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真正的爱,是接纳不完美的孩子

2020年08月17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2020年第8期

杰出的父母,不在于培养了杰出的孩子,更在于他们爱那些注定无法杰出的,甚至无法达到普通水平的孩子。

QQ图片20200722111417_副本.jpg
据统计,中国每年有80万到120万名婴儿出生时带有缺陷,平均每30秒就有一名缺陷儿降生。无数残疾孩子的父母经年累月默默付出,细心呵护,陪伴孩子的成长。(图 吴家翔)

文_《三月风》记者 冯欢

最近,横空出世的“神童”似乎特别多。

小男孩何某德5岁开飞机11岁南京大学毕业,小学生陈某石研究直肠癌获奖,16岁女孩岑某诺日均写诗两千首,三朵后浪掀起网络海啸。他们的背后无一不是鹰爸虎妈,陈某石的研究员父亲坦言过度参与,而小岑的父亲写过一本“书”,名字是《好家长》。

如此包装很快被证伪,但慕强心态下的各种早教班、天才班、全脑开发、量子波等总能找到买单人。在普通家长拼命“鸡娃”甚至弯道超车的新闻刷屏之时,背着11岁孤独症儿子送外卖,是济南37岁单亲爸爸张生两年来的日常;45岁的湖南妈妈李清萍每天坐在教室最后一排陪读残疾儿子,5年没缺过一节课;天津一位母亲手把手教视障儿子走盲道,告诉他盲道上的竖条代表可以放心直行,圆点突起表示要注意有障碍物或者要转弯。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残疾孩子的父母。

孤独症男孩喜禾的父亲蔡春猪曾说:“作为地球上的一员,我有义务分摊世界上的不幸。”有义务是没错,但这个义务并非人人都愿承担。如果你的孩子不幸残疾,你必须接纳残酷的现实:他/她永远也无法成为一个“普通”的孩子。

如果说教育要有底线思维,残疾孩子的父母大概是最好的践行者。养育一个残疾孩子,就像游戏里的闯关,每一关都需要长期付出,从生活自理到简单劳动,从半独立到完全独立,级别越高,能到达的孩子越少。独立,常是普通家长教育目标设定的起点,却是多数残疾孩子的家长设定的终点。前者想着怎么让孩子更优更强,后者想的是牵只蜗牛去散步,如何让孩子快乐一点,至少不那么痛苦。

教育中最难做到的是只问耕耘,不问收获。普通家长需要孩子不停“进步”回报自己,而养育残疾孩子,则是对不完美不优秀孩子的坚持,不敢奢望,不求回报。在这基础上,或有天分,或有突破,都是命运的赠品。爸有多大胆,娃有多大产,在这些孩子身上行不通的。聋孩子发出一个音节,需要父母千万次训练,盲孩子“独自”上学,是父母在身后无声陪伴,而对于精神障碍类的孩子,这份付出甚至会一直单向,颗粒无收。

爱本就不易,更别提无条件的爱了。因为孩子残疾,父母也成为新的弱势群体。一方面是家庭的不堪重负,另一方面是来自社会的不解、排挤与污名。哪怕在这种情形下,他们仍然展现了惊人的乐观和英雄气概。当普通家长充当制订者、灌输者与监督者时,他们始终坚守着爱的元模式——懂得与陪伴。他们最有爱心、最有耐心、直觉力最强,他们也最清楚:他们对孩子的爱,可能是孩子唯一的庇护所。

英国心理学家乌塔·弗里斯研究孤独症长达50年,她说在孤独症研究中,那些英雄的父母贡献最大。的确如此。他们的生活,足以让无病呻吟者为之汗颜,但他们却常常比我们更爱笑,更少抱怨,更懂感恩,他们大大拓展的爱之包容、爱之深广,丰富了所有人的自我。

他们是孩子的英雄,更是我们的参照——这教科书一般的父母之爱。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