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残疾人的大学时代
2016年第2期

2016年02月23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

统筹_禹玲玲

2015年12月20日,山东省滨州医学院特殊教育学院举行了纪念创办30周年系列活动。很多校友重回母校,感叹滨医给他们的人生命运带来的变化。

30年前,滨州医学院敢为人先,创办了我国第一个残疾人本科系,即滨医医学二系,从此我国高等教育为残疾人撕开了一道裂口,开启了残疾人的大学时代。

屏幕快照 2016-02-23 上午10.37.44.png

滨医的30年,也是我国残疾人高等教育发展的30年。这之前,一批残疾人因为不合理的高等教育政策和不宽容的社会环境被拒之大学门外,这是时代之殇。从1985年《关于做好高等学校招收残疾青年和毕业分配工作的通知》开始,残疾人高等教育的春苗不断成长壮大。此后有关残疾人高等教育的法律法规政策不断出台,优秀的残疾人大学生不断涌现,从肢体残疾人,到盲人,到聋人,再到多重残疾人,他们有机会通过大学提升自己、改变命运,并在各行各业通过自己的才能为国家发展、为社会进步贡献力量。当然在残疾人高等教育发展的过程中,会不断出现问题需要解决,但不可否认的是,高等教育对残疾人敞开大门,是残疾人之幸,也是国家社会之幸。

[历程]终于可以上大学了

记得有一次,在甘肃银川采访的时候,一位肢体残疾的大姐说起了她以前考大学的事情。她成绩很好,却被一个“干部模样”的人告知,你考了也没用,政策不允许残疾人上大学。后来她历经磨难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养殖专业户,还嫁给了一位大学生,但对于考大学这件事依旧心有遗憾。

采访中,时有听到这样的故事。上世纪80年代初,随着恢复高考,很多残疾人反映了一个突出问题,就是残疾考生报考大学被拒收。那时候,不知道有多少残疾人的大学梦想被扼杀在这轻描淡写的“不允许”三个字里。只因为身体的残疾,他们的能力和付出都被当时不合理的高等教育政策和不宽容的社会环境一笔抹杀。那位大姐的经历不是个案,那是一代人之殇。

1984年,中国残疾人基金会与原国家教委协商,于1985年下发《关于做好高等学校招收残疾青年和毕业分配工作的通知》【(85)教学字004号】文件。文件要求各地教委、高招办在招生工作中对生活能够自理、不影响所报专业的学习及毕业后所从事工作的肢残考生,在德、智条件相同的情况下,不应仅因残疾而不予录取。同年山东省滨州医学院开设医学二系,开始面向全国招收肢体残疾人。从此我国高等教育为残疾人撕开了一道裂缝。

滨医医学二系对于残疾人意味着什么?现任职于山东省德州市武城县人民医院的滨医医学二系85级毕业生张九海,在滨医特殊教育30周年座谈会上的一段发言最能说明。他说:“30年多前,和我一样的无数残疾学子还无法接受高等教育。我们很多同学参加过两次、三次,甚至四次高考,高考分数超过录取分数线很多都没有一所大学容纳我们。1985年,我的母校敢为人先,在全国率先招收残疾人大学生,从此,我们57位同学的命运就此改写。记得开学典礼上,当我们听着海迪大姐的录音讲话时,没有一个不热泪盈眶。现在想想,那喜极而泣的哭声仍然在耳边回响。五年的大学生活,母校不但为我们提供了良好的教育环境,教我们知识,更为我们的康复提供了一系列优越的条件。所以说,母校不但教我们在社会上谋生的本领,更让我们在心理上更加的融入社会,让我们对自己的人生充满了信心。她改变的不但是我们的生理命运,还改变了我们的心理命运!”

滨医医学二系唱响了我国残疾人高等教育的春天之歌。其第一届57名肢体残疾大学生和滨医一起见证了一个新时代的开始,也证明了一个群体长期以来被压制的才能。从 1985年开始残疾人接受高等教育有了政策依据,可当时全国只有一所接受残疾人的本科学府,而且还只接受肢体残疾人。华山一条道,竞争激烈程度可想而知,大部分残疾人还是只能望大学而兴叹。

屏幕快照 2016-02-23 上午10.37.11.png
2009〜2014年全国高等院校录取残疾学生数

滨医不再是唯一选择

滨医之后,残疾人高等教育一路高歌。1987年长春大学成立了我国第一所高等特殊教育学院。1988年中国残联成立后,随着中国残疾人事业的发展,残疾人高等教育逐渐步入正轨。此后的几十年,一项项法律、法规和政策的出台,残联系统也出台相关扶持措施,残疾人高等教育发展的轨迹清晰可见。

长春大学之后,天津理工大学、北京联合大学、中州大学等一批高等学府,相继建立了高等特殊教育学院(系、班);根据《2014年中国残疾人事业统计年鉴》,截至2014年,我国专门招收残疾人的残疾人高等院校(系、专业、班)15个(几年内这一数据不断发生变化,最高年份达20所)。从1987年北京大学首次招收肢体残疾学生开始,越来越多的普通高校也对残疾人敞开大门。大学校园里残疾人大学生的数量逐渐增多。根据中国残联《2014年中国残疾人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14年全国共招收残疾大学生9542人,其中7864名残疾学生被普通高等院校录取,1678名残疾学生进入特殊教育学院学习。残疾大学生的类别也不断增加,不仅能看到肢体残疾人的身影,更能看到盲人、聋人、脑瘫,甚至多重残疾的大学生。他们成了大学校园里一道特别的风景。

