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青春正当时,请回答1919

2019年07月12日 来源:《三月风》2019年第7期

100年前,

新青年迥异于旧青年,

格独立,思想进步,

视野国际,精神觉醒。

100年后,我们该如何重新定义“新青年”?

P1270639_副本.jpg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开展以来,到北京新文化运动纪念馆(北大红楼旧址)探寻红色基因和五四精神的观众数量直线上升。(摄影 张和勇)

文_《三月风》记者 冯 欢

有媒体曾做过一项青年调查,问他们心目中“最向往的生活是什么?”

答案不尽相同。有人是环游世界说走就走,天下美食说吃就吃,实现小龙虾自由;有人是拿一本《挪威的森林》,陷在宽大的沙发里,海菲兹的小提琴听到耳朵怀孕;还有人要找一处离城市不太远的山林隐居,田园牧歌养花种菜,最好有空调,Wi-Fi和西瓜……

拜谒北大红楼时,我看到了全然不同的回答。“世界文明发源地有二:一是科学研究室,一是监狱。我们青年要立志出了研究室就入监狱,出了监狱就入研究室,这才是人生最高尚优美的生活。从这两处发生的文明,才是真文明,才是有生命有价值的文明”。这篇署名“只眼”、不足百字的小文章发表在1919年6月8日《每周评论》上,题目叫《研究室与监狱》,作者是陈独秀。在新文化运动纪念馆展厅内,陈独秀的这段话被悬挂在最醒目的位置。

红楼见证过三件大事:新文化运动、马克思主义传播和五四运动。这三件事环环相扣密不可分,而青年们始终扮演着重要角色。在“三千年未有之变局”中,蔡元培、陈独秀、李大钊、胡适、鲁迅、傅斯年、章士钊、钱玄同、刘半农、蒋梦麟、罗家伦等热血青年作为一支新生的社会力量登上历史舞台,以青年人决裂的勇气与超前的思索,表现自身对于国家、社会、历史、文化的独特思考和鲜明的公共关怀,奠定了从近代向现代的转折,“老大帝国”成为朝气昂扬的“少年中国”。

100年后的今天呢?当下的新青年,已经很少再以“青年”自居了。80后被称“油腻中年”,90后自称“佛系青年”,第一批00后担心起了脱发问题。有一种自以为被生活压力蹂躏后的百般无奈的人,往往只是诉诸肤浅娱乐——在综艺节目的套路中捧腹大笑,在游戏对战中逃离现实,在付费知识的虚拟打卡中自我麻痹。他们也过五四青年节,但似乎多是蹭了场仪式,很难感同身受。

置身于红楼,置身于百年前新青年们正在工作、求索和读书的环境中,除了敬仰与感动,更多的是汗颜——在这个大时代里,我们满足于“小确幸”,昔日书生意气,几已无存。

鲁迅先生曾经说:“青年又何能一概而论?有醒着的,有睡着的,有昏着的,有躺着的,有玩着的,此外还多。但是,自然也有要前进的。”今天的中国固然不同于1919年的中国,然而,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习近平总书记曾勉励青年“得其大者可以兼其小”,“小我”同“大国”本应同声相应、同气相求,100年前如此,当今亦如此,只是战场不再是呐喊前行的大街小巷,而是职场与人生,事业与个人。相比于前人,当代青年生而安定,物质丰富,青春应该沉淀在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而砥砺前行的努力中,澎湃在贫困残疾人脱贫攻坚战的广阔舞台上。

这不仅是第一百次纪念,更是第一百次接力。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