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盲人月刊》2007年1期(总第489期)

2014年03月02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论坛

我眼中的盲人:面对世界,我们能不能更从容我眼中的盲人:面对世界,我们能不能更从容?…………………………山西 刘红庆

我是盲母的长子,我4岁那年,先天失明的母亲生下二弟,又是没有眼睛。家庭的苦痛我承受了很多,那时起,我有一个强烈的愿望,就是想让和自己最亲近的人获得光明。但是,世界上有些残疾是后天无法弥补的,所以我更加珍惜我们之间的温暖的爱。

母亲没有眼睛,与她来往最多的就是左权县盲人宣传队的艺人。弟弟又是盲人,从小在盲艺人圈里厮混,现在他也成长为一个为太行山老百姓喜欢的歌者。许多年来,我认识和家里有交往的所有的太行山上的盲艺人,和有些家属也打起了交道。大家生活在没有歧视、相互尊重的环境中,成了一个别样的生活圈。

我们这样的一个圈子,尤其是盲人,在社交中会有一些障碍:

一、感情纤细敏感,容易受到伤害

因为不能用视觉这个最重要的窗户面对世界,盲人只能依赖听觉、味觉、触觉。老实说,这些感觉器官是有局限性的,所以更多的时候,还是要依赖长期形成的、社会与家人传达给他的心理感应。

失明感应到的世界是不完整的,甚至是片面的。因为没有眼睛这种可以直观捕捉信息的手段,所以盲人不得不夸大自己的心理感应功能。在长期的强化感应功能的过程中,他们形成了自己判断世间是非的一套标准,许多时候,这套标准可以畅行无阻,但是,特殊情况下这套标准就会失灵。于是,盲人受到的伤害就很可能比别人来得多。

信赖问题。在社交场合,以怀疑的眼光看待陌生的情况再正常不过了,但是倘若盲人不被信赖,这样的伤害对他们来说是非常严重的。因为他们伤害不了别人,他们是以脆弱的姿态生活着的,所以一旦失去信赖,他们怎么可以存在呢?为了获得别人的信赖,他们会严格约束自己的行为。

尊严问题。正因为缺少尊严,所以他们格外在乎尊严。不容侵犯,遇到侵犯时的不顾一切的反击,盲人比别人更加突出。
利益问题。一个明眼人看不上他们,觉得不论多少都是施舍,但他们可能更在乎他们作为一个人理所当然的那部分利益要求。

今年秋天,盲艺人陈玉文的母亲去世了,所有盲艺人去为老人家送了葬。但是,陈玉文的明眼哥哥弟弟说:这次打发母亲,不要你出钱,但是收下的钱也没有你的事。其实,陈玉文攒着钱,他可能也不想分家里的钱,但是哥哥弟弟的态度,让他受不了。埋了母亲的当天,他就跟着盲人宣传队继续上路演唱去了。

据说,在离开家上路后,陈玉文哭了,哭得很伤心。其他盲人也跟着哭。

老实讲,家里没有难为玉文,他为什么哭呢?就是家里"小看"他,没有把他当作一个人看待。打发老人别人能出的钱,他也能出,别人得的他也应该得到。但是,因为残疾,他被特殊对待了。一特殊,玉文受不了,其他盲艺人也都受不了。

不被信赖,没有尊严,不享受利益。在一件事中全部体现了出来。

我想劝说玉文家人的同时,也想劝说玉文,家里不是成心伤害你,大可不要在意。因为明眼人觉得你的钱来的不容易,不要你出钱,也是正常的。至于办丧事剩下的那些东西,咱不要也罢!要上也没有地方拿。关键是让自己快乐起来。

二、意识偏执顽固,不易调整策略

偏执狂应该是精神疾病的一种,而在身体残疾的人群里,引发出精神残疾的可能性也许更大。如果说身体残疾已经无可救药的,那么精神残疾是不是容易治疗一些?但是事实上,盲人的精神健康一样应该引起重视。而其中最重要的,我觉得是不要偏执。

世界是各种人构成的,你的价值观不能代表所有人的价值观,快乐和幸福不是只有一个标准。于是理解人比帮助人更重要,就像盲人 需要理解一样,明眼人也一样需要理解。

我发现,盲艺人的价值观形成的慢,但改变起来更慢。而这个世界在纷乱中变化是多么的快啊!你要是不调整自己与世界对话的态度,很可能让快乐的生活陷入泥潭。

有个令大家羡慕的盲艺人,给一个8岁的孩子做了继父,两个人相处得很好,过了十几年,孩子考上了大学。这个盲人继父要求孩子节约、不要恋爱,好好学习。但是这个儿子却买了手机,并且交了女朋友。

一个20岁的男孩买个手机算什么错吗?交个女朋友算什么错吗?但是这个盲人继父坚持认为:家里省吃俭用供你上学,你还没有工作就不听大人的话了。我是继父又不能打你骂你,于是我不管你。从此不再和这个男孩说话,钱也不给了。

我曾经和这个盲人沟通过多次,但是我说服不了他。于是他和他的家人都很苦恼,他自己看不到希望,孩子想和他交流也没有机会。

为什么不宽容一下孩子?为什么不了解一下今天的孩子都在想什么?已经为这个孩子付出了那么多,仅仅为了他20岁时的变化而将这感情放弃,不是很愚蠢的行为吗?

所以,我写到这里的时候,我想起来,是该再和他交流一次的时候了。

三、强化自我保护,也能伤害别人

盲人的保护意识有两个向度。一个向内,对自己严格要求;一个向外,对别人加强提防。这本来也没有错,古人就说了"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但是这种保护到了近似刺猬的程度,一旦粘上不是伤口就是鲜血的话,也实在是令人头痛的事。盲人伤害明眼人的机会少,但是一旦伤害起来也是相当的严重。而往往盲人伤害的都是自己的亲人。别人不理你,你想伤害也伤害不了。谁和你亲近,你伤害谁。

有这样一个盲人,是他姐姐抚养他,但是他一不顺心就对姐姐恶言恶语、拳脚相加。前不久我见到他,他已经卧病在床了,我问:"你姐姐哪里去了?""狼吃了!"

这个女人受很多的委屈,但是盲人弟弟的"变态"令她心寒。她不仅没有希望,也没有他的爱。

当然,这样的盲人毕竟是少数,但是怎样不把盲人对生活绝望的态度再转嫁给他的亲人,这需要全社会的努力。这不是品德问题,是社会怎样关注这样的人群,进而综合治理的问题。

我不是盲人问题专家,也不是精神病学专家,我仅仅是一些感性的认识。以这样的一个短文和盲人朋友交流,希望得到你们的反馈,并进而为盲人与明眼人正常相处提出更有益的意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