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2014,盲人高考的破冰之旅
2014年第8期

2014年08月11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统筹_禹玲玲 文_特约记者 高伟强(中央电视台) 本社记者 乔静雯 图_李樱


高考最后一场考试结束,带着自信的微笑,张耀东在妈妈的陪伴下,走出考场。

编前语:截止到记者发稿时,今年的高考录取工作已经接近尾声。三名参加普通高考的盲人的考试结果也已经基本确定。河南的李金生一出考场就知道肯定录取不了,甘肃的张耀东超出一本线15分,而上海的那位盲生,我们通过各种渠道都没有联系上,只是从侧面打听到该生考了480多分,看来,三名盲人考生的考试结果只能说是喜忧参半。有人说这是作秀,也有人说是浪费公共资源,但这些都抹杀不了2014年盲人普通高考破冰之旅的意义。

本期杂志临下印厂前,记者得知,张耀东已经被湖北中医药大学(二本) 录取。在这里,谨代表我刊对他表示祝贺。

一张盲文高考试卷的诞生

说起高考报道,1984年记者第一次走进宁夏高考现场采访,时隔30年,我又一次采访高考现场,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报道的是一个特殊群体——残疾人。

今年,全国有930多万考生,记者从教育部、中国残联了解到为了给盲人提供公平的高考机会,首次使用盲人试卷。这也是高考自1977年恢复以来的第一份盲文试卷。考生是河南驻马店确山县46岁的盲人李金生,他成为史上第一个使用盲文试卷参加普通高考的考生。

7月6日,我从北京乘火车赶往河南驻马店市,又驱车一个小时来到确山县,当我到达确山县时已是傍晚,在向当地宣传、残联等部门了解情况后,我对这位盲人考生有了一个更深入的了解。6岁时李金生的右眼被树枝扎瞎,1994年左眼视网膜脱落,成了双目完全失明的视力残疾人,2002年,在当地残联的帮助下开了李金生盲人按摩店。


记者不能进入考场,能让记者拍摄考场监控画面,对天水招办来说,也是一次思想的解放。监控视频中可见张耀东被安排坐在窗边,考场仅他一人,依然是两名老师监考。

为了不影响考生参加高考,当天我并没有打搅李金生,7号上午,我一大早就奔赴李金生的考试所在地——河南驻马店市确山县第一中学,等待这位第一个盲文试卷的考生出现。现场比我想象的要热闹许多,除了我之外,大约还有20多家媒体等候在考场外。早上8点,李金生来到了考场,毫无悬念地成为了所有媒体的焦点。此时,我并没有上前打搅他,只是用镜头记录下他走入考场的过程。

11:30分,象征着第一门语文考试结束的铃声终于在撕心裂肺的等候中响起,学生们洪水般涌出校门外,唯独看不到盲人考生李金生的身影。

根据规定,由于李金生的特殊性,给予了他40分钟的延时,直到12:30分,李金生才在两名工作人员的搀扶下缓缓地走出校门,这让我第一次与他有了近距离的接触。

采访中,李金生告诉我:“语文考试有25张试卷,考试答题纸有12张,演算纸3张,两个监考老师,但是给我配了一个答疑员,答疑员老师会盲文。”当我问起他题目答得如何时,他支支吾吾,说只是看了注意事项,填写了名字。我又再一次试图问他作文考了什么,他的回答令我感到惊讶,“我摸题都没有摸完,什么作文题我也不知道,我交了白卷。”后来许多媒体都以盲人考生交了白卷进行了报道。其实,也许你们不知道,为了这份盲人试卷,教育部、中国残联进行了前所未有的工作。
这份高考盲文试卷究竟和普通试卷有哪些不同,它是如何诞生的,背后又有怎样的故事呢?

