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人物志 失明在青春岁月里

2018年10月17日 来源:《盲人月刊》

  文 范瑞琦

  如果我能看得见,生命也许完全不同,可能我想要的我喜欢的我爱的,都会不一样……曾经我过着放荡不羁的生活,一嘴一个远大的理想,却从来没有脚踏实地地为之努力过;曾经我喜欢玩电脑游戏,深深地沉迷在虚拟世界之中;曾经我热爱打篮球,家里的窗台上堆满了篮球杂志,墙上、门后、天花板上都是那些球星的海报……曾经我的生活是如此的五彩斑斓,但是现在陪伴着我的只有眼前的那一片无边无际的虚无……

  我有着令人侧目的过去,人大附小、八一中学、北航附中,这些在北京都数一数二的好学校都有着我学习过的足迹,各种各样的学习证书我也都曾获得过。就在这光辉的背后,2008年,我们那个完整的家庭变得不再完整,我的母亲因病逝世,她离开了我们这个小小的却充满着温馨的家。哭过了,我却还必须要把这份悲伤深深地藏进内心之中,因为初二正是学业繁重的时期,学好了,才能为初三后竞争激烈的中考打下良好的基础,不知道有多少次夜里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眼前浮现出妈妈的脸庞,鼻子一酸,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然而我每次都只能咬咬牙,用枕巾擦干眼角的泪水,把那股悲伤咽进肚里,然后第二天扬起笑容继续自己的学习,为了自己而奋斗,也为了不让母亲失望。那一年,我13岁……

  2010年,我以优异的中考成绩考上了北航附中,在这个新环境里,我和老师同学们关系都很好,我十分积极地参加学校组织的各种活动,“12.9合唱节”我作为领唱,和我的同学们唱出了青春的活力;夏季运动会我参加200米接力,与伙伴们跑出了青春的激情……可是好景不长,2011年初,我觉得眼前就仿佛是过幻灯片一样,一会儿看得见一会儿又看不见的。年级排球赛,意气风发的我只能沦为看客,因为我不知道究竟什么时候我的眼睛会突然看不见……我站在场边,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激烈的比赛上,没有人会在此时关注我,也没有人能看到我内心中的那份落寞……随着眼睛的病变,接踵而来的是剧烈的头痛,9月3日,在儿童医院检查出来我脑中有个肿瘤,直到那时,家里人也根本没有把眼睛的病变和这肿瘤联系在一起,只是认为可能是眼镜的度数不合适了。随着新学期的开始,为了不耽误学习,我戴上一副新眼镜继续踏上了新的学习征程,但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那种幻灯片的感觉不仅没有好转,反而更加严重了,看不见的时间越来越长。2011年10月15日,我步入了双目失明的行列,这时我的家人可着急坏了,赶紧筹钱找关系,终于在月底我住进了天坛医院,直到我被推进手术室之前,我还在对我的同学和老师说:“等着我,我会回学校再一次和大家一起学习的。”和身边的家人们说:“放心吧,我会好起来的。”……可是我自己的内心真的彷徨,未来的我,何去何从,从此以后将变得虚无缥缈……那一年,我16岁。

  当我睁开双眼的时候,期待之中的光明没有到来,经过医生们的一些检查和询问之后,传来的只有医生的一阵叹息。我知道他们对我双眼失明并没有任何办法,但是我心中却一直有着那一份属于我的信念,我要恢复视力,我要回去找我的老师和兄弟姐妹们,我要回到我的学校去学习。于是病情稳定下来之后,我又踏上了寻找治疗我眼病的征途。301医院有治疗眼病的大夫,那就去301;同仁医院在眼科方面有特长,那就去同仁;中医的针灸可能会对我的眼病有好处,那就扎针灸,喝中药……药没少吃,针没少挨,各种的医疗设施方法没少见,但是想象中的疗效却很小。我害怕了,我胆怯了,我迷茫了,曾经的我是那么的自信,无论是在考场上、赛场上,还是在舞台上,我的身影都是如此的坚定,但是现在不行了,因为我看不见了……我开始害怕接触周围的一切,害怕磕碰,害怕周围人的言语,害怕他们的眼神,于是我只能撑开保护伞,关上门窗,每天躺在床上发呆无所事事,那些曾经的理想都化为了泡影,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可以做些什么,将来能做些什么……夜晚都是我最无助的时候,我真的需要一个温暖的拥抱把我搂在怀里,安慰我那颗还未成熟的心。父亲不在家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妈妈,每次用手拂过小时候的相册,泪水不停地流淌,我多么希望在这个无助的夜晚,在我迷茫、害怕的时候,妈妈可以像以前那样轻拂着我的后背安慰我,告诉我应该怎么做,可是眼前陪伴我的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而母亲却早已融入了夜空之中……

  后来,我的高中老师帮我联系了北京盲校,说我可以去那里学习,但是我必须要先学会盲文。于是2012年的暑假我来到了中国盲文图书馆,经过安排,我认识了我失明以来的第一位老师,李珍老师,是她,将我从一个没有生气的世界中带出来,并将我逐渐地领入了盲人这个新的群体里,我很感激她。在图书馆,我上午和李珍老师学习盲文,和汉字比,盲文少多了,但是就是那六个点,我怎么摸都摸不清楚,李珍老师不厌其烦地给我一次次地讲解,使我慢慢地熟练起来;下午,图书馆的胡梅老师跟我练习英语口语,一开始老师在一边说,而我只是用点头摇头回答她,因为自从失明之后,我变得很自卑,尽管曾经各种的英语证书证明着我英语的水平,但是现在的我害怕自己说错了会引来别人不善的目光,老师并没有因为我的沉默而不耐烦,而是通过不断地和我交流,逐渐地打开我的内心,通过相互的对答,老师也给予了我很高的评价,就这样,我那阔别已久的信心也在宣告着回归。同时,最宝贵的是我看到了作为一名盲人的新目标,就是学好盲文,然后接着读书。为了学习盲文,我从图书馆借来盲文刊物,在炎热的暑假里,我每天都光着膀子,早起就开始摸盲文,给自己掐着时间,为了不让汗水滴在书上,肩膀上搭着毛巾,不时地擦一下。那一年,我17岁。

  经过一个假期的练习我终于来到了北京盲校。功夫不负有心人,我追赶上了其他同学的脚步,高考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北京联合大学。在大学生活中,我学习成绩优异,奖学金、证书为我的人生又添上了光辉的一笔,但我不忘初心,始终朝着目标努力,每天利用课余时间坚持着练习盲文,直到如今,这一年我22岁。

  22年的经历很多,轻浮张扬没有了,换来的是沉稳和内敛,我的人生轨迹虽发生了改变,但始终未变的是那份阳光的心态。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