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和病人的相处永远不要有性的意味

2018年03月05日 来源:《盲人月刊》

    文 美国著名心理治疗师 欧文·亚隆

  性越轨的高发生率在过去几年中已经成了一个沉重问题,不仅仅是心理治疗,而是在所有存在权利差异性的情境中:神职人员、军队、企业、政府、医药和教育机构等等。虽然在每种情境下,性越轨都会具有重要的影响,但是在心理治疗领域,它带有特殊的意义。因为在心理治疗领域,强烈和亲密的关系对于治疗来说具有核心的意义,在这种情况下,性关系对于任何一方,包括治疗师和病人都是极端破坏性的。

  这种越轨在心理治疗领域具有双重的损害。作为个体的病人被背叛和伤害了,由此引发的对抗性反应对整个领域都是高度破坏性的。职业组织要求治疗师执业时要极度的谨慎。他们不仅仅反对任何一种不同寻常的亲密性,也反对任何亲密性的外在表现,因为执法机构相信无风不起浪。换句话说,我们必须避免任何不考虑当时的背景可能会显得可疑的情况。治疗师被告知要避免非正式性;避免使用名称呼、不要提供咖啡或茶、不要让治疗时间超过50分钟、不要在当天工作的最后一个小时看一位异性病人。一些诊所考虑对所有的治疗都进行录像,以确保病人的安全。我知道有一位治疗师在被不公正的起诉过之后,拒绝任何与病人的躯体接触,甚至握手也不行。

  这些都是危险的发展。如果我们不在这个领域重新获得平衡,我们就不得不牺牲心理治疗最核心的东西。现在为了让学生不要犯把治疗性亲密与性亲密相等同的错误,我提出了一下对于性越轨的看法。

  在治疗情境中不可避免有强烈的性感受。在病人和治疗师之间存在着如此亲密的关系,为什么不会出现性感受呢?病人经常对治疗师产生爱慕或者性的感受。这种正移情的动力学总是由多种因素决定。首先,病人处于一种非常少见的、令人满足的和愉快的情境中。他们的每句话都有兴趣地检验了,过去和现在生活中的重要事件都被探索了,他们被关心和照顾,得到了无条件的接受和支持。

  对这种慷慨,一些人不知道如何反应。他们能提供什么作为回报呢?许多女性,尤其是自尊很低的女性相信她们能够提供的惟一一种回报是性回报。性在她们过去的关系中也是一种被治疗师所遗弃。其他人把治疗师抬高到一种不切实际的、高高在上的、超越生活的位置,他们可能有一种愿望要融入比他们强大的东西之中。还有一些人想和他们不认识的治疗师的其他病人竞争治疗师的爱。

  所有这些动力应该成为治疗谈话中的一部分:它们以某种方式在病人的生活中也造成了困难,因此当它们在治疗过程中的此时此地出现时,不应该被看作是治疗师的不幸,而是一件好事。因为对治疗师的吸引是可以预期的,这个现象就像其他所有治疗过程中的事件一样,应该被明确地提出和被理解。如果治疗师发现他们自己被病人唤起性的感觉,那么这种唤起本身就是关于病人日常存在状态的重要资料。

  治疗师不会以指责来满足受虐性病人的愿望。治疗师也不会和渴望性的病人发生性关系。虽然大多数性越轨发生在男性治疗师和女病人之间,但是同样的问题和诱惑也会发生在女性治疗师以及同性恋治疗师身上。

  对于曾经感觉自己对女性没有吸引力的治疗师在被女病人狂热追求之后,可能会感到欣喜若狂、无法把握。注意在治疗情境中产生的情感通常是针对角色而不是针对个人的:不要把移情性的崇拜看成是你具有不可抗拒的个人吸引力或者魅力的表现。

  一些治疗师遇到困难是因为他们的性生活没有获得满足,或者他们生活过于孤独以至于没有适当的和必须的性接触。很明显,把自己的临床实践当作获得性接触的手段是一种严重的错误。不管是在个体治疗、婚姻治疗还是约会服务等等中,对治疗师来说重要的是尽己所能纠正这个情况。当我在治疗中或者督导中遇到这样的治疗师的时候,我想告诉他们,而且通常都会告诉他们:任何选择,包括去找一个妓女,都要好过和病人发生性行为;可以去找世界上几十亿人中的一个去满足性需要,但是不要去找病人。这无论从职业上看还是从道德上看都不是一种合适的选择。

  如果治疗师找不到对难以控制的性冲动的解决办法,也不能或者不愿意从个体治疗中寻求帮助,那么我相信他不应该再提供心理治疗服务。

  性越轨对治疗师来说也是毁灭性的。越轨的治疗师如果诚实地审视自己,就会发现她们并不是为着病人的利益服务,而是为了自己的满足。如果治疗师已经明确决定献身于服务工作,那么性越轨对他们自己以及其内心深处的道德律令来说也是一种重大的暴行。他们最终会付出毁灭性的高昂代价:不仅仅因为外部世界众人的指责和惩罚,还因为内心弥漫而持续存在的羞耻感和内疚感。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