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创作空间 小小说 冰释

2020年04月15日 来源:盲人月刊

曾令超

李宽起了床,听见室外的小鸟叽叽喳喳地欢唱着,明媚的阳光从窗口泻了进来,一片祥和、温暖。

“秀秀,我们去看看牛世球吧!”

“什么?你发什么神经?去看他?我恨不得挖他的心呢……”

“这么久了,石头也会被岁月风化了,要学会宽容,不要把不愉快的事放在心里。”李宽劝慰着说。

“宽容?怎么宽容!他太缺德。”秀秀越说越火气大。

“我的好秀秀,你计较什么?”

“他对我们的伤害太大了,我们没有去报复就算便宜他。”

“秀秀,不必这么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他亏了心,让他自己去想。现在我们不是生活好好的。目前他遭了难,我们应该好好去安慰才对。”

“那是活该,是天意,是报应!哼,我才不去。”秀秀愤愤然说。

“他也怪痛苦的,你不陪我去,我要儿子亮亮送我去。”说着,李宽拨通儿子的电话,要他开车来接。

拿什么去?李宽沉思良久,便摸着从衣柜里取出一件褪了色的棉大衣,格外小心地装进一个大皮袋里,然后慢慢摸下楼去,亮亮的车开来了,“妈妈呢?”“在家有事,你送我去,再去上班。”

亮亮便小心翼翼地将父亲扶进副驾驶座位上,“爸,坐稳。”然后,车缓缓开了。亮亮把父亲从车上搀下,走向牛世球的住所,呀!可换了新主人,原来,牛父子受了重伤,需要巨款,只好把房子卖了,听旁人告诉说,牛在建兴街租了一套房子。于是,李宽父子又驱车找到其住所,敲开门,一个女人迎了出来:“呀!李同志,你们父子?”她惊讶而激动地叫着。

“林嫂子,我们来看看你们,本来好久想来,但在赶写一部书就拖到现在了,对不起呀。”李宽松开儿子的搀扶,抱歉说。亮亮把带来的一大兜水果、牛奶等营养礼品放下。

“牛世球,李同志父子来了,还拿了好多东西。”她一边朝房间呼喊着,并说:“他走不动,在床上躺着。”

李宽提着大皮袋在儿子牵引下,走到床边,“牛局长,你好哇!”并伸出手去握。

“老李,我见不得人呀,我一只手没了,一只脚没了,我不是人了。”他难过而苦丧地说。

一听他残缺了,李宽怎么也不相信,在他的头脑里,牛世球中等身材,样子也英武。

“牛局长,我们这大年纪了,相貌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的心情好,精神好。”李宽安慰说。

“爸爸,你和牛伯伯多聊聊,我上班去了,你要回家打我电话。”亮亮说了些客气话便告辞了。

“老李,你儿子大学毕业,当了科长,前途无量啊,你有个好崽,多叫人羡慕,我儿双脚没了,媳妇也离了婚,家不成家,哪有好心情呀!那该死的车祸,害得我们一家好惨呀!可怪谁呢?我们在舅父那里喝喜酒回家,要我没出息的儿子莫酒后开车,可阻止不了啊,他脾气犟得很。”牛悲痛地说。

“牛局长,救到命就是不幸中的万幸,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也不是这么走过来了吗?”

“我不如你呀。”他忏悔而又内疚,那过去的一幕幕往事在脑海里闪现。

三十多年前,他与李宽都风华正茂,是单位的佼佼者,是冲刺一把手的人选,可李比他要年轻些,才干大些,人缘好些,是威胁他的对手,他把李当成眼中沙,肉中刺,总想把李踩下去。李和几个人在追捕一名歹徒中,被炸药包炸成重伤,这给他排除了竞争障碍,他乐不可支。不久,他当上单位的一把手,大权在握。李需要去上级医院治疗,他美其名曰在本地确保生命安全,导致李双目失明;有人提议要把李作立功人员表彰,他说是意外事故,还不让秀秀调入本单位边工作边照顾丈夫,并处处设卡刁难;又偷梁换柱将自己儿子顶替李的儿子招工,可他这个儿子竟如此下场。唉!

“老李,我对不住你们呀……”他惭愧地低下头,泪水从眼眶里挤出。

“牛局长,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我们应从好的去想,牛局长,你看看这……”李宽从大袋里取出棉大衣。

“这,这……”牛世球有点茫然,并把大衣拿过来看了又看,瞧了又瞧,疑惑地问:“老李,你这……”

“牛局长,你记得吗?这是你送给我的,我们在大学读书时,那天寒风刺骨,雪花纷飞,我衣服单薄,冻得浑身发抖。你见了忙把自己的棉大衣脱下,硬要我穿,我白天当衣穿,晚上当被盖,使我度过了那些寒冷的冬天,没有你的慷慨相助,我会怎样呢?所以我一直珍藏着,你对我好有恩啊!”李宽噙满感激的泪水说,并沉醉在那遥远的回忆中。

见物思情,触动了牛世球的神经,在学校时,他思想好纯洁,可步入社会就沾上了污泥浊水,他愧疚地说:“老李,这衣我差不多忘了,你还惦记在心,你多重情呀!你豁达宽宏,倔强,我在电视里、报刊上常常看到你的先进事迹,你眼睛看不见还写出那么多那么好的作品,你是当今的活保尔,时代的楷模。”

“牛局长,不要高抬了,那算得什么?你眼睛看见,只要有坚强的信念,刚毅的意志,就能战胜逆境,超越自我!”

“老李,谢谢你的一片好意。”牛世球真诚地说。

自丈夫走后,秀秀翻来覆去在想,丈夫的话是对的,牛世球过去这也不是那也不对,都已被岁月的风雨荡涤了,目前他家已跌入困难的谷底,一种恻隐之心油然而生,于是,她风风火火一路寻来。

“牛局长,林嫂子,你们好啊!”秀秀一跨进门,大嗓子高声地叫着。

“秀秀,你也看得起,多难为。”

“应该的,同一个单位,嫂子,我们没有什么好送的,这一点小意思请收下吧!”秀秀拿出一个红包递了过去。

林嫂接过这沉甸甸的红包,心里万分感激,忙推来辞去,“嫂子,你收下我们就高兴。”

当秀秀走进房里,见家里这件旧大衣,惊疑地说:“老李,你带这破玩意来干什么?”

“秀秀,你有所不知,这是我们在读大学牛局长送给我的,是我御寒的宝贝呀!”

秀秀恍然明白了,自己曾好几次清理衣柜,想把它扔掉,而丈夫不准,并把他当作稀世之宝珍爱着。天气晴朗,就将它挂在阳台上最当阳处,待晒暖和了,取回小心垫好,放在柜里,丈夫一年要晒好几次,从不要他人代做,啊,原来如此。丈夫保存这大衣,是为保存着他人的一份情义,一份温暖。故而心里总是坦荡荡的,能摒弃所有的怨恨。秀秀想到这,很有感慨。“牛局长,你们有什么困难,尽管吩咐,我儿也会帮忙的。”

此时,亮亮也开车来了,还带来一位同事,一见妈也在,满腹高兴,并侃侃与他们道长拉短,亲热得如同亲人。

秀秀见状,一脸花儿便提议:“我们两家来合个影,好吗?”

“好!”大家随声呼合着。

于是,两家围坐一起,满含春风的选好位置,由亮亮的同事拿着智能手机照准对象按压快门拍下这和美友好的一幕。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