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陆乐 “第一反应”,第二次生命

2018年09月19日 来源:《三月风》2018年第9期

“第一反应”的一名志愿者曾说过一句话,深得陆乐认同:“急救这种技能,当然是一辈子都用不上最好,万一哪天需要用到,但手不熟,事后肯定会非常恨自己。”

157183183596014561.jpg
“第一反应”的急救课程,不仅是理论的传授,还让学员实践成了更重要的环节。

304610380122722703_副本.jpg

陆乐

“第一反应”急救组织创始人、CEO。“第一反应”是美国AHA(美国心脏协会)在国内最大的培训机构,为超过300场马拉松赛事和百余家企业提供急救系统服务。

文_《三月风》记者 张西蒙

陆乐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名网红。

2018年7月,知名网络媒体“一条”发布一则时长为5分钟的视频,讲述47岁的陆乐因好友倒在马拉松跑道上,再也没能起来,故而创办了急救组织“第一反应”,致力于拯救更多生命的故事。视频一经发布,点击量近400万,而常年身着印有“第一反应”LOGO、标志性橙色上衣的陆乐也被网友亲切地冠以“帅光头”的昵称。

人红是非多。视频里陆乐的言论“掐人中没有科学依据”“藿香正气水很多时候没有效果”“中暑应该及时进行物理降温、喝冰水等”引发了许多网友质疑:“这是老祖宗留下的东西”“你说的才是伪科学”。

陆乐哭笑不得:“老祖宗可不知道CPR(心肺复苏术)和AED(自动体外除颤器)在关键时候,是能保命的。”

“拼命”“玩命”“救命”

陆乐曾一度是常人眼中的“精英分子”,赴日深造,学习公共政策和互联网,创办3家公司,热心公益⋯⋯而他本身最认同的身份,是极限运动爱好者,登山、潜水、帆船、马拉松等挑战身体极限的运动,都是他的爱好。身边很多人评价陆乐“爱玩”,而更多的人说他“会玩”。

陆乐早在国外游学时接触极限运动,圈子里的资深玩家告诉他“户外运动虽然好玩,但是不能把命给玩没了”。后来这句话他会转述给每一个参与其中的伙伴。“国外针对各类运动有一套很严谨的体系,在任何一项运动中安全准则永远是首位的,有关安全的培训至少是8个小时起,比如不通过急救考核就拿不到潜水证,是完全硬性的要求。”

基于如此频繁的安全训练,陆乐一直把救命这件事作为“玩”的必要条件,并且不遗余力地推广给身边的人。陆乐救的第一个人是他一岁的儿子,当时糖卡在喉咙里发生了窒息的情况,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海姆立克”急救法,瞬间化险为夷。和朋友出去玩,他的包里有一半都是公用的应急物资。陆乐时常充当一名急救员的角色,同伴摔伤、脖子扭伤,哪怕头部碰伤血流不止,他都能妥善处理,保证每个人员的安全,一个团队里只要有陆乐的存在,就像是多了一道保障。然而极限环境下,伤亡变成了大概率事件,意外始终在发生着。

2012年的一场马拉松赛事中,陆乐的一名同学在赛程半途突发心脏骤停,抢救无效死亡。陆乐当时不在现场,接到电话的时候,同学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那时我是中国户外协会的理事,负责给大家讲这些安全应急生存的知识,很多人不以为然,我断定这种事一定会发生,没想到是最坏的结果。”

那一天成了陆乐人生的转折点,看着好友的遗体,悲痛和愧疚不断冲击着陆乐的神经,结合现场的情形,他的判断是“明明可以救活的”。在现场的人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如果陆乐在就好了”。

陆乐对此愤愤不已,更多是无奈:“总指望别人在,大错特错,我会的每个人都可以会。我当时很后悔如果不仅仅是呼吁,而是建立一套机制,让每个人都学会急救,这个人就能救回来。”当天他就决定解散公司,“别的不干了,就干这个事。”这场悲剧最终促使他于同年创办“第一反应”急救组织,“前半辈子‘拼命’‘玩命’,后半辈子‘救命’。”陆乐如此说道。

