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夏伯渝:因为那里是珠峰
2014年第12期

2014年12月15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

编者按:夏伯渝,是《中国残疾人》杂志在2012年第 2期报道过的人物, 已有65岁的他曾经是中国登山队的一名登山运动员,1975年在攀登珠峰时因将睡袋让与队友而冻掉双脚,并因冻伤部位引发癌变而致双小腿截肢。

5.gif

为了能够再登珠峰,30多年里,夏伯渝一直坚持体能训练,与伤残和病魔进行着斗争。在2011年的首届世界残疾人攀岩锦标赛中他一举夺得两枚金牌,并在该年度的CCTV体坛风云人物评选中获“残疾人体育精神奖”。对夏伯渝来说,珠峰固然让他失去了很多,但正是因为山在那里,他的生活才变得充实和快乐。

1.gif

穿戴假肢登山使他耗费比健全人更多的体力。

 

口述_夏伯渝 记录_杨乐

2012年初的时候,咱们《中国残疾人》杂志对我做了一次报道,因为我当时刚刚在CCTV举办的体坛风云人物评选中获得了年度“残疾人体育精神奖”。说实话,能得到这个奖我自己都挺惊讶,当时觉得能够入围就很不容易了,没想到最后公布名单的时候竟然是我得了这个奖,我很意外但也很荣幸。

我之所以获得这个奖项是因为在2011年的时候我参加了意大利举办的世界残疾人攀岩锦标赛,并取得了双腿截肢项目男子组难度赛和速度赛的两项世界冠军。说起来,当年在咱们国家还没有残疾人攀岩这个项目,从世界来说,也是在世界范围内首次举办残疾人攀岩比赛。因为当时我在国家体育总局下的中国登山协会工作,也一直从事登山方面的运动。我们总局领导知道我的身体肌肉体能保持得都挺好,就让我去试一试。那个时候我已经60岁了,也从来没有接触过攀岩,心想攀岩是一个极限运动,都是年轻人干的,让我这个老头子去怪没意思的,可是又一想,重在参与嘛,咱们国家没有残疾人攀岩项目,我去了也能给咱们打个基础、探探路,抱着这个心态我就去了,没想到还拿了两枚金牌回来。

其实,参加残疾人攀岩比赛只是我这两年运动生活的一个小插曲。这两年我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了登山,特别是攀登珠穆朗玛峰这个目标上。《中国残疾人》杂志也曾经报道过,我原先是中国登山队的一员,1975年咱们国家第一次攀登珠峰时,因为冻伤我失去了两条小腿最终没有登顶成功。所以我对这个珠峰是又爱又恨,特别想在装上假肢后能登上珠峰,弥补自己年轻时的遗憾。2011年参加完攀岩世锦赛不久,我从单位退休了,有了更多的时间来准备去实现我登上珠峰的梦想。

2.gif
2014年4月,罗布切山。进行攀登珠峰前的最后一次热身训练。

登山需要有充沛的体能,为此我给自己做了严格的计划,每天早上5点钟就起床进行体能训练,每周二四六我会骑行50多公里到北京郊区登香山,一三五则会到残疾人活动中心去打球,有时还会到奥林匹克公园练习徒步行走。作为一个残疾人要攀登珠峰,对假肢的磨合特别关键,为了能让自己适应假肢,在攀登珠峰前,我先选择了一些其他的山峰进行适应性训练。2012年7月,我来到了新疆的慕士塔格峰,想以这里作为我攀登珠峰的热身地。

