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八个人的双人舞
2015年第7期

2015年07月14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

屏幕快照 2015-07-13 下午4.12.47.png

编者按: 这里要给大家讲述的,是一支舞蹈背后的故事。

舞蹈的名字叫“心恋”。2013年8月,“心恋”代表云南省参加“第八届全国残疾人艺术汇演”获得一等奖,以“小而精”博胜了“大而恢宏”;同年12月,舞蹈入选《我梦最美》中央电视综艺频道录播晚会;2014年9月舞蹈参加“云南省第十届青年演员比赛”获得个人二等奖,这是云南省残疾人首次参加专业团队的比赛并获殊荣;2014年8月“心恋”成为云南省残运会开幕式主要舞蹈之一;2014年11月,舞蹈参加《中国梦想秀》,男主角取得在场嘉宾的认可并获得创业资金。

在这些成绩背后,读者们或许不知道,这支舞蹈是由两个业余聋人演员,只经过3个月的时间练成;荣誉光环下,是云南省残联宣文部和云南省歌剧舞剧院组成的一支顶尖团队;聚光灯下,是两个人的双人舞;舞台之下,是8个人的故事,或是更多。

屏幕快照 2015-07-13 下午4.07.10.png
纪开珏(左)舞台上的每一个动作和表情,都经过了杨泽云(中)和张荣的
一遍遍打磨而成。

本刊记者_陈曦

“小米加步枪”

云南省残联宣文部的雷淑推开麦当劳的大门,清洁工谭鹏正端着盛满废物的托盘往垃圾箱走去。

2005年,谭鹏第一次认识了雷淑。那时谭鹏正在昆明市聋哑学校念书,这个毛头小子正在操场里跟同学们胡打乱闹时,老师走过来通知,让大家到教室里参加面试。还搞不太清楚什么是聋人舞蹈的谭鹏稀里糊涂地进了面试教室。眼前的小伙子人长得精神,透着机灵,直觉让雷淑认定谭鹏是个“苗子”。就这样,谭鹏和十几个聋哑孩子被选送到了云南省残疾人艺术团集训。备战第六届全国残疾人文艺汇演,当年的云南省残联共有三个节目参赛,让谭鹏参加的舞蹈叫《快乐人生》。当年为了打造这个节目,云南省残联下了大功夫,不仅资金人员保障充分,更是请来了陶春院长。陶春是现任云南省歌剧舞剧院的院长,曾担任2008年北京奥运会闭幕式第一章的编导组长。在陶春的支持下,2005年云南省残联凭借《快乐人生》获得了当年比赛的金奖。就在那一年,雷淑认识了陶春,也记住了这个叫谭鹏的小伙子。时间到了2013年,第八届全国残疾人文艺汇演即将开始比赛。云南省在第六、七届全国残疾人文艺汇演中舞蹈比赛都是前三名,而此次云南省决定不再进行现场的舞蹈比赛选拔,为了保证云南省参赛舞蹈的水平,雷淑和曾是舞者的省聋协主席朱蓉受邀协助当地曲靖县完成一段不需要太多资金投入的双人舞。双人舞不仅考验舞蹈演员的功力,而且要求两个人的默契配合,一般来说没有一年到两年时间磨不出“一对儿”来,而现在自己手底下连演员都没有,从何做起呢?雷淑几经周折,终于在麦当劳里找到了谭鹏。去还是不去让谭鹏很犹豫,自己马上就要结婚了,又找到了一份还算有稳定收入的工作,这一去跳舞,能给自己“跳来什么”又“跳走什么”呢?雷淑没法给谭鹏许诺什么,她只是让谭鹏明白了一个道理,人生会面临很多选择,究竟是眼前的利益还是未来的机遇,选择权都在自己手里。谭鹏选择了推迟婚礼去集训。

这个舞蹈雷淑一共找来了一男三女共4个演员作为备选队伍,曾参加过2008北京残奥会开幕式群舞“星星你好”的纪开珏是女演员之一。此时已近5月,距离第八届全国残疾人兰州赛区的比赛,只有3个月的时间了。

云南省选送的双人舞和恢弘壮阔的群舞相比,就像是“小米加步枪”,雷淑心想,就算是“小米加步枪”,也要让它精彩!

