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曹军和他的两次“滑铁卢”
2013年第7期

2013年07月16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本刊记者 陈曦

 
曹军

 

在北京的微软亚太研发中心,盲人曹军和我聊了两个小时。曹军的成功“很实在”,我没有听到志存高远的理想,也没有听到他以一种什么不同的方式对人道主义情怀进行某种阐述,而只有一个盲人的小想法、小聪明、小努力是如何在一种商人的思维模式下慢慢成长成熟的。躲在墨镜后曹军兀自讲述他的经历,这种经历他已经对墨镜外那些有足或无足轻重的面孔们讲述了无数次。

他看不到我的反应,大多数的语言流淌在自我回忆里,虽然有时因兴之所至跑题了却马上就能拉回来;他也在关注着我——我轻微的声音都会让他停下等待我的提问。我突然有种错觉,墨镜后应该是一双明亮的眼睛。

被“潜规则”打败

曹军说,自己小时候喜欢追着明眼的伙伴跑,却发现根本追不上,那时他知道了,自己是不一样的,得走自己的那条路才不会摔跟头。从盲校毕业以后,曹军就捉摸着怎么能以后不再做“盲人按摩”这个行业,但那时 “按摩”几乎是盲人唯一的就业途径。1995年曹军在家门口开了一家盲人按摩诊所。“那是我开办的第一家盲人按摩店,里里外外花了一万多元。我到工商所去办理营业执照,可当时还没有盲人按摩的相关牌照,于是我第一个营业执照上写的是‘美容美发’”。按摩店开张的头两周没有客源,于是曹军打出免费按摩的广告,每天接待20来个免费按摩的客人。两周下来,积累了30多个回头客,生意慢慢好起来。一次,一个日本客人来到他的店里,刚从按摩床上下来就为曹军的技术鼓掌,后来通过翻译才知道,这位日本客人希望曹军能到宾馆为公司的员工做按摩。曹军这才知道到宾馆里的按摩是240元一个小时。

北京所有四星、五星宾馆都接到了一个叫曹军的盲人打来的电话,这个人想和宾馆合作,把按摩诊所开到宾馆里。从电话簿里查询到的150个电话,149个都拒绝了曹军,唯有一家四星级的宾馆给了他一个机会。在曹军给宾馆的业务经理按摩交流了之后,经理算是开口了——每个月房租1.2万。在1998年,这对于曹军来说是个天文数字,可曹军不死心,他一连一个星期带着媳妇到宾馆门口蹲守,数着进出的客人。经过这7天的“蹲点”,他发现这是一家涉外宾馆,有很多来自日本韩国的客人,几乎日日爆满,曹军签了两个月的合约。入住宾馆的第一天晚上9点,第一天预约电话响了,结果曹军一紧张就给挂了,心里这份难受啊,坐在电话旁等着电话响。他的按摩诊所第一个就接了十几个电话,服务了7个客人,赚了1000多元钱。赚钱了,美啊,高兴啊,可没两天就傻眼了——饭店的日本客人韩国客人来了。曹军说,虽然总有电话打进,可“米西”的“思密达”的听不懂,结果一个客人都接不到。他想到自己曾经的一个客人做过韩语翻译, 于是就跟她学习韩语中的数字、房间念法,愣是用汉语音节凑活着学会了几句韩语。“那会儿只要来电话,别管对方问什么就是直接跟他说多少钱,然后问对方房间号。”就这样,曹军接连在北京的三家饭店开了分店,“钱景”一片大好。

赚钱不少,好景不长,随着按摩业火爆,曹军被饭店以各种理由请了出去,按摩店也转给了饭店指定的人选。曹军现在说起这段经历不禁唏嘘感叹,当初挣的钱虽然是又多又快,但不懂人情世故,被“潜规则”了。

