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大男生拿起绣花针
2014年第10期

2014年10月13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文_蒋桐万

我叫蒋桐万,曾就读于湖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湘绣工艺与设计专业。

我来自湖南永州一个偏远的农村,家境不好。更让我们家雪上加霜的是,在两岁那年,我不幸患了格林-巴利综合征,以致全身瘫痪。

当时父母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也未能把我治好。无奈,为了有钱继续让我医治,父母带着我南下打工,终日过着颠沛流离、居无定所的日子。这期间,经过了多少次手术,我都不记得了。在我6岁那年的一场大手术后,我终于能够进行一些简单的动作了。这使我和父母都感到了莫大的欣慰。

 
蒋桐万正在完成他的毕业作品。

“身残要志不残”,这是爸妈常对我讲的一句话!我15岁才进中学,由于路途遥远,我每天至少要比别人早起两个多小时,冬天或者下雨天起得便更早。      

我记得那时我家的灯每次都是全村亮得最早的。到了高中连站立都成困难的我,要去爬楼梯,去食堂打饭,还要去那遥远的澡堂打水洗澡。别人从宿舍到教室、从教室到食堂只需几分钟,我却要半个多小时。冬天我提不动热水,就坚持洗冷水澡,就这样我读完了整个高中课程。

2010年我来到了湖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结合自身的实际情况,我毅然地选择了湘绣,因为这是一份坐着上班的职业,这能让我靠自己的双手闯出一片天地,实现自己的价值。

我一个大男生的手,拿起绣花针来觉得很吃力。我记得老师分给我的第一个任务是绣一幅《忘忧草》。那是我第一次听说“明暗交界面”,第一次拿画笔,第一次真正拿起绣花针⋯⋯很多“痛苦”的第一次让我觉得刺绣真的很不容易。那幅《忘忧草》,我整整绣了3个月,不过通过这幅作品,我也有了一些成就感,也初步感受到了湘绣的魅力。

后来我有幸结识到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湘绣传承人刘爱云大师,并拜她为师,每次听见已到古稀之年的刘大师对我的鼓励、赞赏以及不辞辛苦地为我示范的时候,我就坚定了信心。在刘大师手把手的悉心指导下,我从一开始的不了解,到刚开始接触,到有点喜爱,再到如今的热爱,我仿佛慢慢深入到了湘绣的世界。我暗下决心,不管以后的路有多么的崎岖和坎坷,我都要为之付出一生的努力去传承和发展我们国家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湘绣。

可是坚持并不容易,有一段时间我差点就放弃了。湘绣这项技艺,需要下苦功不断学习,要耐得住寂寞,坐得住板凳,不然很难坚持下来。另外,得忍受长时间地保持同一个姿势,控制好刺绣的速度,针尖扎手更是司空见惯的事。每天要绣上十几个小时,又是不断地重复,很枯燥。重复枯燥的工作往往会让人觉得自己更像一个工匠,而不是艺术家。

因此,绣到中途我也曾迷茫过,但真正静下心后就会发现湘绣的魅力,这是一种赋予画作生命与感召力的艺术。它不仅需要练好针法,还要研究绘画的美学、光影变化,灵活运用透视与色彩的表现手法,绣动物既要形似,又要神似,就连绣一朵小花,也要绣出立体感、生命力。

这些是我在学校学习的过程中逐渐体会到的,湖南工艺美术职业学院,交给了我这项安身立命的技术,也让我找到了信心,我知道,我必须珍惜难得的学习机会,我要比别人付出得更多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

在学校学习期间,我参与了《郁金香》、《残荷听雨》、《雪中枯树》、献给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的《党旗》等精美湘绣作品的绣制,2011年下学期获得学院“三好学生”、学院第二届“大学生自强之星”荣誉称号等;2013年毕业前夕,我又获得中国残联“交通银行残疾人大学生励志奖”。

而今,我已经从学校毕业了,跟同学一起在长沙市望城县西北的靖港古镇开了一家绣庄。我希望用我的双手传承艺术,养活家人,帮助他人。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