残疾人接受高等教育的途径也不断扩展,除了参加普通高考,进入一般高等院校就读,还可以参加专门为残疾人设置的单考单招,进入特殊高等教育学府或普通高等院校的特殊教育学院(系、班)就读。此外还可以通过国家认可的夜大、电大、函授教育、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等方式学习高等教育课程。

高等教育政策的放开,让很多优秀残疾人得以站在一个相对公平的舞台上,通过自己的努力赢得人生,也通过自己的才能为国家为社会贡献力量。如今考大学对残疾人来说已经不是难事,只要努力,他们都可以走进自己心仪的大学。来自中国残联《2014年中国残疾人事业发展统计公报》的一组统计数据(前文),可以直观地反映近几年残疾人高等教育的发展状况。

上大学已不是问题,问题是大学怎么上

我国残疾人高等教育走过了半个甲子,成绩是不容否定的,高等教育对国家、对社会、对残疾人个人的意义也有目共睹,但其中存在的问题也不容忽视。

天津理工大学聋人工学院党总支副书记李强说:“对于残疾人大学生来说,接受高等教育的重要性在于其与将来就业收入的关联性。”李强认为,目前残疾人高等教育专业设置太过单一是比较突出的问题。我国残疾人高等教育起步比较晚,发展经验不足,有些学校近乎照搬已有院校教学模式,造成很多院校的专业设置雷同。这样的后果,一方面是残疾人的专业选择过于单一集中,另一方面也加剧了各院校之间的恶性竞争。“专业人才的饱和是残疾人大学生就业难的一个障碍。” 实际上,残疾人的学习范围和可以从事的工作种类很广。以聋生为例,在国内,聋人所选择的系或者专业主要为工科或者美术类等专业;但是,在美国等发达国家,有许多聋人选择学习语言、法律、心理咨询等专业,而这些专业在我们的观念里,是基本不能为聋人所选择的。

孟繁玲认为,美国聋人之所以能够有多种专业选择,在于其支持体系比较完备。美国罗切斯特理工大学有121个专业,手语翻译有122位,一个专业哪怕只有一名聋人,学校也会配备手语翻译,除此之外,还有多媒体、笔记记录员,以及志愿者等帮助聋人顺利完成学业。所以在罗切斯特理工大学,聋人大学生可以选择任何一个专业。在我国高等特殊教育学院,还远远达不到这样的标准,而对在普通大学就读的残疾人大学生来说支持体系更是缺乏。

支持体系的不足,又反映了我国残疾人高等教育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人才匮乏问题。不仅特殊教育的专业人才缺乏,从事特殊教育的管理人才也很缺乏,孟繁玲认为:“人才问题是制约特殊教育发展的关键问题。”对此,天津理工大学聋人工学院院长童欣有自己的看法。她认为,国内残疾人高等教育学校大部分不是独立的学校,而是依附在普通高校下的一个部系,或者仅仅是一个班级,这些学校本身大部分也不是知名的有影响力的高校,很难吸引高水平的师资。“相关部门应该给予更多资金和政策上的支持。” 童欣建议。

大学对残疾人的意义不容置疑

最近几年,残疾人因为身体原因被大学拒收的新闻逐渐减少,特别是2015年高考开始施行的《残疾人参加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管理规定(暂行)》,为残疾人参加普通高考提供“合理便利”。这一年根据教育部消息,没有一例考生因身体残疾而被大学拒收。但是有关残疾人大学生就业难的新闻却逐渐多了起来,这从一个侧面证实了我国残疾人高等教育确实有了很大发展,残疾人大学生的数量在不断增加。与此同时,面对残疾人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有一部分人开始怀疑高等教育对残疾人的意义。毕业于上海的盲人大学生沈晨娴对此有切身体会。2006年沈晨娴拿到了心理咨询师资格证,但没有一家心理咨询机构愿意接纳一位盲人。此后,她又尝试了一些其他工作,无一例外,她的专业能力都得到了客户的认可,但是视力问题成为她就业最大的障碍。

高等教育对残疾人到底有没有意义,河南省中州大学特教学院院长孟繁玲认为,“意义是毫无疑问的”。上世纪90年代末,孟繁玲开始筹划为聋人办大学的时候,社会上对聋人认识很不足,包括聋人家长在内都认为,聋人还上什么大学啊。“那时候社会上关于聋人的信息基本上都是类似偷盗等负面消息,而现在聋人大学生正以积极向上的形象为社会传递正能量。”2012年中州大学特殊教育学院的聋人大学生们,在中国梦想秀的舞台上,以一支《手舞四季》,让很多人彻底改变了对聋人的看法。中州大学从2001年开始至今已培养了2000多名聋人大学生,他们在各行各业做出了自己的成绩,没有一例偷盗行为。“在大学学到的并不仅仅是养家糊口的知识技能,更多的是学习和思辨能力的培养,以及社交能力的锻炼,有了这些,人就可以走得更远。”孟繁玲肯定地说。

从国家投入层面来说,残疾人高等教育也有积极意义。美国人曾经算了一笔账:如果让残疾人从生下来就接受好的教育,可能到20多岁就能成为国家的建设者,达到一定收入水平之后,就成为政府的纳税人。这要比生下来就养着他,一直供给,一直到死,国家要赚很多钱,更划算。2011年孟繁玲在教育部做特殊教育学校建设二期规划的时候跟教育部官员也是这样讲的,得到了大家一致认同。

一项事业的发展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在上大学不是问题之后,怎样上大学,学什么样的专业,大学毕业以后怎么办,又成了问题。30年前,残疾是残疾人进入大学的障碍,30年后这个障碍逐渐消除,但残疾依然是他们走出大学之后的障碍。但愿这些问题早日得到解决,让残疾彻底不再是残疾人大学生的障碍。


[1] [2] [3] [4]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