685639093204703336.jpg
越来越多的人体会到急救的重要性,也让陆乐和“第一反应”赢得了更多的支持。

220677458552084393.jpg
老倪死里逃生,在感谢“第一反应”的同时,自己也在康复后成了一名急救志愿者。

能否救活,就看“黄金4分钟”

官方数据显示中国每年有300万人意外死亡,最危险的是心脏骤停,这在美国的救活率是15%,拉斯维加斯的赌场酒店更是高达70%以上,上海及北京则是低于1%。陆乐举了一个例子,世界500强公司超过300人以上的大型会议,首先选址一定是安全系数高的;其次任何一场会议的第一个环节一定不是领导致辞,而是安全事项说明。

2015年2月22日,美国圣地亚哥海洋公园里,一名美国老太太突发疾病晕倒,北京朝阳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唐子人及时出手相救,经过10分钟的心肺复苏,使这位老人转危为安,唐子人因此在微博上获得“最美医生”的赞誉。“国外公共场合放置AED是很普遍的,但在国内的普及率非常低。”根据唐子人的研究,在北京,患者倒地后获得他人救助的案例为11%;而在国外,一般在85%以上。

陆乐对国内急救的判断,和唐子人的研究产生了共鸣,“我做的第一件事,是把美国、日本、德国和中国做比较,我们还是有缺陷的。”他常说急救不是医疗问题,而是社会公众服务的系统缺陷,需要全民参与。陆乐发现,急救知识在德国的普及率几乎是100%,在日本每个小学生都系统地学过急救。“如果心脏骤停的患者能在4分钟之内进行心肺复苏,救活率会大大提高。”陆乐说,“黄金4分钟”的时间里,救护车几乎是不可能到达的,不仅是中国,全世界也做不到。而这4分钟,就是“第一反应”存在的意义。

陆乐开始带领团队在全球范围内考察,向美日等国的急救专家学习,并得到“循证医学”先驱——有着近百年历史的美国心脏协会(AHA)的认证,因此“第一反应”也成为国内首家获得国际权威机构认证、国际质量认证的急救培训机构。

然而让陆乐有些郁闷的是,“第一反应”自创办以来,在国际范围的影响力竟远远超过国内,老百姓对此不感冒也就罢了,许多国内大型医院的权威医生说陆乐和“第一反应”是草根出身,专业性有待考证,陆乐被“民间”了一把。

2015年11月8日上海马拉松,老倪的案例给了“象牙塔”们最有力的回击。有着3年跑龄、身体健康的老倪在赛程35.5公里处突然倒地,再无意识,此时时间是10点16分,1分钟内,“第一反应”急救员高志刚赶到,开始呼救,10点17分急救员钟东方携AED到达,10点18分CPR和AED开始同步施救,在随后几分钟内,老倪恢复了心跳,并最终在10点27分被救护车送往医院。事后老倪在病床上握着陆乐的手笑言自己“死”了一回,“第一反应”给了他第二次生命。

当天在一个聚集全国较权威急诊医生的微信群里,就老倪的案例分成了两派,一派的观点是“这种情况我们都救不活,民间组织怎么可能,一定是噱头”,另一派的代表当时在现场,力挺“第一反应”。第二天陆乐把老倪出事时记录的心电图数据发到群里,心跳停止、电击、恢复跳动通过上下浮动的曲线清晰地呈现在医生眼前,有人发来消息“这个我们看得懂,是真的。”陆乐说,这次急救应该被载入手册,因为此前几乎没有救活的案例,而这一次不光把人救活,还记录下完整过程,“第一反应”也因此得到了国内医学界的认同,陆续有医生向陆乐表示愿意全力支持“第一反应”。

