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而今迈步从头越

2018年10月17日 来源:

  文 朱宏璐

  蔡聪是湖北人,10岁的时候因为药物导致的激素性青光眼未得到及时治疗,视神经萎缩,视力不断下降,视力在短时间内迅速下降到不足0.1。家人带着他四处求医问药,得到的都是“这辈子没有希望”的断言,让他和家人慢慢绝望直至放弃。

  蔡聪回忆,家人最大的一次行动是当时父母准备生二胎,理由当然是将来能够有个人代替他们照顾他。但那时还小的他十分激烈地表示了不同意,生怕他们有了另外一个“正常”的孩子,就会将这个“不正常”的孩子冷落或者抛弃,并以“如果他们敢生,我就将之掐死”为威胁,他们只好作罢。

  可能是后来他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对父母造成了巨大的心理伤害,愧疚的蔡聪在潜意识里选择把这件事忘掉。然而,对于一个年幼的孩子来说,这才是最深切的痛苦,他认为自己已经是废物了,孤苦无依地度过下半生。

  父母带着蔡聪四处求医,走遍了中国大江南北的各大眼科医院,看了一个又一个知名眼科权威专家,但医生都束手无策,总有医生惋惜地摇摇头,说:“会努力地把你的这点光保住,保不住,你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靠着一点残余的视力,蔡聪继续在普通学校里坚持学习着,之后的一次期末考试,蔡聪考了个全年级第一名,令周围的老师同学都佩服不已。

  随着时间的流逝,也许也因为高中的学习压力用眼过度,蔡聪的眼疾进一步恶化了,后来甚至看不清书本上的文字。蔡聪没法通过当年的高考体检。像每一个拥有大学梦的少年一样,他也憧憬着白色的象牙塔,可是体检却将他挡在门外。由于看不清考试题,蔡聪希望申请专人读题,但是有关部门以没有先例、执行困难为由拒绝了他的申请。这时,蔡聪父母偶然听说了有盲人单考单招的制度,蔡聪凭借一向聪明的大脑,迅速地学会了盲文,顺利考入长春大学特教学院。学推拿被社会认为是盲人唯一的出路,却并不是他的追求。正是在现实世界遇到的一次次打击,让他在大学时期不断地思考:除了做按摩,盲人还有哪些出路。

  几年大学生活,有苦有乐,有笑有泪。上大学期间,他收过垃圾,开过小卖部,尝试了很多普通人没有做过的事情。大学毕业之后,蔡聪本可以顺利进入相关机构从事按摩工作,收入不菲,可蔡聪心里清楚地知道,他志不在此。

  大学毕业蔡聪回到家中,在网上看到一加一残障人文化发展中心在招聘广播节目制作人。蔡聪觉得挺有意思,便认真写了一份简历投了过去。经过重重面试,蔡聪幸运地留在了北京一加一(北京)残障人文化发展中心。在此工作蔡聪期间学习了各种傍身的技能,尝试做广播节目,认识了英国BBC的盲人主持,邀请他到中国来为机构做培训,去上海报道特奥会等等。2008年,“一加一”成为中国奥运会首家来自民间的残障人媒体,开通了自己的网络电台,奥组委还授权他们做了100集残障人广播宣传片。这一年,中国签署了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这个公约让他们意识到,“残障是我们的一个特点,不是缺点”。之后,蔡聪采访到了哈佛法学院历史上第一个聋盲人,并担任了《有人》杂志主编。

  蔡聪回忆说,当他采访哈佛法学院历史上第一个聋盲人的时候,问了一个极为无礼的问题,“你生下来又听不见,又看不见,你父母没说把你扔了?”

  当时这个问题让那位哈佛学生困惑不已,因为她的脑海里从来没思考过这个问题。

  她回答说:“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一样,都是父母生命里最珍贵的礼物,为什么他们要把我扔了呢?”

  她在生下来的时候,医生检查说:“这个确实是治不好了,但是没有关系,你就换一种方式去生活。”

  从此她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上普通人的幼稚园、小学、高中,直到考上哈佛,听到这些,蔡聪的内心感慨万千。

  蔡聪解释说:“如果当初在我遇到残障这件事情的时候,周围的环境不是告诉我,你完蛋了,而是告诉我,其实你的人生只是换了一种新的活法,那么今天的我会更优秀如果更多的和残障有关的家庭,他们在遇到残障的时候,能够知道这些的话,那么他们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子呢?”

  所以这些年蔡聪一直在不断地向社会传达一种观念:伤残,或者看不见这件事情本身,只是一个人的特点或条件,真正让我们生活遇到很多问题的,是我们这个社会里面,还充满太多物理环境的障碍,以及我们脑海里面这种传统的刻板的负面认知,或者叫刻板印象。

  如今的蔡聪是一加一残障人公益集团合伙人,《有人》文化CEO,哈佛大学法学院残障事业发展项目培训师,联合国残障平等意识培训引导师社区成员,国际残障联盟认证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培训师,联合国可持续发展战略与目标培训师,非视觉摄影培训师。蔡聪在演讲的时候,举重若轻,态度平和自然,说到自己如何失明的时候也是娓娓道来,没有悲苦的煽情,没有苦大仇深,就算节目后期加了很煽情的音乐,也没有影响到演讲本身轻松平和的氛围。

  如今蔡聪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并拥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他精彩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我们相信,他一定会不断突破自我,取得更大的成就。

  (责编:侯超韡)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