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自闭症“电击疗法”是否该被终结?
2015年第2期

2015年02月09日 来源:

文_ 宁蒙(编译)

来源_ 根据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

《华盛顿邮报》、英国《每日邮报》报道整理

作者_ 艾米·伯克霍尔德、安娜·沃纳、

莉迪娅·布朗、詹姆斯·拉什

编译者_ 宁蒙

 

 

自闭症学生7 小时被电击31 次

2000 年2 月,谢丽尔·麦克考林斯将患有自闭症的儿子安德烈送到美国麻省坎顿市的罗滕贝格法官教育中心,来治疗他的行为和发展障碍。

安德烈已经尝试过其他两家寄宿学校,来克服他在愤怒来袭时打碎东西或打人的倾向,但没取得良好的效果,在其中一家他甚至受到过另一名学生的性侵犯。

一年多之后的2002 年10 月,谢丽尔接到来自中心员工的电话,电话里透露“安德烈经历了糟糕的一天”。据电话中的员工揭露,当天早晨,安德烈因为拒绝服从安排脱下外套,一名工作人员就对他实行电击。安德烈尖叫着钻到桌子底下。

四个成年人把他拖出来,面朝下将手脚四点捆绑。在接下来的七个小时里,安德烈受到了31 次电击,该设备每次输出45.5 毫安电力,比起防暴警察用的可致人昏厥的电击枪,电击强度超过15 倍。

在他的记录单上,职员们记录了每次电击的原因,总共只有两种——“紧张”或“尖叫”。2012 年,罗滕贝格中心对于电击设备的使用曾受到审查,在当时诉讼中展示了一盘电击过程的监控录像带,记录的就是安德烈被绑在约束床上反复电击的场景。在录像中,可以听到安德烈恳求工作人员停下。安德烈的母亲告诉记者,

“当我的儿子尖叫着求助时,他们也没有手软。在那里,儿童被虐待、折磨和控制。”同年4 月,安德烈·麦克考林斯为10 年前自己受到的电击,而将罗滕贝格中心告上法庭。据媒体报道,该诉讼在陪审团给出判决之前得到了调解。

被电击的感觉“就像下地狱”

珍妮弗·姆松巴也属于自闭症人群的一员。她也曾在罗滕贝格法官中心接受了7 年治疗,在那里她也受到了痛苦的电击,目的是纠正她的行为。据她描述,在她2009 年离开该中心前,她曾被绑在约束床上遭到了多次电击。

姆松巴在采访中告诉CBS 新闻通讯记者说,“电击太可怕了。我请求上帝让我的心脏停止跳动,因为在被电击时我实在不想活了。我只是想以死来让这一切停止。我想,我死了他们就不能再伤害我了。”在被问到电击是什么感觉时,姆松巴回答,“就像下地狱一样。”

罗滕贝格中心的电击疗法

罗滕贝格法官教育中心的创始人马修·伊斯雷尔在20 世纪90 年代初发明了电击设备,其所依据的行为主义原理,来自B.F. 斯金纳和伊凡·巴甫洛夫的研究。对于那些患有严重精神问题和发育障碍者(如自闭症患者),伊斯雷尔的

理论是通过接触疼痛的刺激,即“厌恶经历”,来减少或消除自我伤害等不良行为。这台设备由该中心制造,名为“渐变式电击制动器”,简称GED。

自闭症学生将背着一件双肩背包或是一个腰包,有时一天24 小时都背着。包中是连着电极的设备,当一名工作人员按下他们腰带上遥控器的一个按键时,该设备就发出电击。

罗滕贝格中心称该设备能够阻止不良或攻击性行为。罗滕贝格中心表示,其目的是在不用药物的情况下管理患者的行为,这样患者就可以接受教育,或花时间与家人和朋友在一起。

另一名该中心前学生伊恩·库克在4 月的听证会上作证说,他曾被迫经历一个疗法,被中心称为“行为排练课程”,在其中工作人员会逼迫学生进行需要消除的行为。如果该住院者拒绝服从,不想进行这种会使他受到电击的行为,那他

仍将被电击。伊恩这样描述了这段可怕的经历:“当时我坐在一把约束椅上,一名工作人员会冲进我的会议室,那时屋子里只有我和他两个人,他拿着一把刀,叫嚷着让我伤害他。我坐在那里惊呆了,虽然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也会受到GED 设备的电击。这在一周之内会发生几次,最初这让我处于持续恐惧之中,不知道自己为何无缘无故地被伤害。”

