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向人民汇报(二)——在自强与助残的路上

2019年08月15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2019年第8期

上期刊发了5位第六次全国自强模范暨助残先进表彰人物的事迹,得到了广大残疾人、残疾人工作者及读者们的广泛认可和好评。本期将刊发3位表彰人物的故事,他们分别是从事盲文编译工作已有30年的时晓艳,国家轮椅冰壶教练员李建锐,贵州省盲人女教师刘芳。

时晓艳:点字成书 匠心筑梦

口述_时晓艳 整理_李爽

时.jpg

第六次“全国残联系统先进工作者”获得者 时晓艳

中国盲文出版社盲文编译部副主任,从事盲文编译工作30年。

我叫时晓艳。来自中国盲文出版社,是盲文编译部副主任,从事盲文编辑工作已经有30年的时间了。

1989年,我进入中国盲文出版社工作。刚开始时,从事的是盲文计算机应用研发及测试工作,后来转为盲文图书的译制出版。那个时候,面对手边的书稿,我常常感到力不从心,我觉得很多事情不能只依赖盲人同事,自己不懂盲文,就如同走路没有穿鞋,磕磕绊绊,走不快,也走不稳。所以,我找来教材摸索着自学,又去参加了残联和盲协举办的汉语盲文短期培训班,边学边练,直到全面掌握汉语盲文的译制方法。之后,因工作需要,我又自学了英语盲文。

1997年,我译制完成了我国第一套“盲文版英语自学教材”——赖世雄主编的《初级美国英语教程》。这套书的内容、格式都相当复杂,不仅包含英语、汉语,还包含音标、图表、歌曲乐谱等等内容,如果是明眼人使用,会觉得它形式多样,活泼新颖,十分有趣味性,然而要将这么多内容准确译成盲文,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于是,我沉下心来,一边译制,一边录入,一边排版,全力保证质量。当时部门只有我一个人负责英语盲文书的译制,所以,加班加点、不眠不休的工作成为了常态,最终如期完成了编译工作。随后,我又一鼓作气译制完成了《中级美国英语教程》。令人欣慰的是,时至今日,这两本书依然是盲人英语学习的经典教科书。

同样是做出版,相对于汉文出版物的红火热闹,盲文出版却是安静的。如何从浩如烟海的出版物中挑选出盲人需要的、适合盲人阅读的书,我觉得必须要走到盲人身边去,拉近“心贴心的距离”才最有效。所以,每次出差,调研成为了我必做的功课。会议间隙,我向参会的盲人发放调查问卷,了解他们的阅读需求;参加盲人作家笔会,利用晚饭后的时间逐层逐间“洗楼”,收集代表们对盲文出版的意见和建议,几十年坚持下来,我为社里选取优秀书籍,积累收集了大量有用的信息。

近些年,我还负责了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制作明盲对照少儿图书。大家都知道,明眼儿童家庭可以轻易实现“亲子阅读”,但是对于盲童来说,却非常困难。因为盲童使用盲文,但很多盲童的父母是明眼人,他们并不懂盲文。此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盲童中有约2/3数量的低视力孩子,是否能有效利用他们剩余的视力,开发出更适合他们的盲文读物呢?于是,我开始着手从儿童绘本入手进行研究,试图找到一种途径,能将图画、大字号汉字和盲文点字结合在一起,让盲童可以练习摸读,让他们的爸爸妈妈可以对照汉字进行讲解,参与到孩子的阅读中来,特别是让还有残存视力的儿童可以学习认汉字,还可以欣赏色彩丰富的画面。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我带领着编辑部的同事们开动脑筋,自己动手制作了第一本试制成功的明盲对照书,并最终实现了3D盲文打印,得到了众多盲童的喜爱。

事实证明,明盲对照绘本书成为了盲文出版的一个创新,满足了全盲和有残余视力儿童不同的需求。迄今为止,由我们倡导的彩色明盲对照图书已制作近千品种,年均以200多的品种数递增,深受各地盲校、盲文图书馆及盲童家长赞誉,供不应求。

做好一个盲文图书编辑,让盲人有书可读,有梦可追,是我入行的初心,也是我多年的坚守。至今为止,由我个人完成的盲文稿件有540余种,复审图书2000余种,处理各类编译校业务问题不计其数。从2013年至今,作为盲文编译部的负责人,我和我的团队每年都能出色、圆满地完成各项出版任务。十二五期间,每年完成盲文出版译校图书数量在1200种以上,译校字数5000多万字,创造了建社60多年以来年出版品种的最高纪录。

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实我还是一个每天都要去进行放疗的癌症病人。从2000年开始,十几年来,我已经历了4次手术,最近的一次,是2019年初被确诊乳腺癌。

手术出院后,虽然我的口袋里还揣着全休的假条,但是我依然坚持每天早晨7点之前就到办公室,梳理工作思路,罗列工作计划。在我看来,病痛不算什么,每一天在我眼前都是崭新的,都应该认真对待、全力以赴。

