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韩伟 做一辈子志愿者
2014年第6期

2014年06月13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韩伟是《中国残疾人》杂志1999年第十一期报道的人物,那时,他组建的“心连心志愿者服务队”方兴未艾。15年后,当《中国残疾人》杂志记者再次与他面对面,他已经是“全国十大志愿者”称号获得者,“心连心志愿者服务队”也成为了全国最大的民间志愿者组织。15年白驹过隙,他说,1999年是自己人生的转折点,是最艰难的时期,他挺过来了,就收获了事业和人生的硕果。

 

口述_韩伟 记录_陈曦

1999年是我人生的分水岭。

那一年我的母亲去世了。自从我残疾以后,母亲就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她走了,我的身边只剩下了患病的父亲和90多岁的奶奶,一残,一老,一病的家。那一年我的志愿者事业发展遇到了瓶颈,回想起3年前,我带领仅有的26名会员在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中议定了“心连心”的章程,此后我们每10人一组,定期去帮助孤寡病残家庭,到了1999年,我所带领的“心连心”志愿者服务队伍已经达到了2000多人,但随着组织的发展,过去落后的管理架构无法驾驭日益庞大的队伍,这支队伍未来如何发展在我心里还是一团迷雾。那一年我的经济出现了重大变动,家里旧址动迁后我开办的粮油店关张了。原来我都是用粮油店赚来的钱贴补志愿者工作,以后自己的生活都成问题,志愿者工作又该怎么开展呢?这一年,《中国残疾人》杂志的记者和时任大连市残联的宣传部长来采访我,这是中央媒体第一次对我进行报道,当时记者问了我一个问题:“做志愿者有什么困难?”面对这个问题我犹豫了一会儿,心中百感交集,我只简单地回答了一句话:“最大的困难就是在志愿服务中我的身体行动不便。”那时,我的心里只有一个信念,我不能退缩,我的“心连心”里还有那么多善良的志愿者们,社会里还有那么多需要帮助的人。志愿者队伍是一个爱心枢纽,是一座桥梁,志愿者服务平台不能倒,志愿者服务大旗一定要继续举起来,即使最后剩下一个人也要把旗子扛起来,我咬着牙也要做下来。

说实话,喊口号容易,坚持下来,真的难。

我是残疾人,生活不能自理,母亲去世以后,推轮椅的人都没有,好多事一下变得困难了。就在我内心有些动摇的时候,一缕阳光照进了我的生命。2000年3月31日,未来的妻子第一次出现在我的视线里。那时候我和一个朋友去看电影散心,影院门口有很陡的台阶,朋友一个人抬不动我的轮椅,她主动上来帮我,就这样我们认识了。我告诉她,我们有个志愿者活动,她听着觉得特别神圣,就加入了。有一次她来到我的家里做客,看到家里非常凌乱而清贫,水泥地就是拿红油漆刷了刷。她说:“韩会长,你付出很多了,我们志愿者也应该帮助你。”在和她的交往中我也有顾虑,那时候我30岁,她20岁,现实生活究竟会怎样打击我们之间来之不易的爱情呢?果然,她的妈妈坚决不同意,她家里所有亲戚朋友都反对她的决定。我们谈了8年恋爱,她8年都没有回头,她的妈妈最后说:“随便你吧,撞了南墙就知道了。”

经过“八年抗战”她终于选择了“撞南墙”——成为了我的妻子。残疾人的婚姻真的太难了,残疾人很容易自卑,我曾想,我是残疾人就不要再去拖累别人,我也不敢追求幸福,直到她走进我的生活后,我的顾虑才打消了。有次我要出门,她扶我上轮椅,蹲下来为我穿鞋,那一刻的温暖让我感动,这和母亲照顾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感谢命运,她是老天赐给我的天使。我一定要让她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我们的婚礼在金鸡百花电影节上举办,我为她穿上了9.9米长的婚纱,杨澜为我们主持的婚礼,那一天我们相拥而泣。转变为丈夫的身份后,我想不能让她受苦,开始赚钱、开店。生活要稳定,就得有经济基础。生活的稳定是事业的基础,不能因为做志愿者而让她受苦,说起来很不好意思,婚后,我把她也吸收进了志愿者队伍里。她成为了我的全职志愿者,是“心连心”的绝对主力和得力助手,大型活动中最累的活我都是给她做的。2008年可以说是我收获最多的一年,我获得中国十大杰出志愿者称号,成为了残奥火炬手和全国青联委员(当时只有三个残疾人,还有邰丽华和桑兰)。我创办的“大连市心连心志愿者协会”发展到了两万多会员,并发展成了目前最大的民间志愿者团体。“心连心”已经摸索学习出了一套倒金字塔的管理方式,我是大队长,在组织的最下面,最上面是残疾人,中间层依次是小队长,中队长。这种方式能够有效、有序地管理与协调志愿者服务工作,我们的一个小分队分成三个小组,每组4个人,循环帮助残疾人,这样一个小组一个季度去一次就没有压力了,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已与大连350户贫困家庭结成了长期帮扶对子。可以说,志愿者参加活动没有任何压力,很快乐。我们还在全国首创见义勇为志愿者,由专业的教练教授格斗技巧,假日里,志愿者们会结成小分队,在繁华地区协助维护社会治安;而球迷志愿者则是结成文明看球助威团,在观看足球比赛的时候,营造文明看球气氛,协助维持现场秩序,我在规范志愿者服务队时只有一个出发点:“不论如何创新,我们的目的都是让心连心志愿者协会成为快乐的‘爱心使者’。”