慕士塔格峰位于帕米尔高原,海拔有7546米。一般来说,从大本营攀登到峰顶需要经过C1、C2、C3 3个营地,耗时4天。由于我的体能一直保持的比较好,我的教练对我也比较了解,在出发前,我们就商量看能不能用两天时间登顶。第一天我和三位夏尔巴人向导直接从大本营出发越过C1营地,直接到达C2营地,这条路线一般人需要12个小时,我8小时就走完了,一切进行得很顺利。可没想到第二天一出发意外就发生了,为了能赶在第二天中午登顶,我和向导们午夜1点多就从C2营地向山顶进发。可能是因为深夜气温很低,我感到特别冷,走了两个多小时,就感觉我的右腿好像没了知觉,脱下假肢一摸,右腿没了温度也没了感觉,我一看坏了,要冻。因为我曾经冻伤过,知道这种情况非常棘手。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只能返回C2营地,等到太阳出来后再说。在营地休整了一段时间,我的腿慢慢恢复了知觉,周围的气温也高了起来,我准备再次出发。我计划得挺好,觉得以我的速度用8个小时就能登上峰顶。可这个墓士塔格峰有个特点,它越往上走,坡度就越小,坡度特别小路线就会特别长。我翻过一个山头又是一个山头,没完没了。当时已经走了6个小时,走到了7450米,还差大约100米就能登顶了,可能由于那天晚上没有休息好的缘故吧,我感到体力有些跟不上。加上之前大本营通知说当天下午会有大风雪,我的一位向导很担心我下山的时候出危险,让我就此返回。我开始有些不甘心,后来想想既然热身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也就无所谓了,就随向导下了山。可在下山的途中,我的右腿开始胀痛。这次登山让我有了经验,在测试体能时不能把计划安排得太紧,这样高的强度,确实会让我的双腿负担太重。

从慕士塔格峰回来以后,我就开始准备2013年攀登珠峰的事情,我和西藏那里的探险公司联系,准备2013年4月初从珠峰北坡出发。哪知道那年1月份的时候,我去参加一个节目的录制,在回家的路上摔了一跤,我的右腿被别伤了,甚至连假肢都穿不上,这一痛就是3个多月,把登珠峰的报名时间给错过了。我一想这一年登珠峰是不行了,但是怎么也要再登一座山练习练习,后来我想10月份去登非洲的乞力马扎罗山,哪知道8月份的时候,我的右腿又开始神经疼,医生要求我静养,这一休整又把这最后的登山季节给错过了。眼看着自己的计划一再推后,我真是有点急了,心想我已经这么大岁数了,趁着我的体力还行,登珠峰的事情实在不能再拖了,我就想试试和尼泊尔那边联系一下,今年4月份从珠峰的南坡登顶。恰巧我在登慕士塔格峰时认识了一位香港的登山家朋友,他听说了我登珠峰的愿望非常支持,给我一个人单独组了一支队伍,请了3位夏尔巴人向导和2位营地工作人员,这下我可成了世界上最豪华的队伍了。加上今年山地热身时我觉得自己的状态挺不错,心想今年怎么我也能实现自己登珠峰的愿望了。

3.gif
         4.gif
2012年第2期《体坛风云人物残疾人精神奖:夏伯渝》

今年4月30号我去了尼泊尔,从加德满都出发,徒步9天来到了珠峰中国大本营。我的计划是先去罗布切山进行适应性训练,然后再从大本营出发经孔布冰川由南坡登顶。罗布切山的高度没有珠峰高,但是它的难度并不比珠峰差,它的山体特别陡,很多地方都是碎石,根本就没有路,在这里我把登珠峰要用到的所有登山器械都用上了。虽然别人总说人不能不服老,我已经60多岁了,而且还没有脚,但我就是想去攀登这些难度大的地方,有挑战才有意思。罗布切山的拉练让我感觉不错,哪知道一返回大本营就听到孔布冰川发生雪崩埋葬了16名夏尔巴向导的噩耗。夏尔巴人为纪念死难同胞停止了所有的登山活动,孔布冰川也由于雪崩而封住了道路,而这里正是攀登珠峰的必经之路。眼看自己今年登珠峰的计划又泡了汤,我的心里真是特别的懊丧,觉得老天爷不公平,好不容易万事俱备了,又出现新的意外。但是既然已成事实了,我又不能改变这个事实,只能说是好事多磨了,然后再从自己做起,从头再来,准备明年再向珠峰进发。

话又说回来,我是残疾人,戴着假肢登山本身就要比别人多花费三分之一的体力,随着岁数越来越大,我的体力只会越来越下降。尽管我每天都在拼命锻炼,但不会再提高了,只能说让它衰退得慢一点。所以,我估计明年如果我再登不成的话,就不会再登珠峰了,虽然会遗憾,但是现实如此也只能这样。不过,我还会继续去登山,只不过是去登一些五六千公尺的小山峰,然后再带上帐篷、睡袋开车去全国各地走走,看看咱们的大好河山。因为人嘛总要有追求,有追求才会有期望,这样生活得才会充实,生活得才能有意义。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