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圆梦,我学会了游泳

2018年04月12日 来源:《盲人月刊》

    文 孟凡嘉

  我自幼就崇拜那些泳坛健将,曾经为亚洲海豹朴泰桓而欢呼,也曾经为美国飞鱼菲尔普斯而痴狂,但我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我也能像他们一样在碧波荡漾的泳池中自由穿梭。

  记得那是初夏的一个上午,我刚刚按摩完一位客人,心缘义工之家的志愿者张帆走了进来,对我说:“听说你很想学游泳,愿不愿意跟我去康乐游泳馆练一练啊?”怎么会不想,这是我多年以来的愿望啊,可自从眼睛彻底失明后,我早已把它深深地埋在心底了。“你看我这条件……”我苦涩地笑了笑。张帆却说:“没问题,有我呢,只要你愿意,咱们现在就出发!”我听了真是又惊喜又激动,欣然应允。

  在张帆的带领下,很快我们就赶到了游泳馆。我嗅着空气中那迷漫着的清新,既好奇又兴奋。“我先领你到浅水区体验一下环境。”张帆扶着我,小心翼翼地沿着池壁上的扶梯,走下了泳池。然而作为一只旱鸭子,还是失明的旱鸭子,刚碰到池水,我就感到莫名其妙地紧张,赶忙把盲杖的挂绳套紧到手腕上,然后左右急促地探触着。

  越往前走水越深,水位从膝盖升到小腹再到腰部,渐渐地,我感觉身子变得浮漂,有些站立不稳,不由地犹豫了起来,“我不适合游泳吧?”我忐忑地说。“你不用紧张,继续往前走!”张帆边鼓励我,边抓住我的手,又带着我向深处走了十几步。这时水已经漫到胸部了,我的身子不停地向上浮,行走愈加困难,而且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挤压得我越发喘不过气来,一种强烈的恐惧不知不觉袭上心头,“不行,不行!我不学了,赶快把我送岸上!”

  我奋力挣脱张帆的手,猛地抓紧盲杖,朝相反的方向探去,可是由于水的阻力,盲杖也不那么灵便了,明明感觉触到了什么,一着力,竟空空的,结果身体把持不稳,趔趔趄趄向一边歪去,慌忙呼救,然而,嘴还没完全张开呢,马上就有水流猛地灌了进来,还未等我这口水咽下去,下一口接踵而至……幸好张帆一把扶住了我。

  “我不行,不行!还是让我上岸吧!”我一边剧烈地咳着,一边大口地喘着气。“这种被水压迫的感觉是正常的,你适应就好了。”张帆极力劝阻。我只好振作精神,左手紧紧地抓着他的手腕,右手牢牢地握着盲杖,战战兢兢地又继续向前挪动了。“把盲杖给我!”“不,不!”我忙躲闪,此时的我,认为盲杖才是我绝对安全的保障,怎么可以交给他呢?可是在这里,我哪里是他的对手,轻而易举地就被缴了去,只听“当”地一声脆响,这柄金属质地的盲杖已经坠落到了岸上。

  “来,再把手给我!”张帆不容分说抓住了我的双手,只感觉他轻轻一提,我的身子顿时悬浮起来。双脚突然没有了着落,我的心儿也立即跟着悬到了嗓子眼上,拼命地踢蹬着,大声地惊叫着。“放松身体,展开脚掌,上下用力摆动小腿!”张帆沉声静气地说。发现自己是徒劳挣扎,我只好照着他的吩咐去做,没想到整个身子居然慢慢浮了上来。张帆笑着问我:“现在感觉怎么样?”“还好!还好!”我惊魂稍定,边大喘气边应答道。“不要慌,更不要怕!连续练习一会儿,你就习惯了。”“嗯!”我不情愿地答应着,真没想到:学游泳会这么危险,好后悔自己之前决策的盲目和冲动。

  “现在的位置水深两米,即便让你站立着,脚也不可能触到池底,所以你不要再抱有返岸的想法,必须集中精力,认真练习。”张帆严肃地说。“好,好!”我苦着脸,声音似乎是哭出来的。既然到了这地步,就把身家性命交给他,任他摆布吧!就这样,张帆在前面拖,我跟在后面,脚儿不停地拍打着水面,一连持续了几十分钟,渐渐有些累了。

  “很好,休息休息吧!”他说着,松开了我的两只手。身体陡然坠了下去,我大惊失色,正欲呼喊,双脚已经稳稳地站立在了池底,水面才齐腰深,这家伙不知什么时候,已重新把我拖回了浅水区!“感觉到了吧?无论深水,还是浅水,游起来的效果都一样,没什么可怕的。”“是,是!”我连连应承,心里却叫苦不迭。

  下一轮练习时,张帆不在抓着我的手,而是托住我的胸部,让我的身子平浮于水面,从而把双手释放了出来。“现在开始练习划水的基本动作。”他说,“十指并拢,用两手掌反复地向后,向下拨水,同时摆动小腿,水的反作用力会支撑你的身体上浮,并不断推着向前移动!”张帆边规范着我的动作,边耐心地讲解。我竭力配合着,渐渐地进入了状态。

  大约游了数十圈之后,正当我全身心地手扒脚蹬,专注于训练的时候,张帆托于我胸下的双手突然抽了去,我的身子再一次猛然下沉……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救命!救命!”我慌忙大呼起来,同时双手和双腿更加猛力地击打着池水。然而,除了我剧烈搅起的水声,张帆竟然没了动静。我漫无目的地扑腾着,试图用脚探一下池底所在,可是努力了几次,都没有成功。这下完了,我刹那间陷入了绝望。

  “哈哈!”突然传来张帆的一阵大笑,紧接着,一只手儿递了过来。原来,他一直就在我旁边,每当我的手要触到他时,他就轻轻地闪开。“你……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要吓死我啊?!”我一把抓紧他的手,愤怒地吼着。“你知道吗?刚才你自己已经游出了三米多远!”他坏笑着说。“啊?啊!”我吃惊地张大了嘴巴,“游泳就是这样啊!”“是的,不过,你动作太过僵硬,需要继续加油噢!”“嗯!我会的!”我听着,突然来了信心,先前所有的颓丧刹那间烟消云散了。

  从这天开始,我对游泳就着了迷,但凡张帆有时间,我总会约他去泳池。转眼间三个月过去了,在张帆的热情帮助下,我不仅学会了蛙泳,还学会了蝶泳呢!如今在泳池里,不管张帆从哪个方向发出声响,我都能循着信号,准确无误地游到他的身边。

  现在想来不免感慨,有些事情对我们盲人来说,并不是想象的那样艰难,只要你有勇气去参与,有毅力去坚持,一切,皆有可能!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