628425335857283964.jpg

就在我们身边,无可逃避的急救

2013年6月,上海举办国际铁人三项比赛,赛事主办方找到陆乐,希望能通过“第一反应”为赛事提供安全保障。谁知比赛过程中真的发生了意外,一位名叫陈慧婷的女选手在比赛结束后突发心脏骤停倒地,被第一反应团队救助,转危为安。3年后陈慧婷带着两岁的儿子明明参加急救培训,明明还被授予史上第一个中文版本的“拯救心脏英雄奖”,陆乐颇感欣慰,“越多的人学会急救,这个社会就越安全。”

“第一反应”自创办以来,在40多个城市守护超过134万人,成功挽救了13名心脏骤停者,成为中国田径协会、中国马拉松官方合作机构。

像陈慧婷一样接受过第一反应的帮助后来成为志愿者的,并非个例。因为“第一反应”,陆乐认识了很多“120”急救医生,有个医生说自己干了10年“120”,一个都没救活过,小问题不伤人性命,遇到大问题时即使他们再快,也不能保证及时赶到。“业内有句行话,‘120’大多数时候不是救人,是收尸。”有一名叫周德龙的少年,受到了“120”急救医生的极力赞扬。周父在家中突发心脏骤停,倒在地上,周德龙因看过陆乐的视频,帮其父进行心肺复苏,赶来的“120”医生知道情况后,告诉陆乐“这儿子真没白养。”后来周德龙加入了“第一反应”,成了一名志愿者。

“第一反应”的志愿者多是“80后”和“90后”,来自各行各业,有医生、教师、金融高管、白领、蓝领、全职妈妈⋯⋯陆乐原本以为年轻人更容易接受和推广新事物,谁知后台数据显示自己的视频反而是中老年人转发得更多。有一次陆乐的一个朋友戏言:“早就知道第一反应,感觉也就这么回事,直到我爸、我妈、我叔、我姨⋯⋯统统转发给我,让我注意安全。才意识到这真的是在我们身边,无可逃避的事实。”

陆乐在北京大学讲急救课的时候告诉学生们他所理解的急救,即集体的善意。救人也要讲方法讲步骤:首先确认环境安全,确保自己的安全;第二要有判断能力,否则把脊椎受伤的伤患直接抱起来,极易落下残疾;第三是呼救,拨打“120”,请身边的人伸出援手,自己一个人很多时候是远远不够的;最后才是上手救人。

“第一反应”的急救等级有5个级别,以参加培训的时长划分:8小时、16小时、32小时⋯⋯以此类推。而拿到合格证明,并不表示就能成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急救人员,还需要参与实践。“救护现场往往一片混乱,旁边还可能会有一群吃瓜群众,不仅帮不上忙,还极有可能叽里呱啦的,你能有很好的控场和抗压能力吗?如果倒在地上的是死党、家人,你会慌吗?遇到危险,四周无人,你会不会头脑一片空白?”陆乐抛出几个问题,告诉学生“第一反应”的核心就是让志愿者进行实践。

2017年3月15日“好人法”的出台给像陆乐一样救助者吃了一剂定心丸,《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184条规定:“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陆乐和“第一反应”未曾遇到“被讹”的状况,“但媒体和各种段子都有‘老人倒在地上扶不扶’的梗。”陆乐之前一直要求队员在救人过程中要全程录像。

“第一反应”把救人所有的元素都制度化、体系化,像是永不关机的系统,陆乐也在不断进行升级,时刻关注国际相关案例和政策。先CPR还是先AED,他要专门翻阅外国文献;人工呼吸在多长的时间进行多少次,要精确到秒;按压力度使伤患胸腔下陷多少,要精确到厘米⋯⋯有人诟病陆乐过于较真,“学会就行了,不一定真能用上。”

陆乐不置可否:“救命这种事情,永远是怎么做都不为过。”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