罗滕贝格中心及其辩护者们声称,电击对于那些最严重的危险性、自我伤害性和攻击性行为的最后治疗手段。然而前工作人员格雷戈里·米勒作证说,有时,他不得不同时给六到七名住院者电击。因为恐惧带来的哭泣、尖叫或紧张同样也是电击目标行为,但这其实是非常自然且可以理解的反应,因为目睹其他学生被电击当然会想自己是否是下一个。

有时工作人员把手伸进口袋,学生就会开始恐慌,因为GED 的遥控器就在那里。该中心也承认,因为闭上眼睛,未经允许离开座位或者咒骂,住院者都可能会受到电击。这些明显不是极端危险行为,而该中心声称只有那些极端危险行为才会导致电击。该中心执行董事伦达·克鲁克斯也在4 月份的听证会上承认,工作人员没有遵守使用手册上的要求,即只有诸如精神病学家等医疗专业人员才能够使用,或者直接监督使用该设备。

焦点1:法律是否应当禁止电击疗法?

就此事国际残疾人权利组织表示,罗滕贝格中心使用电击设备违反了《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甚至将电击用在已定罪的恐怖分子身上都是非法的。探讨是否应禁止罗滕贝格中心使用电击设备进行治疗,该中心是美国唯一使用电击设

备的机构。

罗滕贝格法官中心律师迈克·弗拉米亚对于将电击疗法定义为刑罚表示愤慨。“如果一种疗法具有疗效,你就不能称其为刑罚,”他说,“我们有大量证据,表明它确实令这些人受益。”该中心表示,它能够接收“严重行为障碍”的患者,而其中许多人都被其他治疗中心所开除或拒绝接受.

该中心还说,在其当前的住院者人群中,234 名学生中的29%经法院批准可接受电击。

尽管从2014 年4月份以来,不时有消息称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正在考虑禁止罗滕贝格中心的电击疗法,然而该疗法迄今为止尚未被禁止。

焦点2:电击疗法是否有效?

罗滕贝格中心在早先的一份声明中称,“如果没有罗滕贝格中心的治疗计划,这些儿童和成人将注定生活在自我残害、精神药品、隔离、约束和制度之中,甚至面临死亡。”

在CBS 新闻访问罗滕贝格中心的那天,有几十名家长集中在该中心,其中包括莎伦·伍德和她的丈夫罗杰。他们觉得非常有必要讲出,他们的儿子乔舒亚在罗滕贝格中心接受的电击疗法是有效的。起初乔舒亚患有严重的自闭症,常常处于伤害其他人和自己的威胁中。莎伦·伍德告诉记者,“罗滕贝格中心是唯一表示能够接纳他的地方,并将令他脱离那些影响他的身体、精神和情感的药物。”她还说,乔舒亚现在能够游泳、骑马,接受言语治疗,人们也不再害怕他了。

然而心理健康专家也质疑了这种说法。格雷戈里·弗里茨博士是美国儿童与青少年精神病学会的当选主席,他说实际上并无可靠数据,证明在进行了短期或长期的厌恶电击疗法并停止后,这种疗法在改变行为方面是有效的。食品及药物管理局专门小组大多数成员也感到支持电击设备有效的证据不足。

焦点3:电击疗法是否人道?

在接受ABC 新闻采访时,罗滕贝格中心发言人欧内斯特·科里甘说,“我们所谈论的皮肤电击持续2 秒,而体验过的人说感觉像被蜜蜂蛰。” 罗滕贝格中心执行董事克鲁克斯告诉记者,电击会有痛苦,但学生们并不害怕电击。“当你把设备放在他们身上时,他们不再伤害自己和别人了,情绪改变了。”克鲁克斯说。在提供给食品及药物管理局摘要的数百页补充信息中,罗滕贝格中心表示,既不知道,也不曾经历有任何病人因GED 而受到伤害。

但罗滕贝格中心前工作人员格雷戈里·米勒质疑这种说法,他向食品及药物管理局提供了证词。米勒告诉食品及药物管理局专门小组,在学生们接受所谓GED 治疗时,他们常常被GED 设备烧伤。有照片显示,有的自闭症患者在电击后遭受了严重的永久性损伤。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