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盲人月刊》2007年2期(总第490期)

2014年03月02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婚姻与家庭

情海拾贝:他们还是分手了………………………… 天津盲人 郑荣臣

2006年6月,我和妻子去青岛度假,顺道访友。结束了一天繁琐的应酬,我们漫步在松软潮湿的海滩上,任带点咸腥味的轻柔的海风亲吻着汗津津的双颊,那般舒适,那般惬意。潮水早已退尽,沙滩上散落着无数的贝壳,有的大如鹅卵,有的小似花瓣,有的晶莹剔透,有的污秽肮脏。妻子露出孩子般的笑,边低头捡拾着,边对我说:“瞧这一粒粒的小贝壳,虽然生长在同一片海域,却色彩不一,形态各异,它多像我们的生活呀!”是啊,生长在同一个世界里的人们,他们的生活经历又何尝不是呈现着天差地别的千姿百态呢?不知怎的,忽然间一个灵感在我的心头跃动,我联想起我的盲人朋友的情感生活。

每个人都渴望得到真爱,每个人也都有权得到真爱。然而,究竟什么是真爱?面对这道看似简单的试题,不同的人却会交出完全不同的答卷。在我看来,爱得轰轰烈烈,爱得死去活来,充满着凄美的动感,固然是真;但爱得实实在在,爱得平平淡淡,呈现出一种静态的自然美,这不同样是真吗?爱是美好的,爱也充满着艰辛,有的人甚至为了追求这份爱而付出了一生的代价。记不清是哪部电视剧了,当主人公陪着他的另一半走到了人生的终点,曾说过这样一句经典的话:“我这一辈子最值得欣慰和骄傲的是,我遇到了你。如果真的有来生,我一定还娶你做老婆。”然而,真正爱到这步田地的又能有几人呢?

盲人作为一个弱势群体,虽然也有七情六欲,虽然也有爱的渴望,但由于心理的弱点和经济的原因,他们无时无刻不在精神世界和物质基础、心灵追求和现实生活的重重矛盾中苦苦挣扎,最终又不得不做出无奈的选择。多少人笑在脸上苦在心头,多少人有泪自往肚里流,又有多少人和着辛酸大声呼唤:真爱在哪里,真情在哪里?爱为什么如此艰难?啊,我不想再沉默,也不能再沉默。所以,当朱主任和我商量稿子的时候,我便很自然地追逐着沙滩上偶然突发的灵感,想起了这个不好做的大题目。我愿意在盲人朋友情感之海的沙滩上捡拾起一粒粒五光十色的小贝壳,精心选择之后奉献给亲爱的读者。我将在新的一年里写出若干篇小故事,展示当今社会盲人朋友的婚恋生活。可以保证这些故事都是绝对真实的,只是为了保护当事人的隐私,我会适当做些技术性处理。因此请大家不必把故事里的人和事与自己以及自己身边的人对号,还是那句老话,事情发生在谁身上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事情本身。我也不会对故事中的人们谁好谁坏、谁对谁错妄加评论,因为生活是复杂的,我们也不能用好坏对错简单界定。作为一个过来人,作为一个严肃文学作家,我只想凭自己的良知尽一份社会责任。但愿这情海拾贝能给你一点小小的启示,祝你直面复杂的人生。 下面,我就开始讲这样一个故事。

小张和小李是一对青梅竹马的小夫妻,从小一起在一所盲哑学校读书。小张热情豪爽,会弹电子琴;小李乖巧细密,能唱一口好听的民歌。两个人都有些残余视力,一来二去就好上了。从此,操场边常见他们说说笑笑的身影,树荫下常常响起他们女唱男随的琴韵歌声。盲校课业不重,盲孩子活动天地又不大,学生们有的是多余的精力,早恋的事是常有的,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就在临近毕业的时候,他们终于偷尝了禁果,于是小李便怀上了他们的小女儿。面对这生米做成的熟饭,双方家长做了最现实的选择。于是就在他们还没来得及做一点思想准备的情况下,结婚生女竟都在当年完成了。

25岁,一般人不过刚刚谈婚论嫁,他们的小女儿却已经该上学了。起初,双方的父母都还年轻,女儿出生以后,一直跟着奶奶。他俩同在一家乡镇福利企业上班,生活倒也安定。好日子没过几年,工厂倒闭,他们双双失了业,只能靠双方父母的资助生活。小张灰心了,天天泡在网上打发日子,小两口开始有了鸡吵鹅斗。过了两年,省残联举办初级按摩师培训,但名额紧张,夫妻俩只能先去一个,于是小李走了。预定在省城要住3周,没想到18天就提前结了业,小李连夜乘火车赶回了家。当她轻轻用钥匙捅开了房门,却发现一位当年的女同学正和自己的丈夫睡在一张床上。她的头一下子胀大了,刹那间脑子里一片空白。良久,她缓过劲来,却什么也没说,毅然离开了家,找了个小旅店安顿下来。怎么会这样?他怎么能这样?她气死了,也恨死了,彻夜无眠,辗转反侧,终于想出个歪点子。第二天,她刻意打扮了一番,与一个素不相识的外地司机发生了一夜情,完全是为了报复。小张自知理亏,好话说了一大车,加上父母公婆苦劝,小李才又回了家,夫妻间却从此留下了无法弥合的裂痕。

后来,小张也学会了按摩,并在一位朋友的帮助下去北京打工。小李没有去,她在小张走后,偷偷卖掉了房子、家具,没告诉任何人,平静地离家出走了。小张急坏了,4位老人急坏了,小女儿天天哭着找妈妈,她到哪儿去了?到哪儿去了呢?半年后,一切归于平静,他们化名在网上进行了沟通,最终还是分手了。

3年过去了,他们现在怎样了呢?小张在北京,小李在广东某地,他们都没再结婚,还过着独身生活。我分别问过他们各自的感受,他们都说生活很平淡,有客人来就做按摩,没客人时就在网上泡,打发着难耐的孤独与寂寞。都是过来人,难免有放纵自己的事,但也不过是一夜情缘,再也找不到家的感觉。今后呢?就这样过下去吗?这个问题他们谁都没能做出回答,说不清,实在是说不清啊!

这件事该怪谁呢?怪失业使他们无所事事吗?怪经济窘困使他们吵吵闹闹吗?怪他们结婚太早缺乏基础吗?怪小张最初的外遇吗?怪小李缺乏容忍吗?怪他们过于轻率吗?似乎是,又似乎都不是,甚至连他们自己也难说清楚。然而有一点是不能不说的,那就是又有一个可怜的小姑娘成为了无辜的受害者,有谁能抚平单亲家庭的缺憾给他们的小女儿留下的心灵创伤呢?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