 
 
1999年第十一期报道韩伟的文章《韩伟和他的志愿者服务队》

现在有好多人不理解我,觉得我很多行为是“作秀”,或者想出名。对“名利”我也思考了很长时间。我是不图名不图利只是付出,当选全国十大志愿者后,我算是“出名”了吧。有了“名”之后就有了争议,我想,我该怎么看待“名利”二字?从某种角度看,我的确是在“作秀”,但,一个人的“名”只有服务于社会才有意义,“利”只要能回归到需要帮助的人就有价值。如果每个人都去争当优秀志愿者、模范,通过自己有意义有价值的行动去获得的“名誉”,这对社会就是有益的、积极的。我得到这些荣誉后,社会对我关注度多了,这样一来对“志愿者”关注也就多了。成为名人后,赞助都好拉了,媒体宣传容易了,志愿者服务工作更好开展了。采访我的人都说我是一个为爱奋斗的人,但我觉得做志愿工作仅仅有高涨的热情是不够的,必须有理性和智慧,才能做好志愿者工作,要做个有智慧的好人。在我心里有两个想法,第一是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快乐志愿者”,第二是让“好人都有好报”。

随着“心连心”在社会上知名度的提高,我们也获得了越来越多的支持。在一次活动中我结识了香港著名演员刘德华,他担任了心连心志愿者协会的爱心形象代言人。现在我还没注册“心连心”品牌,但确定了自己的标识,标识的大概意思是“心连心,让爱传递下去”。未来我还会建立网站,继续扩大影响力。在我心里,志愿者分为5个层次,依次是普通志愿者、注册志愿者、管理志愿者、领袖志愿者、名星志愿者。我现在是领袖志愿者,未来我也许会走入娱乐圈,成为名人志愿者,并用自己的名人效应影响更多的人加入到志愿者行列。

15年的道路,有坎坷波折,也有幸福成就 。做志愿者是一辈子的事,我付出多少都不会觉得后悔。如果说有愧疚,就是对妈妈的愧疚。她身体不好,是给我操心累的。我家以前是住在棚户区,别人的妈妈都戴着首饰,她一个没有。我攒钱买了一对金耳环,1999年打算在妈妈过生日的时候送给她,可是她说家里困难,等以后再戴吧。家里动迁前,我收拾东西时又看见那对金耳环,我跟妈妈说,等搬进新房子后,您就戴上这对金耳环,然后妈妈却突然走了。2008年我传递残奥会火炬,双手把火炬高高举过头顶,我在心里对着天堂说,儿子没有辜负您的一片期望。那时我哭了,因为我再也没有机会给妈妈戴上耳环了。

 
王国强和他的学生们

记录者手记

在采访中,韩伟告诉我,妻子说得最让他高兴的一句话是:“我有时候会忘了你是一个残疾人。”韩伟心里对“残疾”似乎是“不服气”的,他用自己很温和的方式反抗着,就如同他在采访中平静而温和的语速。他的“温和”体现在他用服务别人的行为来证明自己的能力,但他在做事上却不那么“温和”,可以充分地“造势”来达成自己的意愿。比如在处理自己与媒体的关系上,韩伟知道媒体喜欢什么也知道媒体需要什么,他抓住了“一个残疾人从受助者到助人者,成立了最大民间志愿者服务组织”这样一个卖点,一次次成为舆论的焦点。面对道德洁癖者的指责,韩伟的有些行为是“无实际意义的作秀”,但从一个志愿者服务事业的发展来看,很显然他是成功的。

以一个好的出发点,去做一件好事,“作秀”又何妨?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