据了解,2013年12月,李金生报名参加2014年统一高考。2014年3月底,教育部在年度招生工作文件中首次提出要为盲人考试参加便利。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教育部、中国残联多次协商。这份盲文高考试卷,是由教育部委托中国盲协、中国盲文出版社组织盲文专家来出题的。6月6日,由于当地不具备盲文试卷的印刷条件,所以这份试卷是由北京武装押运到河南驻马店的。盲文跟普通汉字以“字”为单位不同,盲文是以“方”为单位的,每个方有6个点,通过这些点的排列组合,可以表达不同的意思。有时,需要几个方才能表达一个汉字。对于盲人考生来说,用手摸着盲文试卷来答题,显然花费的时间要比一般考生长得多。

中国盲协主席李伟洪告诉记者,根据盲人的特殊情况,盲人高考要设立单独的考场,并配有辅助的人员,因为摸试卷和看试卷是不一样的,所以要适当延长考试的时间。在考试题目上,盲人试卷与普通试卷也略有不同,普通试卷当中那些盲文无法表达的图形像仿真地图、立体图形等大部分就都删去了。

李金生并非今年参加高考的唯一盲人,今年全国共有3名盲人考生参加高考,除李金生因为是“全盲”,使用了盲文试卷外,其他两人属于有光感的低视力考生,用的是专为他们准备的“大字版本”的试卷。

艰难的高考路

今年高考像李金生一样享受“专门”考场的还有甘肃低视力考生张耀东,他使用的就是“大字版本”试卷。

为了让耀东能和同学们一起考大学,耀东的爸妈在他上高一时,就开始着手他上大学的事了。虽然父母早早谋划,但对于当地教育部门来说,“毕竟没有先例参考”。他们第一次得到的答复是“拒绝”。对方认为就算孩子参加了高考,也不会有大学录取 。

2013年4月,耀东以《我要参加高考》为题,给教育部写了封信。他的信中写道:“我是一名盲人,今天能坐在我们省级重点中学读书,是我付出几倍于常人的艰辛努力得来的结果……现在,我又一次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从小学到高中,我和普通学生一样,上的是正常学校,我也希望和普通学生一样参加高考……”

高中3年来,耀东学习在继续,家长奔走未停歇。“18年的坚持,无论是家长还是孩子,其中的辛酸自不必说。无论孩子将来考得如何,高考最起码给他提供了一个平台。”耀东的妈妈说。

今年3月28日,教育部下发通知:有盲人参加考试时,为盲人考生提供盲文试卷、电子试卷或者由专门的工作人员予以协助。看到希望的张耀东一家人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再次找到了户籍所在地的秦州区招办。


虽然看不清,但作为初中物理老师的妈妈总有办法,来帮助耀东学习数学。几只笔就能搭建一个模型,让立体几何有了触感。

一个月以后,秦州区招办得到了甘肃省招办的回复:同意为张耀东设置单独考场,省招办为该考生印制专门试卷和答题纸,字体放大为初号字,考生使用传统卷方式作答,并由专家人工阅卷。允许考生携带使用台灯、电子助视器。但辅助工具都要提前一天送交考点,经过工作人员和公安部门验视后带入使用。这意味着耀东终于取得了高考资格。得到通知的那一刻,一家人激动万分。

高考前一晚,吃过晚饭后,耀东也没再复习,散完步,洗漱后便上床睡觉了。耀东说,这是他高考前睡得最早的一次。

6月7日早8点左右,耀东一身轻松地来到考点,在妈妈的带领下,接受安检,进入考场。本应由考场的工作人员完成接送考生入考场的工作,但考虑到考试时工作人员会很忙,没法完成这项工作,区招办特批耀东的妈妈考生领队的资格,让她能带着耀东进入考场,但考试时,她需要坐在领队休息室,待考完后,再去接耀东。

在天水第六中学考点,整个考场只有一个考号,贴在了光线充足的临窗位置,桌上特意安装了一盏台灯,避免阴天带来的光照不足。考点原来应该是随机安排的,但考虑到耀东的实际情况,区招生办将他安排在离家最近的考点。除此之外,与其他考生相比,除了试卷的字号被放大外,按照上级教育部门的部署,张耀东还被允许携带电子放大镜辅助答卷。

当天的考试,在耀东看来,与平常无异。考场内有两名监考老师,在他有需要的时候提供帮助。虽然被允许携带使用电子助视器,考卷也是当地教育部门为他特制的大字卷,但对于耀东的视力条件而言,阅读几乎要贴在纸上逐字看过,因此作答速度上稍显吃力。