我热爱盲文社,热爱自己的工作,热爱并肩战斗的战友,热爱每天走进盲文图书馆的盲人读者。


李建锐: 轮椅冰壶十一年夺金路

口述_李建锐 整理_陈曦

lijianrui.jpg

第六次“全国助残先进个人 ”获得者 李建锐

中国国家轮椅冰壶队教练员,2018年4月,获得黑龙江省五一劳动奖章。

我叫李建锐,是国家轮椅冰壶队的教练员。

2007年,国家轮椅冰壶队正式组建,这是当时国内唯一的一支队伍。那时候我刚刚从哈尔滨体育学院毕业,担任教练,分配给我的运动员都是别的队挑剩下的,还有送外卖的,当网管的,卖大理石的,开旅店的,种地的,就是没有搞冰雪运动的,我一看头就大了,这阵容咋整?再说说训练条件,那时候真的很艰苦,我们搞训练,得跟别的队伍“错峰上下班”,人家白天训练,占了冰场,我们就夜里两三点钟上冰;没有专业的冰壶场地,就在花样和冰球场地上练;没有大本营,就拿绳子绑上钉子,像圆规一样自己在冰上画;没有麻点壶,就用矿泉水瓶扎上眼儿自己做;为了能多蹭点上冰时间,还得和冰场看门大爷处好关系……我们想尽各种办法,就是为了保证训练能够正常进行。集训3个月后,中国轮椅冰壶队第一次参加了在苏格兰因弗内斯举行的冰壶世锦赛资格赛,年轻的中国队员们第一次来到了世界大赛的赛场,与世界高手们同台较量,这不仅考验着队伍的技战术水平,也极大地考验着队员们的心理素质。有的队员发挥失常,有的人一上场,大脑一片空白,还有的队员差点把冰壶扔到别人的赛道上去。当时,我们的成绩是第九名——那次比赛就9个国家参赛。

回国以后,大家都很沮丧,有队员对我说:“教练,咱啥时候回家?”我对他说:“你啥意思,输一次就散啦?不拿到牌儿,你还想回去送外卖?”比赛的失利,让我们意识到轮椅冰壶的特殊性,许多实际问题不可能通过照搬健全人冰壶的模式来解决,当时国内教学训练完全是空白,所有的细节都需要在实践中摸索。”

为了让队伍少走弯路,我强迫自己每天睡觉时间不能超过5个小时,除去训练,剩下的时间都是在学习、研究、改进和完善技战术。我反复看比赛视频,逐个分析每个国家、每名运动员的技术特点和存在的不足,逐渐形成了适合当时中国队的风格和打法。

2008年11月,这支成立仅一年的队伍一举取得了捷克轮椅冰壶世锦赛资格赛的第二名,获得了温哥华世锦赛的参赛资格!

有了点儿成绩,队员们就有点儿飘,我心说,这哪能行啊,这是要上天啊。就在这时候队里又招了个新队员,练了一周,我让他跟老队员比了一场,他还真赢了。我说:“去,跟老队员说,你们练一年就练成这样啊。”这句话有点伤自尊了,也激起了老队员的斗志。实力是需要时间积淀的。

轮椅队员无法自行上下楼,都靠我背着,脊髓损伤的队员,控制不了大小便,经常尿在裤子里,每次背完他,我的后背全都是尿,但为了不伤队员的自尊心,我都装作不知道。

修冰需要给冰车磨刀,有一次,我的手被冰刀割伤,只用自来水冲了一下,结果伤口两天没有长上,发黑溃烂,差点截掉手指。过度的劳累和压力,加上长期的冰上训练,让我从2010年至今一直有血尿,医生也建议我不要再继续从事冰上运动,但是想到队员们渴望胜利的眼神,我决定再难也要咬牙坚持下去。为了最后的胜利,我们别无选择!

在我们训练期间,有段时间残疾人运动员和教练员休训时是没有经济来源的,为了生活,这些年我也送过外卖,干过服务员,洗过车,还和队员们一起摆过地摊。面对生活、训练和身体上的巨大压力,我也曾想过离开,但是队员的一句“教练,你走了我们怎么办?”让我觉得自己还有存在的价值,我不仅仅代表自己,更无法抛下他们一走了之。我答应过他们,一定在奥运赛场升起中国国旗。

于是,接下来,我用了7年的时间让队员们理解轮椅冰壶与健全人冰壶的区别,用11年的时间去打磨我们的锋芒。这11年里,我们几乎尝试过所有能够想到、能够实现的技术动作。在外人看来可能走了不少弯路,但我们知道,自己经过的每一步都不会白走,都将成为宝贵的财富。这11年里,我们忍受着孤独与寂寞,重复着单调的训练与生活,日积月累中,奠定了我们向世界冠军冲击的根基。在这11年当中,经过各类大赛的洗礼,让我们对竞技体育有了更多的理解和认识,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大赛心理承受能力和应变能力更加强大了。

终于,经过11年的打磨,2018年对于中国冬季残奥历史来说,有着非凡的意义。

2018年,平昌冬季残奥会如期举行,中国轮椅冰壶队带着磨砺了11年的自信,又一次走上了残奥会的舞台。

决赛中,我和队员们经过9局鏖战,最终在加赛局以6比5战胜了三届世锦赛冠军挪威队,为中国夺得冬季残奥会历史上的首枚金牌。

我们来了,我们战斗了,我们赢了!

