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轮椅上的爱
2014年第2期

2014年02月14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残疾人也有性爱权。我相信没有人会否认这一点。本期海外刊登的《轮椅上的爱》原载在韩国的《中央日报》,通过这篇文章我们不难看出,对残疾人来说,即使想过上普通人的生活,可能也要付出很大努力。

 

文_孙素瑛  译者_陈颖锋  来源_Joong-Ang Daily

 
图_陈曦

在韩国汉城的许多地方,人们内急时有三个地方可去:男厕所、女厕所或者残疾人专用厕所。

对于坐轮椅的残疾人来说,他们对能够有第三种选择而感到高兴。不过很多人抱怨说,街头几乎找不到男女独立分开的残疾人专用厕所。即便有的话,二者的距离也相当远。除了由此引发的尴尬场面外,它也从另一个方面反映出了:社会并不重视残疾人士的性别,而仅仅视他们为异类。

洪圣基是一名律师,也是残疾人权利宣传影片——《性志愿者》的一名演员。他说,“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宣传肢残人的交通权,这些权利现已完善了许多。我们比以前有了更多的斜坡与电梯。(但是)我想,除了交通权外,我们应该开始关注其他的权利了,例如:这些人的性爱权利。在北欧,他们进行许多项目以满足残障人的性需求。”

在德国、瑞士与荷兰这三个国家,性服务是合法的。“FleksZorg” 与“SAR”等赢利性的性服务商提供专门的服务给残疾人。而在韩国,此话题仍是一个禁忌,即便是“健全人”之间也很少谈性。

一家名为“Pureun Ausung残疾人”性在线咨询网站的负责人,37岁的周伊恩说道:“因为我们的身体无法随意移动,所以如果我们提出性要求,大家会觉得很诧异或恐慌。” 周伊恩有一个11岁的女儿,丈夫是个健全人。她患有严重的小儿麻痹症,这意味着:她就连吃饭或上厕所都需要他人的帮助。

2001年,周伊恩因一部以她的婚姻生活为题材的纪录片而在残疾人圈内一举成名。之后,她参加了各种电视节目的录制。从那以后,她一直在主持着一档录音节目。2008年,她把自己作为性咨询师的经历出版了一本书。目前,她正在准备代表残疾人参加即将在6月举行的“汉城市议会”竞选。

周伊恩在公众场合探讨这样的话题并赢得了大家的支持,这是韩国在“性权”方面所取得成绩的很好例证;但她遭到不少人的反对也显示了韩国在此方面存在的不足。韩国法律规定残疾人享有性权,要求家属不得干涉残疾人的性生活。

尽管韩国现有法律与另一部于2008年4月通过的反歧视法案都对此有着明文规定,但是许多肢残与智障人还是抱怨说,他们一直被无性爱的生活所压抑着。

“一般来说,如果父母亲认为自己的儿女到了适婚年龄,即便儿女们还不想结婚,他们也会急着帮儿女们介绍对象。” 周伊恩说道,“但是残疾人的家长们则相反,他们尽其所能将孩子留在身边。尽管他们知道儿女们有性需求,但他们并不予以理睬。”

这个月初,多家性暴力受害者中心联合提交了一份声明,声明中阐述了:许多父母亲逼迫自己的残疾女儿进行子宫切除术,逼迫残疾儿子进行输精管切除术的情况。

这些中心正联合进行一场“为解决残疾女性的性问题”的运动。“残疾妇女维权中心”是其中的一家中心。该中心负责人裴博俊说道:“对于有智障女儿的父母来说,他们觉得一旦女儿来月经的话,照顾起来很麻烦。”

他补充说:“残疾女性通常被迫做流产手术,因为她们的父母亲担心生下来的孩子也有同样的残疾。”

已在“韩国残障人研究所”工作20年的研究所负责人申永和谈道: “当自闭症或智障孩子有性方面的困扰时,他们的父母亲有时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实际上,家人是歧视残疾人最严重的人群。如果一位残疾女性想结婚,她的父母亲则会劝她不要结婚,因为他们认为他们的女儿最终会被人抛弃。”

“同时,他们把已长大成人的孩子当作婴儿对待,即便孩子50岁也一样,因为他们觉得,这是保护他们的一种方式。” 申永和说道。

即使是政府部门,他们也并不尊重残疾人的性权利。虽然韩国国内在呼吁提高生育率,但是执政党(编者注:韩国时任执政党为“大国家党”)却停止了对残疾女性的4.8亿韩元(约为2700元人民币)的生育补贴。

不过,韩国的有些机构的确在尽力帮助智障与肢残人,帮助他们过上健康的性生活。其中的一家机构是位于汉城北部江西区素玉洞的“全国康复中心”。虽然这是一家公立机构,但它在为残疾人提供先进的性康复技术上有着良好的声誉。1996年5月该机构开始提供这些服务。

对于患勃起功能性障碍的脊柱病病人,医生给他们开药、教他们如何给自己打针或提供特殊帮助。咨询师们会告诉病人在性生活时最舒适的姿势。另外,中心还为性生活不和谐的夫妻提供治疗方案,举办研讨会与露营活动。

该中心的一个团队负责人余京安(音译)说道:“1996年至2009年之间,约有2.4万人到该中心就诊。”

“夫妻们有一些小集会,大家在一起讨论在性方面存在的问题,一同分享在医生指导下的一些经验。”

余京安补充说:“如果配偶中途残疾了,那么在医院的那段相当长的时间里夫妻二人就很难在一起过性生活。于是,2003年我们专为这样的夫妻提供了一间特殊的房间,取名为“爱之屋”。

李范石是中心的负责人。自中心创建以来,他一直担任中心的管理工作。他坚信,性是残疾人最好的治疗方式。

他在他的书《脊柱病症残疾人患者性指导丛书》中写道:“性是人与人之间最为亲昵、最为密切的关系。健康的性生活有助于减少患者与配偶的不安全感。”

李说:“当他们重新开始性生活时,虽然身体有残疾,但是他们似乎有了配偶已把他们看作了真正的男人或女人的感觉。这让他们有了继续生活的勇气。”

残疾人的一些其他庇护机构,甚至一些宗教组织也采取了类似的举措帮助残疾人。

王揆英是位于汉城西部禾谷洞的“桥南残疾人希望之家”的负责人,她在那儿工作已有16年了。8年前,她开始提供性教育,因为在“希望之家”的大多数残疾人都是20多岁的男性,他们有强列的性需求。

“最难的事?那就是这里大多数的人有智障,因此他们很难理解性教育课上的内容。”王揆英说道。

她解释说,“我觉得,我们很多人对性的理解存有误区。性其实是我们生活中的一个自然组成部分。它与吃饭、睡觉一样。”

位于京畿道盆唐区竹田洞“光荣教堂”的牧师金正瑞甚至采取了更进一步的举措。他为残疾教徒购买性趣玩具。

“1999年3月,我开始与残疾教友们接触,我发现许多残疾人的家庭正处于危机中,尤其在性生活方面,”在27岁时四肢瘫痪的金正瑞说道,“因此我在三年前创建了‘光荣家庭咨询中心’。”

“那些患有严重糖尿病的病人通常因此而失明。之后,他们将面临许多困难。他们无法赚钱,还得遭受勃起功能障碍的困扰,勃起功能障碍是糖尿病的一个并发症。接着,他们的妻子提出离婚或者直接离开了他们。这是常有的事。”

金牧师不得不做些事情来帮助他们。

“你无法想象一个小小的性趣玩具在提高残疾人生活质量上起到的巨大作用。”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