最后一场考试结束,带着自信的微笑,耀东在妈妈的陪伴下,走出考场。


高考后的第二天,耀东开始估分。

高考之后的那些担忧

对张耀东来说,参加了普通高考只是迈出了理想的第一步,接下来重要的事情,是他的答案能不能让阅卷老师理解、识别的问题,这会直接影响他的高考成绩。

由于盲人的特殊性,导致其答案不能通过电脑判卷只能通过传统方式阅卷,如果阅卷老师不能准确辨识盲生的答案,极有可能出现答对了拿不到分。所以,在阅卷过程中,阅卷老师对盲文答卷是否具有准确的翻译能力、对大字卷是否有专业的字迹辨别能力、是否有足够的耐心、能否公平地批阅试卷,也是不能忽视的问题。

由于视力差,写字的时候,耀东自己都看不见写出的是什么,一横一画,全是凭感觉,对不熟悉他笔迹的人,辨认将是一个极大的挑战。耀东坦言:“我知道自己答的是什么,但我不知道阅卷老师是否能看出来?”连他的老师也说:“耀东的英文写得很有问题,特别是字母a,他经常会笔画重叠,很容易错看成变异的C或L。”字迹乱,老师烦,得分只在一念之间。

经过了10来天焦急的等待,6月22日,张耀东的高考成绩出来了,558分,超出一本线15分。“我最想上的是中国中医药大学。虽然我的眼睛不好,但我的学习能力和自理能力都很强,我期待高校不要因为我的眼睛有所顾虑。”

到这个时候张耀东依然在担心,虽然成绩超出一本线15分,可他能不能上理想中的大学依然是个未知数。其实早在耀东刚上高一的时候,耀东的爸爸就开始考虑他上大学的事了,他曾多次找到北京中医药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央音乐学院、西安音乐学院,还有兰州几个大学的招生处咨询,“每个学校的答复都是,不是不想收,没收过,也不会教。”耀东爸爸无奈地说。


学中医,一直是耀东的梦想,根据估分成绩,耀东列出了能上的中医药大学。

按照张耀东填报的志愿,第一志愿是南方医科大学,第二、三志愿分别是湖北中医药大学、甘肃省中医学院及成都中医药大学。首选专业则清一色的是中医学。“孩子的分数没什么问题,现在担心的是学校会因为孩子看不见拒收。希望学校能表个态,也让我们一家人心里有个底。”

等待录取的这一个多月对张耀东和他的家人来说是难熬的,刚开始有些院校以各种理由为借口拒绝招收,直到7月27日,张耀东终于在甘肃省招办的网上看到他被湖北中医药大学(二本)录取的信息。尽管这个学校不是他的第一志愿,但父亲张鉴说:“耀东能学医就很高兴了,终于松了一口气。”

张耀东终于能上大学了,我们替他高兴,这是他多年以来,付出了超过常人几倍的努力换来的结果,更是今年国家允许盲人参加普通高考的好政策的结果。但是回过头来看看张耀东走过的路,充满坎坷,普通高校招收盲人学生的前景仍然不甚乐观。一些高校拒收盲人,他们在担心什么呢?湖南省某高校副校长的话可能代表了很多高校的想法:首先,现在教育部每年公布毕业生就业率,一次就业率不能达到95%以上,对学校的声誉和生源都有很大影响,而盲人就业相当困难,势必要影响学校的就业率;再者现在高校都不愿招残疾考生,更别说是盲生了,如果哪所学校破例招收,经过媒体宣传,下一学年将引来很多残疾考试来报考。这是大部分学校不想见到的。另外盲人上课怎么学?老师又该怎么教?安全问题谁负责?保险又该怎么办?出了事情谁承担?盲人如何同普通学生相处?这些都是普通高校担心的问题。

有担心,是可以理解的,但以此为理由拒收盲人就是价值取向的问题了。我们残疾人事业发展了这么多年,以及古今中外的诸多典型人物实例都在说明,残疾人可以创造出与健全人一样甚至更高的社会价值,那么在这个过程中高校付出一些努力不是理所当然吗?更何况高校本来就是培养人才的地方,不能因为这个人才有缺陷,就把他拒之门外。

盲人普通高考仍有“拦路虎”

除了高校有可能的拒收外,盲人普通高考还有很多“拦路虎”。虽然教育部今年允许盲人参加普通高考的举动,堪称中国高考历史上的重大突破,但采访中记者发现,在盲人参加普通高考的前后仍然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

首先要说的就是报考中出现的问题。我国现有盲人约1731万,全国有盲人学校近千所,其中与普通初高中一样学习全日制义务教育课程标准教材的盲校约有10家,今年教育部明确规定盲人可以参加普通高考,却只有3名盲人参加考试,为什么那么少?

