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写在伦敦残奥会的缝隙
2013年第4期

2013年04月10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文_梁左宜

编者按:“自从文明的曙光降临大地,人类便孜孜不倦地探求世界内在的规律。天地之为天地,何也?天地之所以存在,何也?即便我们找到了无所不能的世界万全定律,那也不过是一套毫无生气的繁文缛节。”是谁,敢在庄严的开幕式上发此谰言?

霍金来了

“自从文明的曙光降临大地,人类便孜孜不倦地探求世界内在的规律。天地之为天地,何也?天地之所以存在,何也?即便我们找到了无所不能的世界万全定律,那也不过是一套毫无生气的繁文缛节。”是谁,敢在庄严的开幕式上发此谰言?敢于嘲笑英国人保守风气的中国人,如果将来50至100年内主办残奥会,会敢于或允许发表这么“不庄重”的致辞吗?

他就是斯蒂芬•霍金。

他怎么来了,他也是残疾人吗?霍金出现的一刹那,我问了自己一个愚蠢的问题。我,或者我们的潜意识里,残疾人就是情有可原的各方面都低一点的人。哪怕是其中的佼佼者,也只能在残疾人的圈子里自娱自乐,最顶尖的就算南非的“刀锋战士”,参加健全人的奥运会也只是凑个热闹,百米金牌与百米纪录?别妄想。然而,在霍金的“跑道”上,没有残健之分,他领先于跑道上所有的健全人与残疾人。但是,他的的确确又是一个重度残疾人。

霍金与戴维•布伦基特同为英国最出名的残疾人士。后者是一位盲人,曾先后担任教育和就业大臣、内政大臣,在布莱尔内阁中位列第三。问起当地人对上述两个人的观感,首先说的是他们的能干,其次说的是他们的绯闻。

能干者不一定就得有绯闻,有绯闻而非浪漫则有点说不过去。

如果算不上浪漫,英国人起码很有诗意,从他们的地名也能看出几分。有一座小镇,浅浅的小河穿镇而过,假日里男女老少在河边晒太阳,黄狗蹚着水从此岸走到彼岸,这小镇名字就叫“水上的波顿”。大文豪莎士比亚的故乡在斯特拉特福,其实全称是“爱文河畔的斯特拉特福”,英国人并不嫌说着累赘。爱文河畔的树荫底下,十几个英国人穿着像是古代农村的衣服,围着一辆没有马的马车作布景,在上演莎士比亚的剧作。举手投足,厉声抗争,一剑刺向腋下,有人应声倒地,几秒钟后,死者爬起来与杀人者一道向散坐在草地上的观众鞠躬谢幕。演员演技不算高,看起来只是一些艺术爱好者。能够在大庭广众冲着别人叫“母亲”、“爱人”的,心底里必蕴藏着炽热的浪漫。

英国人霍金,也有着同样的诗意和浪漫。

编者按:能不能这么想,我们可能需要在理念上作一些调整;能不能这么想,养老助残这些社会服务也是生产力?

老了之后怎么办

陈德樑先生在市政厅的门廊里迎接我们。他是红桥市议员,也是该市2009〜2010年度的市长。“大伦敦”由“伦敦市”和32个自治市组成,红桥是其中一个自治市。陈先生对广州市面积人口以及各区情况很是熟悉,在与广州来客交流中经常自我使用“红桥区”的称谓。

据介绍,红桥区与英国其他地方一样面临人口老龄化问题,需要照顾的老年人、残疾人、受伤病困扰的人达到人口的十分之一。在英国,住院医疗费用昂贵,每天费用500镑左右,急症住院更达到1000镑一天。为了节省开支,也为了提高老年人、残疾人的生活质量,英国提倡家庭照顾。当地议会也就是市政府现有16名社工主要负责评估与转介,当伤病致残者还在医院时他们已经介入评估。有需要的,政府会帮助把住房从楼上调整到一楼,或对住房加装坡道扶手、拓宽卫生间。早上,会有人拍门——这人自然是政府出钱雇请——送来早餐,请放心,一日三餐都有人送,还帮助生活不能自理者洗澡。为了伤病残者不至于整天坐在家里无人沟通变得性格古怪、智力迟钝,还有人把他或她接送到日间中心与别人聊天下棋。以前这些活都由政府请人干,现在提倡由家人承担照顾者的工作,照顾者还可以向政府申请一定的补贴,并且认为这也是一种就业。

由于照顾者数量增多,“照顾照顾者”的工作应运而生。陈先生介绍红桥区关注照顾者协会的三位女士与我们认识。协会主要是为照顾者传授护理知识、上门探望,协助接送老年人、残疾人前往医院或日间中心、上街购物等,还会关注照顾者的心理健康,组织照顾者联谊、旅游,在照顾者出外期间安排人手照顾老年人、残疾人。关注照顾者协会主要由志愿者组成,我们见到的协会总裁、护理部门负责人、志愿者负责人本身有职业或者是退休人员,协会现有志愿者120多名,其中不少是当地大学学生,协会根据志愿者的时间安排服务,比如有的人仅负责开车接送,有的人负责陪同看医生。协会组织与政府之间是一种伙伴关系,组织所提供的服务与政府并不重复,协会资金来源比例为1:3,前者为政府资助,后者来自各种慈善基金。

红桥区人口28万,政府出资聘请的服务人员达6000人,其中,教育机构方面3000人,社会服务方面3000人,占相当大的分量。随着老年人口的增多,随着因老致生活自理能力下降、因老致残情况的增多,随着对残疾人提供专业化个性化服务需求的增多,随着对老年人残疾人生活质量的讲究,社会服务岗位的需求也会增多。

能不能这么想,我们可能需要在理念上作一些调整:经济活动能够创造价值与就业岗位,社会服务同样有价值并且能创造就业岗位。后者的价值主要体现在解放照顾者的生产力,体现在伤病者与残疾人得到康复之后释放的生产力,体现在市民的幸福指数与归属感,体现在社会成本。对于我们,社会成本开支过去曾经被忽略,而这些成本终究是要支付的,社会服务的良好运作能够节省开支成本。英国实行家庭照顾之后与住院医疗相比,全国节省90亿镑,红桥区则节省3亿镑,就是源于这种计算。

能不能这么想,养老助残这些社会服务也是生产力?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