那一年是2003年。


不与“塞班”同落寞

2003年的世界发生了一件大事——非典型性肺炎爆发了。这种简称“SARS”的严重急性呼吸综合症在北京肆虐横行。与过去的摩肩接踵相比,北京几乎成了一座空城。曹军被迫离开的酒店客流量几乎降为零,他的生意却也算是因祸得福。接下来怎么发展,曹军又打起了电脑的主意。曹军的第一台电脑是1999年买的,那一年他听说21世纪不懂电脑就是文盲,于是花了一万多块钱买了一台,买到家才发现自己连键盘输入法都没法用。他让姐姐为他录30多盘磁带,愣是花了一年时间靠听背来记忆汉字的区位码学会了打字录入。可刚刚背会,电脑上的语音读屏软件就出现了。曹军琢磨出一个道理,电脑是技术的时代,一个新技术就能改变传统的生活模式。2000年曹军开了一个网站,那几乎是全国第一家由盲人自己开设的盲人按摩预约网站。8年后,当曹军和腾讯、百度等业界巨头合作,入住微软云加速服务器之后,依旧记得这个网站的模样,这个非常简单的UI(用户界面)、仅仅只有一张照片、一段说明性文字和一个邮箱式预约程序的网站,成为曹军事业的萌芽。

2003年对于曹军来说,发生了一件对自己有着很大影响的事情——他通过区残联开办了一个电脑培训班。这个培训班虽然只是教给盲人简单的电脑操作,不仅不赚钱还牵扯精力,但曹军做了几期培训后,发现了一个规律 :大多数的盲人听得懂他的课程而听不懂明眼人老师的课程。曹军总结:“自己就是盲人,所以了解盲人。很多有关电脑的专有词汇盲人无法想象。比如windows界面里‘桌面’这个词,我就告诉他们,‘桌面’就想象成自家的桌子,‘文件夹’就是桌子上的一个个盘子,‘文件’就是盘子里的放的东西。”曹军特地录制一套教盲人学电脑课程,一年的网络下载量达到20万次。

又做了5年的按摩,开了7家分店后,曹军不想干了,他总觉得自己这辈子不能总干按摩。2008年他卖了按摩店开办了保益互动公司、鼓捣起了“塞班”系统下盲人读屏软件。但是,仅仅三年之后,诺基亚便宣布不再研发“塞班”系统,这个盲人需求量最大的智能手机平台,曾是“安卓”和“苹果”操作系统崛起前智能手机业界的唯一霸主,马上就要“死了”。塞班落寞了,曹军想,自己又该何去何从呢?

成功是因为“寂寞”

曹军说:“盲人很寂寞,我也很寂寞,寂寞了,心就静不下来,总想着做点什么。”曹军在2008年挖来了曾在搜狐公司供职的程序员为合伙人,当着家人卖了按摩店,背着家人卖了两套房子,投入了100多万,开办自己的保益互动公司,公司运营很成功,他的读屏软件第一个月就卖出了200套。2009年曹军又开通了“400”热线,组建了自己的销售团队,每个月的销售量达到400套。而现在“塞班”平台就要寿终正寝了,自己事业的未来又出现了迷茫。

怎么办?换平台吧。

换平台说起来容易,记得当初公司开发塞班系统平台时就是困难重重,为了能做到手指“点哪报哪”,公司召集30多位盲人志愿者测量指宽,以计算触屏平均值。为了能使用QQ聊天软件,曹军辗转之下找到腾讯董事局主席兼CEO马化腾的邮箱发了一封邮件。在邮件中,曹说自己是残疾人,想为残疾人做事,盲人们也特别渴望与健全人一样平等地融入社会。等到腾讯高层的介入解决了这一问题后,曹军又联系百度CEO李彦宏,希望开发盲人语音输入法。公司开创时一系列艰辛的过程让曹军舍不得放弃,公司的合伙人和20多名盲人员工让曹军不能放弃,他招程序员,进行安卓系统的技术研发,他要在新的“安卓”系统上重新开发软件。

2012年底,曹军的团队在微软云加速器扶持计划的招募活动中从300多个公司中脱颖而出,他们得到微软亚太研发中心的6个月免费办公场所,还获得了持续性的技术支持,曹军说:“我从来不知道自己能走多远,但走了就不会后悔”。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