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心结

2018年03月05日 来源:《盲人月刊》

   文 三金

  “隔代亲,爷爷疼长孙”,这话一点不假。喜喜呱呱坠地,阿星明显感觉到:与妞妞出生相比,父亲欢喜一百倍!他也由衷地为大哥高兴:儿女双全,多好!

  后来有了欢欢、闹闹,父亲依然对喜喜百般宠爱。大哥、小弟常年在外打工,四个孩子都流在乡下由老人照看。实际上,在喜喜上高中之前,父亲都在围着他一个人转,只要学习好,盛饭、端洗脚水什么都代劳。有一次甚至导演了一幕“老奴伺候小皇上”的闹剧。有爷爷当保护伞,喜喜就像那未经修剪的花木,肆意生长,与周围环境却越来越不协调。待要修剪,已然无从下手了。也许是旁观者清,阿星早就发现苗头不对,一次次提醒,一句句忠告,父亲都没往心里去,也没引起大哥重视。

  喜喜的确聪明,一学期有一半时间不去上课,照样期期拿奖状。上小学时,不是咳嗽就是胃痛,三天两头往医院跑,各项检查都做了,没问题;中药西药土办法都用了,没效果,父亲急得团团转。阿星是按摩医师,学过生理病理,也学过心理学,他认为喜喜身体不舒服,是不良的心理因素在起作用。喜喜常说要把两个弟弟卖掉,是怕他们夺走了爷爷的爱!此刻,任何灵丹妙药都代替不了父爱母爱。他说只要把喜喜和爷爷分开,跟父母生活一段时间,一切问题迎刃而解。父亲却说:“留守儿童那么多,哪一个不是这样带的?孩子大了自然就好了。”大哥也说条件不允许,时机不成熟,怕耽误孩子学习,却忽略了孩子的身心健康。

  喜喜上中学了,要住校,父亲要去陪读,阿星极力反对,再次劝大哥把喜喜带在身边,大哥还是坚持把事业放在第一位。于是,一切照旧,喜喜缺课成了常态。所不同的是,他不再爱说爱笑,而是喜欢独处静处;不再吵着要去父母那里度暑假,而是连他们的电话都不愿接;不再热衷于下棋钓鱼,而是把所有零花钱都用来买漫画书游戏卡……结果中考失利,只能上普通高中。父亲主张花钱上重点,让大嫂继续陪读,他自己已年近古稀,力不从心了。大哥当机立断,把喜喜送进了一所全封闭私立学校。一年下来,喜喜缺课的次数少了,期末考了个全校第一,全家人都松了一口气。

  第二年,大哥在家办起了绣花厂,装了宽带,正准备大展宏图,本就迷恋上网的喜喜国庆归来,好好过了一把网瘾,再也不肯上学。只要能上网,他就像没事人一样;拉他去学校,他就不吃不喝不理人;断网断电,他就闭门不出或到厂里搞破坏,甚至以死相逼。大哥跟他斗智斗勇,软硬兼施,结果关系越来越僵。大哥一气之下,强行把他送到省城一家专科医院,诊断为轻度抑郁症,花了万儿八千,毫无起色。父亲一筹莫展,整天长吁短叹,大哥有苦难言,只好拼命干活麻痹自己。阿星心里不是个滋味,难道,只能眼睁睁看着祖国的花朵就这样日渐枯萎?莫非,只剩下医学干预一条路?

  其实,在此之前,妞妞上了大学,小弟在县城安了家,把欢欢和闹闹都接走了,阿星多次劝慰父亲:“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一个盲人都能在社会上立稳脚跟,您还担心什么呢?言传不如身教,您干脆去上老年大学,把您的书法、绘画作品拿去参加展览、比赛,让孩子们耳濡目染潜移默化,这是一笔更大的精神财富啊!”他还特意给大哥小弟寄了两本书——《让叛逆的孩子与你更亲密》、《让孩子心悦诚服》,他再三嘱咐大哥一定要借此机会,跟喜喜多亲近亲近,陪他玩,陪他睡;少说教,多聆听;做他的朋友,充分了解他的内心世界。可是,当喜喜鼓足勇气说出“爷爷,我恨你们”、“爸爸,是你们影响了我学习”的时候,大哥没能静下心来听他说完,顺势打开他的心结,而是一句“我所做的一切还不是为了你好”,把喜喜的心门一下子堵死了。当大人说孩子不懂事、不听话的时候,为何不去反思一下自己表达爱的方式和沟通方法是否恰当呢?阿星自己没有孩子,他多么希望天下所有孩子都开心生活、茁壮成长啊!这些年来,他一直在努力做好孩子们的表率,每次回家,他都要给喜喜按摩按摩,然后诚心诚意地请他盛饭、倒水,让他体验帮助他人的快乐;每当喜喜思想有波动,他都会主动写信,讲自己失明后的见闻、感悟,讲身边人的励志故事;或者有针对性的请他编辑文稿、整理各类获奖证书,他要用榜样的力量来鼓舞、激励、感召孩子们。可惜,这种力量实在太小,没能唤醒喜喜!

  有人说:问题少年时代病,父母兄弟空着急。自保康健为要务,祸福转化终有时!哎!既然改变不了别人,就做一个最好的自己吧!阿星暗暗下定决心:将来一定要成立一所心理援助服务中心,让喜喜的故事不在其他家庭重演,让心灵的阳光映照更多孩子灿烂的笑脸!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