某盲校老师说,报名程序的复杂是“拦路虎”之一,“有意愿参加考试的盲生,需要先向区招办申请,再逐级申请到市、省、国家招考部门,另外还没有具体政策出台,只是告诉盲生们可以提供试卷,试卷如何、考试时间是否延长,一概不清晰。”
基础教育阶段盲人教育与普通教育的隔离也使很多盲人对普通高考望而却步。盲人王瑞经历了一整套面向盲人的特殊教育,而对盲人的培养教育绝大部分是冲着推拿按摩去的。他说:“从小,我们就被告知以后要靠按摩养家糊口。小学体育课,老师要求大家做俯卧撑,理由是这样以后按摩才有劲。”这样的教育模式,让盲生和普通学生区别开来,而这种区别也让盲人感叹:“要我们去参加普通高考,根本考不过,已经跟不上了。”

对接受全纳教育的孩子们来说,保底的单考单招在4月23号就已经开始提档,档案提走,即使参加了普通高考有学校接收,没有档案也上不了大学;不提档案,如果没被普通大学录取,当年上大学的机会就彻底没有了。这样大的风险,没有几个人有胆量去赌。

考试中也同样存在问题。虽然教育部做了各种的努力,但实际考试中,还是出现了很多的问题。众所周知,高考试卷的题量很大,很多健全孩子都不一定能答完试卷,更何况是读题慢、答题也慢的盲生呢!虽然一直使用的是大字卷,但张耀东的卷子从来做不完,连检查的时间都没有。使用盲文试卷的李金生从9点开始“摸”,第一张考试注意事项摸完已经11点多了,虽然有40分钟的延时,但在剩下的35分钟时间里,他第一题没摸完时间就到了,他只能交了白卷。“如果提供电子试卷,尽管就我现在这个水平,也不至于语文数学交白卷,盲文摸得太慢了。”


虽然复习的不好,但是拿到准考证的那一刻李金生笑得很开心。(资料图)

 
李金生在工作人员帮助下走出考场,他知道考得不好,但不后悔(图_高伟强)

除此之外,李金生还提到盲文试卷是不是应该做得更精细一点,“给我提供的盲文是老盲文,一句话只有几个字带声调,比如beijing,你说是啥字?有可能是‘北京’,也可能是‘背景’。”

而张耀东的老师说:“仅仅提供大字卷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在试卷放大的同时,又给他带来了视角不能看全题目的新问题,因为受视线的制约,他只能看到中间的部分,两侧很容易漏掉,无形中就降低了答题速度和准确性。”在文综考试中, 耀东就差点漏看了一道历史大题。

对于电子考卷和盲文卷、大字卷哪个好的问题,张耀东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应该是根据实际情况决定考卷形式,语文、政治、历史就可以使用电子试卷,而数学、英语、地理等科目则大字卷更合适一些。“比如说数学,需要用到一个AX+BX+C=0,你咋打啊,还不如我手写的快了。所以,得考虑到每个人的具体情况,比如说,电子卷对我和李金生的意义就不一样。”

不管怎么样,2014年高考已经结束了,希望以今年为起点盲人的高考路越来越顺畅。万事开头难,对于盲人普通高考来说,开头难,以后的路也很艰难。从高校的专业设置到校园的公共设施,从教师到教材,从盲人的日常生活到普通大学生的残疾人意识,甚至拔得更高一些,从高校的价值观念和培养目标来说,盲人普通高考面临的是一个系统性的挑战。但还好,盲人参加普通高考已经开始了,这是向盲人打开的另一扇门,穿过去就是多彩的世界!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