“小河淌水”化为“心恋”

陶春说了四个字:“小河淌水。”这话可把舞蹈团副团长杨泽云吓了一跳,“难道真的让业余演员去跳小河淌水?” 这个疑问在他脑海中翻了几个跟头。杨泽云是陶春手下最得力的“干将”,也曾是云南省全国残疾人文艺汇演参赛舞蹈的执行编导。在舞剧院人们给杨泽云起了个绰号叫“小楞”,这话是有典故的,因为杨泽云在舞蹈追求上是个“愣头青”,坚持己见,曾为此顶撞了不少领导,他说“在艺术上谁说得对就听谁的,没什么领导”,于是“小楞”这个绰号在团里就叫开了。杨泽云听到陶春说这话的时候,自己真愣了,他太清楚这“小河淌水”是云南省歌剧舞剧院曾经的金牌舞蹈之一,来自彝族的弥度山歌,羽调音乐虽慢,舞蹈难度却很大。“这几个没基础的孩子怎么跳啊?”杨泽云有点着急。

“改编啊。”陶春笑了。陶春很清楚,只有把这个有难度的舞蹈做成了,云南省尚可与其他省市的队伍赛一赛。杨泽云挠着脑袋找到了自己手下的一级舞蹈演员张荣协助,这下子,变成两个人一起挠脑袋。

看着排练厅里的聋人演员们,杨泽云觉得太难弄了,想想自己手底下都是娃娃功出身的专业舞者,而眼前的演员连筋、胯都没打开,离比赛只还有数得出数的几天日子,怎么办啊?两个人商量了一下,让演员们从基本功练习、体能体力训练和舞蹈韵律练习,三管齐下,这其实不是个办法,但也是唯一的办法。杨泽云和张荣夜以继日地对原舞进行改编,在朱蓉的协助下,根据聋人的特点一边编、一边排、一边改,经过一个半月的反复修改后,杨泽云终于将“小河淌水”变得焕然一新,演绎成为一个聋人男孩子和一个盲人女孩子爱在心底却开不了口的凄美爱情故事,“小河淌水”成了“心恋”。陶春看过基本版本后提出,让聋人男孩用模糊的声音喊出“我爱你”三个字,这一桥段最终成为全舞的高潮。如果说,基本功还能赶工,那么对于纪开珏来说,有一个问题她始终难以逾越,那就是对“爱”的理解。

学舞先学会“爱”

舞蹈本身就是流动的情感,“心恋”是以舞蹈来展现一个盲人姑娘和一个聋人小伙子懵懂的爱情,憨憨的纪开珏情窦未开,在舞蹈中展现“爱”,对于从没恋爱过的19岁的女孩子来说,不太容易。舞蹈中有个桥段,要求饰演盲女的纪开珏顺着花香触碰到男孩的脸,要表达出“触电”而羞涩的感觉,而纪开珏光是羞涩却“不来电”,舞蹈中的拥抱动作,一到这个环节纪开珏“浅尝辄止”。舞蹈的技巧动作她能做出来,而动作之下的韵味因为没有情感的表达而显得苍白。而谭鹏也担心,自己在舞中这么“爱”一个人会不会让即将结婚的新娘子吃醋呢。雷淑和指导老师李云霞看出了两个人的“小心思”,就去做两个人的工作,告诉谭鹏要像爱护妹妹一样爱护纪开珏,舞蹈展现的是艺术的美,对纪开珏要多鼓励,不要不满意就否定。给纪开珏则要讲解什么是“爱”,雷淑打印了“小河淌水”的歌词,讲歌词中爱的美丽与魅力,甚至阿姨辈的雷淑给纪开珏说了自己当年的恋爱故事。纪开珏性格内向,始终“疯”不起来,杨泽云就反复让两个人去练习情感的表达,重复了一次又一次,杨泽云一次又一次地摇头。突然,杨泽云火了,“怎么就学不会啊!有那么难吗?!”杨泽云一把将张荣拉过来,“来,咱俩做示范!”两个大老爷们儿一人饰男角一人演女角,看着刚才还威严肃穆的杨团长突然之间变得千娇百媚,聋人演员们一开始忍俊不禁,慢慢地却融入了杨泽云的情感之中,忘了他是个男人。“柔情万种”的杨泽云和“男神”一般的张荣,让纪开珏突然感受到了“爱”,杨泽云让朱蓉用手语告诉演员,“把你们现在的感觉记住,转移到你的舞伴身上!”有交流了,有感觉了,舞便成了。

三个月后,北京的舞台上,随着“小河淌水”的音乐声止,翠绿色的光线将两个人的身影掩埋在舞台之上,掌声随之响起。“心恋”最终获得了第八届全国残疾人文艺汇演一等奖,获奖名单上只写着两个名字——谭鹏、纪开珏。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