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纪实 红包狂欢记

2018年03月21日 来源:《盲人月刊》

    文 裴娇健

  除夕那天,我回妈妈家过年。姐姐和我同时到达,正在门口脱大衣、换拖鞋,忽然像中了定身术一样站着不动了,我奇怪地问她“干吗呢?”姐姐严肃地说:“手机上抢红包呢,换完鞋再抢就抢不到了,转眼就没。”进了房间,一大家子人各自坐着,姿势都一样一样的,人手一只手机,低着头,手指在屏幕上连点带划,都在抢红包呢。

  此情此景,我要是不抢红包就太out了。于是我悄不做声地从包里拿出我自己的手机,觉得手机读屏声音传出来有点不好意思,就插上耳机,也开始抢红包。家里人有的“摇一摇”,有的“咻一咻”,我这用读屏操作手机毕竟不方便,也不玩许多花样,在微信群里抢红包最简单最实在,几个盲人群体的大群是我抢红包的主战场。

  中国盲人协会的微信群里,平时都是交流工作信息,春节期间例外地充满了娱乐气氛。李伟洪主席带头发红包,还点着一些老朋友的名字,号召说:“你也发个红包呗。”他不只发红包,也带头抢红包,居然抢得比我都快,令我瞠目。

  通过手机读屏来抢红包,其实是蛮拼的,听到群里有人发了红包的提示,就要迅速双击,若是点得迟了,那就只能听到“手慢了,红包已经发完”的提示。若是动作迅速果断,加之运气够好,那就能听到“拆红包”这样喜气洋洋的提示了。但这还没完,需要继续迅速划拉到“拆红包”按钮,双击,听到“几点几元已存入您的零钱”的提示,红包才算是到手了。此刻心方能定下来,紧张的肌肉放松下来。有闲情的话就向下划着听听大家都领到多少钱的红包,看看谁手气最佳,有时别人抢到3块钱,自己抢到3分钱,就要哎呀懊恼一下,但那薄薄的懊恼表层下面,其实是满满的欢愉;如果情形相反,自己领到了大红包,那就更要沾沾自喜一会儿。

  领到红包的人一般不会只是闷声不响偷着乐,大多会在群消息窗口向发红包的人发送个感谢红包并致祝福的消息,群里一片欢腾。但有时悲催的情况出现了:自己在忙着打字发消息,另一个红包已经发出来了,被错过了,发现的时候只得到“手慢了”的提示,空余遗恨,所以抢红包发展到白热化的阶段时,多数人领了红包也不发道谢的消息了,盯着下一个红包要紧!

  假如有一种科技,能让春晚的导演反向看到千家万户电视机前的情景,他一定是郁闷的,因为春晚几乎没人看,成了背景音。一会儿有人笑说:“就摇到一分钱”,一会儿有人叫一声“抢到五毛八”。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候,我盘点了一下,炫耀说:“我这一晚上抢到二十多块钱。”家人皆赞叹:“抢这么多啊!挺厉害啊!”我偷笑,盲人抢红包也疯狂!

  初一,我回到自己家,继续潜心探索红包的奥秘,发现微信还有给朋友单独发拜年红包的功能,金额随机,但都不大,几元钱不定,就想着给一些亲近的朋友发些小红包增些喜气。

  点击了发给大兴安岭地区的朋友许力的红包,出现了系统随机金额,0.99元,这位朋友性情豪爽爱喝酒,这数字多么适合爱喝酒的他啊,我毫不犹豫地点击发送了。可惜这位仁兄当天只顾着喝酒没看微信,这红包24小时后自动退回了,此是后话。我又点击发给好朋友小薛的拜年红包,金额是1.21元,祝福语是“大步迈向幸福”,这正是我心中对她所愿,也毫不犹豫地发送了。

  我赞叹这拜年红包创意太好了,平时一元两元的钱哪里拿得出手,都不够买个冰淇淋的,现在却能逗朋友开心一下,多好啊。我正发红包发得欢畅,小薛和另一位朋友也给我发来了拜年红包,金额都比我的翻了倍。我一反思,网上的社交和现实生活其实是一样的,也讲究个礼尚往来,回礼比送的礼还要厚些,我这先送红包的人反倒占了朋友的便宜,这有点让人汗颜,就此罢手不发了,还是回到我微信群的主战场吧。

  红包所得,取之于群,用之于群,我不能只领不发,也间或在群里抖落一些红包。这也是群里众人没有说出口的共识:都轮番出来发红包。不同的人发红包的风格不一样,有人发的总金额不多,但是包多量足,比如十块钱包50个红包,群里人人有份,虽然每份就一两角钱,但领到红包都很开心;有的人发红包却是量少质高,十块钱3个包,每个红包差不多都是几元的,运气好的人一下子抢到5块钱的红包,欢欣雀跃。

  初二,狂欢继续,有些人玩出了花样,制订各种规则,例如有位袁医生发的红包标注“此红包发给60岁以上长者,错领双倍罚款”,试想大家领红包领得昏天黑地,听到发红包的提示就点击,哪里能听到后面的规则,于是纷纷中招,本人也在此列,领到个3.66元的红包,二话没有,立刻乖乖地发出了8元的红包。

  初三,烟花渐冷,红包渐稀,我也不再关注红包的消息,揉着因为抢红包而累得酸痛的手指,沉下心来回想这几天红包的狂欢,不由得嘴角上翘,心中温暖。曾几何时,我嘲笑热衷于抢红包的我老公,说他:“就为了抢那一毛两分的,累着手指头,磨着屏幕,耗着流量,浪费着时间,太可笑了!”但是,当我自己投入到这次红包的狂欢里,品尝到了其中的乐趣,我体验了红包更深层的意义。

  红包的价值并不在于钱,现在的经济水平,谁也不会轻易被几毛几元钱取悦。红包的价值有一部分是它的娱乐性,而更重要的是,红包是群体成员之间情感连接的方式。

  过去,我们发祝福短信,没有物质的成本,显得有点轻飘空洞,尤其是演变成群发和转发之后,更加没有价值,大家都不看了。而红包,无论金额多少,毕竟是真金白银,那么红包承载的祝福就有了现实的属性,显得更真实更有重量。在抢红包和发红包的群体互动里,我们体会到了自身在群体中的存在感和归属感,盲人向盲人群体寻求认同,同样的,盲人群体也在向社会寻求认同。

  如果红包会说话,它会羞答答地说:“我愿意和你们在一起,我愿意和你们一起玩,我是有诚意的。”如果你听懂了它的言语,那么,若有闲暇,不妨享受红包带来的乐趣吧!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