生活方式,让他们能从工作中找到尊严。受《The Big Issue》启发,全球100多个国家有了流浪汉售卖的街头刊物。哈拉尔德是奥地利人,当地街头报纸《Megaphon》的主编,此前是一名记者,后任2004年瑞典哥德堡流浪汉世界杯的执行官。

两人相见恨晚,聊得十分投缘。某个深夜,他们在开普敦一家酒吧喝酒聊天。他们希望有更好的方式来解决流浪汉这个全球性问题。

“那些无家可归者构成了一个社会群体。在世界范围内,他们被拥有更多金钱, 拥有更多权力或更大影响力的人确立他们的身份,而后又加固了他们的身份。这是一个恶性循环。”《联合国2016年人权报告》如是说。

酒吧里的欢呼、尖叫打断了梅尔和哈拉尔德的谈话。原来,电视机里正在播放足球比赛。

同样热爱足球的两人忽然意识到,足球就是一种共通的语言。“就算是彼此语言不通的两支球队,也能一起痛痛快快踢场球。”而且足球能让流浪汉与主流社会建立联系,让他们不那么边缘。

这一天,“流浪汉世界杯”在这个酒吧里诞生了。

屏幕快照-2018-07-12-上午10.34.47.jpg

流浪汉世界杯里每支队伍的队员都有老有少,有高有矮,相同之处是他们都是无家可归者,并且希望通过足球改变生活。

足球的力量

经过18个月的筹备,2003年7月,第一届流浪汉世界杯在奥地利格拉茨举办。来自美国、西班牙、巴西等18个国家的144名球员参加了这次比赛。另外还有25个电视台,90名记者,2万名观众到场。

2004年瑞典哥德堡,2005年苏格兰爱丁堡,2006年南非开普敦,2007年丹麦哥本哈根……2017年流浪汉世界杯在挪威奥斯陆举办,来自54个国家的72支队伍超过500名球员参加了比赛,10万观众现场观看了比赛。

流浪汉世界杯每年举办一次,采用 4 人街头足球的赛制,每支参赛队伍由 3 位球员+ 1 位守门员 +  4位替补队员组成。只允许无家可归的人参赛。

它的使命是:激励全世界流浪汉,通过足球运动改变他们的生活。

在不断的发展和探索中,为了实现其使命和可持续发展,现在的流浪汉世界杯由三部分组成:流浪汉世界杯基金会、流浪汉世界杯锦标赛、流浪汉世界杯球迷俱乐部。

流浪汉世界杯在解决流浪汉这个社会问题上的方式和成果,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尤其是世界足坛的关注和支持。

32岁的法尔·威廉姆斯(Fare Williams),英格兰女子足球队队员,2014年成为英格兰足球史上出场次数最多的球员,曾参加2012年伦敦奥运会。

法尔从小开始练球,17岁时因为家庭关系破裂,曾有6年时间无家可归,但因为足球,她没有放弃自我。法尔非常支持流浪汉世界杯,帮助训练女球员,希望通过体育帮助这些女人拥有光明的未来。

已退役的法国“足球先生” 埃曼纽尔·佩蒂特(Emmanuel Petit),曾任流浪汉世界杯大使,帮助和训练了法国的流浪汉球队,并参加了在巴黎举办的流浪汉世界杯。“我支持流浪汉世界杯,因为我很清楚足球能在一个人身上产生多大的力量”。

屏幕快照-2018-07-12-上午10.35.10.jpg

流浪汉世界杯的场地都是22米长、16米宽,上下半场各7分钟,中场休息1分钟,每队由8名球员组成,比赛时每队上4人,其中包括1名门将。

关乎希望,关乎自我救助

据流浪汉世界杯公布的统计,94% 的参赛者表示这个世界杯对他们的生活产生了积极的影响;83% 的参赛者与家人朋友的社会关系都得到了改善;77% 的参赛者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比如戒除毒瘾,开始工作,找到固定居所,接受培训教育以及改善人际关系;71% 的人愿意继续踢球。

詹姆斯·巴克利(James Buckley),4岁那年被收养,7岁时养父母分开,母亲限制他和父亲来往。在破裂、扭曲、压抑的家庭环境下,他开始和一些街头青少年混在一起,并吸食大麻。19岁那年,养母因病离世。饱尝了生活挫折的他试图用大麻减轻自己的痛苦,并很快花光了母亲遗留下来的一点钱。他四处流浪,用愤怒对抗这个世界。

当足球天赋被发现,詹姆斯进了英格兰流浪汉球队。他的潜力,在球队得到充分发挥。2011年,詹姆斯从1000多人的选拔赛中脱颖而出,参加了当年在巴黎举办的流浪汉世界杯。2013年,詹姆斯成长为英格兰男队的总教练,但他有着进一步的职业规划:到职业球队做一名全职教练。

杰克琳·阿克斯(Jackline Akoth)是一位年轻的单亲妈妈,带着两个孩子流浪。当她听说了肯尼亚流浪汉街头足球协会(KHSSA,流浪汉世界杯在肯尼亚的合作伙伴),很快便加入其中。通过刻苦训练,杰克琳最终作为肯尼亚女子队队长参加了2011年巴黎流浪汉世界杯,并带领队伍赢得了冠军。而她也因此得到一笔奖学金,得以重返学校学习。学业结束后,杰克琳又通过了一项教练课程。现在她在一所学校做足球教练,激励着那些女孩们去实现梦想。

中国香港的王仲维遇到流浪汉世界杯之前,在街头露宿了两年,因为社工吴卫东的热心张罗,他成为香港第一支流浪汉足球队“曙光队”的成员。经历了种种曲折,他们参加了2005年的流浪汉世界杯,重拾信心,找回人生。

流浪汉世界杯的创始人梅尔,一直在向人们传达这样的观点:“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情,如果每个人都去做小事,我们就能改变世界。”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