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凡人故事 小毛团团

2020年04月15日 来源:盲人月刊

刘丽波

小毛团团是我们曾养的一只小鸡。

我和弟弟报名做养鸡助手的那年春天,爸妈用纸箱一次抓回二十只小鸡。那些小鸡太可爱了,圆圆的小脑袋,圆鼓鼓的身子,裹着一身嫩黄的毛绒衣,走起来摇摇摆摆,把小鸡放在掌心,它就使劲用还不够坚硬的鸡爪抠住你的手掌,黑黑的眼珠咕噜噜转着,好像在判断是否有危险。轻轻摇一摇手掌,小鸡就吱吱叫个不停,可能是它以为发生了地震吧。

有只最小的,抓在手中,像是抓着一个小绒线团,但绒线团没有它温暖、柔软、生动,弟弟就给它起名“小毛团团”。为了做一个称职的养鸡助手,我和弟弟每天放学后就主动给小鸡的住宅,也就是个大纸箱换地板——两张旧报纸。我们把一个个小鸡抓进另一个铺好干净报纸的大纸箱,把原来纸箱中满是鸡粪的报纸扔掉,看着小鸡们欢快地在干净的地板上嬉闹,我们也开心地笑了。我们家每年都要订几份报刊,那时候,给我们订的是《少年报》和《儿童文学》。以前父母养鸡,想用我们看过的旧报纸,我们就像铁公鸡,吝啬得很。这回我们也参与养鸡,一下子慷慨大方起来。

小毛团团是鸡群中最小最柔弱的,每次我们把中间扣着小碗的大食碟放进纸箱当中,小鸡们一拥而上,挤来挤去,小毛团团总被挤出圈子,吃被同伴们嘴啄过脚踩过的鸡食,还免不了被啄几口。我和弟弟就像路见不平的大侠,出手将他们拨开,让小毛团团进去吃喝,但那些小鸡蜂拥而上,如果我们非要强硬地不让它们吃食,它们更起劲往前冲,会将放着鸡食的碟子掀翻。我们就把小毛团团和其它小鸡隔离,放到另外的小箱子单独喂养。不料,吃了小灶的小毛团团反倒吃得越来越慢,越来越没有兴趣,它和其它小鸡相比,显得更为弱小。

爸妈开始反对我们的这种喂养小毛团团的方法。他们说如果我们再这样继续下去,等小鸡们再长大一些,它们会不认小毛团团,那时候我们把小毛团团放进鸡笼,别的鸡会一起啄它,你们也不可能整天看着它们,小毛团团就惨了,你们这是害小毛团团。我们怎么会害小毛团团?我和弟弟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决定还是听爸妈的话,让小毛团团回归鸡群。

这时候,小鸡们已经搬进用钢筋焊制、铁丝编织的鸡笼中。小鸡们的一举一动我们都看得清清楚楚。小毛团团刚进去,总是孤零零缩在一个角落,吃食饮水时,也抢不过那些个头比它壮的小鸡们,它总要等别的小鸡都吃喝完了,才会上去吃剩饭,我和弟弟真想再把小毛团团放出来,但一想到父母的警告,就只好狠狠心,让它接受单独面对生存竞争的考验。渐渐地,小毛团团不满意于老是吃剩饭的惨景,于是它也加入抢食的大军中,小鸡们只顾自己抢自己的,也顾不上理会小毛团团了,小毛团团很快就融入了鸡群中,习惯了和别的小鸡一起饮食起居的生活。

小鸡们的身上渐渐长出了羽毛,小毛团团的个子也长高了,咋一看去,它和别的鸡没什么两样,但我们还是能一眼从鸡群中认出它。有一天,我和弟弟正在屋子里做作业,忽然听见一只鸡的惨叫,我和弟弟奔出去,就见小毛团团被什么东西缠住了,正在奋力想要挣脱出来,我和弟弟打开鸡舍的门,钻进去,弟弟抱住小毛团团不让它动弹,我小心翼翼将缠绕在它脚爪上的铁丝绕下去,此时它的脚爪已是血淋淋的,我强忍着眼泪,和弟弟把小毛团团带回家,把它的伤口洗净,发现它的一根脚趾已被铁丝切断,掉了半个。我和弟弟用纱布把它那根断趾包扎起来,因为它还要走路,我们又在外面包上一层粗布,然后用线扎紧。当我们把小毛团团放进鸡舍,它又一次成了鸡群中的异类,因为它的脚爪和别的鸡不一样了,怎么会变得那么粗?走路也那么笨拙。鸡群不知是出于好奇,还是别的原因,它们一起跑过来啄小毛团团脚趾上包扎的布。我们大声喊着把它们赶跑,我和弟弟轮流看着它们,不让它们再靠近可怜的小毛团团。但往后呢?更奇怪的是,它自己也在使劲啄脚爪上包扎的布,似乎还很愤怒,我们虽不理解,但还是尊重它的意愿,帮它把布解开。

冬天到了。鸡群中的母鸡一个个开始下蛋,下了蛋的母鸡就骄傲地咯咯咯叫个不停,报告主人它也下蛋了,可别杀我啊!那些长着漂亮羽毛、大红鸡冠的公鸡,每天天没亮就为主人打鸣,叫主人起床,它们还蒙在鼓里,不知道他们离死期不远了。眼看就要进入腊月,父母商量要把公鸡杀几只留着过年吃,剩下的卖掉。最后他们提到了小毛团团,虽说它看起来是只母鸡,但至今没下蛋,一块卖掉吧。我和弟弟听了都竭力反对卖掉小毛团团,但家里养鸡不是把它们当宠物的。

我不得不感慨这个世界真奇妙!就在爸爸决定要卖掉一部分公鸡和小毛团团的前一天,小毛团团下了第一颗蛋。我和弟弟都激动万分,就像它刚下了颗金蛋。

隔了一年,爸妈又抓回一批小鸡,等这批小鸡长大后,它们的命运自然也是公鸡被杀掉或卖掉,母鸡留着下蛋。而小毛团团它们那批母鸡因为产蛋率下降,也面临被处理的险境,小毛团团却被破格留用。因为它是母鸡中的战斗鸡。它是只晚熟的母鸡,一旦下了蛋,恰如滔滔江水,源源不断,产蛋率和刚下蛋的母鸡不相上下,它表现如此良好,爸妈自然也乐意留下它。当那批后辈母鸡都很少下蛋,被主人处理,它仍然能坚持隔一天下一颗蛋,而且下的鸡蛋越来越大。。后来,就连父母都惊讶它的产蛋量,舍不得卖掉它,它成了我家养的元老鸡。最让我和弟弟欣慰的是,小毛团团没有小鸡熬成鸡婆婆的霸道,有新一批的半大鸡被放进鸡舍,它非但不欺生,还以它的威望维持秩序。再后来,小毛团团下的蛋也少了,但它依然发扬着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的精神,我们全家都被它感动,没有人再提要处理它。小毛团团就这样成了一只长寿鸡……

直到小毛团团老死。我们把它埋葬在一棵树下。

据说现代化的鸡舍是一个个小格子,鸡被困在里面,24小时灯火通明,完全打破了鸡的生物钟,让鸡们误认为都是应该拼命生长的白天。如果这些现代鸡听到小毛团团的故事,会不会羡慕我们的小毛团团,误以为这是个远古的传奇?!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