胜利的瞬间很短暂,这短暂的一瞬后,是队员们和现场、电视机前全体中国人的欢呼与呐喊,是11年的汗水与泪水,是11年的坚守与执着。

那一刻,我模糊的泪眼里,回闪着我11年的青春岁月。

我想说,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为了轮椅冰壶,我的青春无悔!


刘芳:开在黑暗中的向阳花

口述_刘芳 整理_徐俊星

刘芳2.jpg

第六次“全国自强模范”获得者 刘芳

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第三中学心理辅导老师 贵阳市盲协主席

我叫刘芳,来自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第三中学,是一名普通的农村中学心理辅导老师,也是贵阳市盲协主席。

1997年,我患上了视网膜色素变性,从此开始进入黑暗倒计时。10年后,我的眼睛从光明彻底走进了黑暗;又过了一个10年,我的内心却从黑暗又重新走回了光明。

在我的小说《石榴青青》里有这样一句话:一条河在地面奔腾时是一条河,在地底下流淌时仍然是一条河,当他们面对大海时灵魂是平等的。看得见和看不见有时候只是一种不同的生活状态,别人因为不了解我们才不理解我们,所以我们要接受自己的不完美,给大家一个理解我们的空间。1993年到2008年,失明前的我一直从事语文教学工作。我所带的班级,经常获得文明班级称号。2007年,我的眼睛彻底看不见了,于是转岗成为了校内的一名心理辅导老师。

从最开始的“芳芳聊天室”到现在的“贵州省乡村名师工作室”,12年的时间,在我不足20平米、小小的心理咨询室里,我一共为2万多名中小学生、2000多名学生家长提供了免费的心理咨询服务。

曾经有个年轻的女同事,她蒙上眼睛尝试了一天我的工作,下班前她抱着我哭了。她说:“刘老师,为什么我什么都做不了,而你看不见却做得很棒呢?”我告诉她:“虽然我看不见,但是我深爱着这份工作,还有孩子们。当我拉着孩子们的手一起体验黑暗的同时,也让他们感受到了我的坚强和勇敢。所以,孩子们都很信任我,自然心理咨询的效果也很好了。”

我经常对自己说,如果命运带给我的是一场灾难,我也要在废墟上开一朵勇敢的小花。虽然我看不见你们,但是你们能够看得见我。其实世界是对每一个人敞开的,就看你自己愿不愿意走出去。

2016年,我受贵州综合广播电台的邀请,利用课余时间做了一个心理疗愈节目“爱聆听”的嘉宾主持。三年的时间,成千上万的听众从“爱聆听”这个节目中受益。我也通过电波,收获了成长,结交了朋友,感动并被感动着。

另外,2014年和2016年,我分别写了两本自传体小说《石榴青青》和《花开十年》。两本书中都讲述了很多发生在农村教师和学生之间感人的故事,引发了社会对农村教育的关注和思考,也由此带动了不少师范毕业生投身农村教育。

另外,我还用小说义卖的钱帮助了十几个贫困孩子们完成学业,帮助两个高位截肢的学生安装了假肢,还为威宁的一个小学送去了大容量洗衣机。

从2008年至今,11年的时间里,我还把道德课堂搬到了机关、企业、学校、社区和农家小院,400多场演讲让很多人看到了我的梦想和努力。

有这样一副对联:知足知不足,有为有弗为。我想我是知足的,幸福的。现在我了解到的不足就是残疾人接受教育的不足,教育扶贫就是精神扶贫,我们应该少一些抱怨和不满,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而我可以做到的就是努力生活、学习和工作,让孩子们在我的陪伴下自己学会坚强。

记得有一个叫素文的女孩子,她很认真地问我:“老师,您换了眼角膜会看见吗?”我说:“不行。”她又问:“那该怎么办呢?”我开玩笑地说:“视网膜坏了,就要换眼球了。”她用力握着我的手说:“那我就捐一只眼睛给你吧,这样我看着你的时候,你也能看到我了。刘老师,我长得特别乖呢!”当时,我感动得哭了。

其实,虽然我看不见了,但是在我心里每个孩子都是我的眼睛,他们在替我看这个五彩斑斓的世界和美好的生活。

我要大声地说:“感谢黑暗,感谢生命,感谢这世间一切的美好!”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