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一条狗的特殊使命

2019年01月09日 来源:《三月风》2019年第1期

“允许导盲犬入内”不应是一种“美德”,而是一种义务。对于视障人士来说,独立出行是他们的尊严,导盲犬不只是一个生活助手,更是他们争取与健全人同等生活权利的重要伙伴与见证者。

VCG11466835267_副本.jpg
2015年5月1日,《北京市轨道交通运营安全条例》正式实施,导盲犬进入地铁获得了政策上的保障,珍妮成为北京地铁上第一条上车工作的导盲犬。(图 CFP)

文_《三月风》记者 冯欢

2018年12月18日,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举办了一场特殊的退役仪式,中国第18只导盲犬珍妮结束了自己的导盲生涯,离开服役8年的盲人妈妈陈燕,回到大连。按照国际惯例,它将在最早的寄养家庭中度过余生。

10岁的珍妮在狗中已是高龄,换算下来,相当于人类70岁了。在退役之时获得如此隆重的退役仪式,不仅因为它用一生服务了人类,还因为这8年来,它引领与见证了中国导盲犬逐渐被社会接纳的过程。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珍妮并不被外界所认可。它曾11次闯关北京天通苑地铁站,只有两次侥幸通过。“它是导盲犬,不是宠物狗!”“为什么不让我带上自己的眼睛?”曾经温文尔雅的钢琴调律师陈燕,以近乎“胡搅蛮缠”的斗士形象一次又一次在现实生活维权,在虚拟空间问政,终于促成了2015年5月1日《北京市轨道交通运营安全条例》的第三十八条明确规定:允许有证的导盲犬进入地铁。

令人尴尬的是,回大连的前一周,珍妮距离地铁安检门还有一米时,安检员就抬起胳膊做了一个阻止的手势。一番交涉后,珍妮才被允许进站。明星导盲犬珍妮的最后一趟地铁之旅,就这样平添了一抹悲凉。

一个月前,它的同事“呆萌”和主人徐女士被保安拦在了长沙火宫殿门外,直到警方到场协调后,店方最终让徐女士带着导盲犬进了店。再往前一点,盲人歌手周云蓬在杭州演出,因为没有一家酒店愿意接纳他的导盲犬,差点露宿街头,“每次想去外地演出,10家酒店里面有8家拒绝导盲犬入内的”。

允许导盲犬进入公共场所的法律规定早已白纸黑字。2012年,继《残疾人保障法》加入盲人携带导盲犬出入公共场所的条款后,国务院又出台了《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条例规定:视力残疾人携带导盲犬出入公共场所,应当遵守国家有关规定,公共场所的工作人员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提供无障碍服务。

法律赋予导盲犬进入公共场所的权利,但还没有划出一条标准的道路。由于缺乏统一的实施细则,民航有民航的规定、地铁有地铁的规定、酒店有酒店的规定,甚至各个城市的具体要求都不相同。有的规定也备受争议,譬如导盲犬乘坐地铁必须佩戴嘴罩,而现实是导盲犬因此不易散热,反而可能造成安全隐患。

在法律的另一头,公众关于盲人和导盲犬的知识还远未普及。尽管导盲犬使用者一次次重复常识“导盲犬没有攻击性”,并且迄今为止,国际国内未发生过一起导盲犬伤人事件,但在许多人眼里,它就是一条宠物狗,完全不清楚它的工作状态。

导盲犬对动作技能、智力、性情、品种、互动性、音频等敏感程度要求极高,备选幼犬不仅要被审查“祖宗三代”有无伤人及护食记录,还要经历两到三年强度极大的训练,驯养成本超过15万元,淘汰率高达70%。可以说,完成训练的导盲犬,安全性相当有保障。

在大连导盲犬训练基地,有个必备的参观项目——黑暗体验。目的很简单,只有真正在黑暗中走过,才会真正体验到为什么导盲犬是盲人的眼睛。没有同理心,难以对导盲犬有正确的认识。中国现有1731万视障人士,其中约有500万盲人,只有不到160只导盲犬,悬殊的数量差背后,无论在公众意识上,还是现实施行中,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