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盲人月刊》2007年3期(总第491期)

2014年03月02日 来源:中国残疾人网

论坛

我眼中的盲人:潇洒盲人小记…………………………北京 庞振岩

和庆是我丈夫按摩学校的同学,他的眼睛早年因工致残,只有光感。毕业后20多年他们未曾见过面,去年春天,丈夫与几个同学想在北京聚会,和庆得知后,专程从福建乘飞机来到北京。

几个同学聚齐我家,和庆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与众不同。别人都是很随便的穿着,一脸的盲相。只有他,一身蓝色的西服,系着领带,一副墨黑的眼镜架在鼻梁上。一米八几的个头,站着时两手自然垂直,坐着时两臂交叉胸前,很少说话。如不介绍,很难看出他是一个盲人。

他们聚在一起除了叙旧,更多的是商量如何体验北京。说起北京,他们自然而然想到的是天安门、长城,他们不知在电视里,收音机里,听到过多少次天安门、长城的雄伟,壮观,宏大,然而,就是亲临也还是听别人的介绍,终究看不见。最终他们还是打消了去天安门、长城的念头。有人提出北京的小胡同、四合院也有代表性,可以去看一看,于是,他们七嘴八舌地议论起盲人模象来。是呀,四合院再小,小胡同再短,对于盲人来说,都摸一遍也是不可能的。又有人说北京烤鸭也不错,大家的兴致高涨起来。我爱人说:“其实,最能代表北京,又能带回去的莫过于烤鸭,烤鸭最好的当数全聚德。”一直沉默不语的和庆听到这里,打断我爱人的话,说:“今天,我请大家到全聚德吃烤鸭”。我爱人说自己是东道主,理应埋单,其他几个人饶有兴致地听着,我爱人与和庆为谁埋单争执起来。最后,和庆大手一挥,说:“别说了,20年了,我们好不容易见一次面,你也给我一次机会,这次单我埋,就这么定了。”

我来北京十几年了,从未想过去全聚德。全聚德烤鸭做工精良,用料考究,不仅北京有名,而且名扬海外,到全聚德吃烤鸭不亚于到五星级饭店吃饭。就是因为它的名,我不敢想象它的价格,有时路过它的门口,看着高悬在门上的“全聚德”三个金色大字,心里就有一种神奇的感觉。

接着,我们从北京繁华的街市中穿过,来到前门全聚德,自然是同学间的热闹和欢庆。

第二天,应他们的要求,我领他们逛当代逛双安。“2008年,世界瞩目的奥运会要在北京召开,奥运会的吉祥物是福娃。一组福娃有5个,它们分别是贝贝,京京,欢欢,迎迎,妮妮,连在一起就是:北京欢迎你,他们就好像5个可爱的小娃娃欢迎着,呼唤着您到北京来。”和庆摸着柜台上的福娃,听着服务员的介绍,别人都惊叹价格不菲时,他却毫不犹豫地请售货员给他包上“欢欢”和“迎迎”两个福娃礼盒。我问他为什么只买“欢欢”和“迎迎”两个福娃,他说他有两个上大学的女儿,他来北京时是她们送他上的飞机,她们让他在北京玩的快乐。他希望她们2008年也能到北京来。看着他抱着礼盒幸福的表情,我也由衷地为他,为他的两个女儿高兴。

转眼,同学们将要分手了,我爱人建议他去同仁医院检查检查眼睛,毕竟他的失明是外伤,不像我爱人的眼病是遗传造成的。和庆不好意思地说:“又得麻烦小庞了。”我告诉他,只要他的眼睛能重见光明,就是麻烦100次我也乐意。

谁知,到了医院没挂着号,踌躇间有人问我要号否。我仔细问了那人,原来是向我们兜售专家号的。我问和庆“原来14元钱一张的专家号,票贩子卖到300元一张,我们还看吗?”和庆说:“300元就300元吧,既然来了,就检查检查。”

“票贩子太黑了”,我有点儿不平。和庆笑起来:“你是不是觉着有点儿贵?贵就贵吧,咱是来看病的,不是为了这300块钱生气的。”他这么一说,我更不平了,“盲人挣300块钱多难呀,就这么被他黑了去。”和庆大笑起来,说:“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终于,叫到和庆手中的号了,护士扶他进科室检查,我在外面等候。不一会儿,护士又把他送到我面前。我问他怎么样,他说他现在连光感也没有了,医生说没治了,等于给他的眼睛判了死刑。

我伤感道:“早知道是这个结果,不来检查了。”他长出了一口气,说:“不来检查,怎么会知道是这个结果呢?不治就不治吧,这30年都过来了,还在乎以后。”

看着他,我又想起他和我爱人争请吃烤鸭时大手一挥斩钉截铁地说“别说了,……就这么定了”的情景。

短短几天的接触,使我对和庆有着十分深刻的印象,他的言谈举止都充满着自信,豁达,开朗,这些都是在其他一些盲人身上很少见到的。

在我的印象里,盲人大都孤僻。因失明不愿意和外界交往,思想行为自我封闭,久而久之形成了孤僻的特点。另外大多数盲人的经济地位也限制了他们的社会交往,这也是他们孤僻的一个原因。还有的盲人猥猥琐琐。以前我见过一个半盲人,他吃饭时总是把夹在筷子上的饭菜先放在眼前看半天,然后再送进嘴里,而且每吃一口都这样,给人盲相十足的感觉。还有一个曾在我家住过一段时间的盲人,明明什么也看不见,可一有动静,他就使劲地四处张望。每看到他那个样子,我都觉得很难受,因为他的眼睛是烧伤,真是面目全非。领他走路时,他畏畏缩缩,举步不前,我跟他讲,有障碍物或台阶什么的,我会提前跟他说,让他只管放心大胆地走路,可每次出门他还是那样。跟他交流时,他不肯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要求别人帮他,也总是欲言不止,有时真是让人为难。

话说回来,我认为,盲人虽然有诸多不便,但也完全可以摆脱掉自我假想的阴影,像和庆一样,从从容容面对生活中的一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