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咖啡伴侣

2018年12月13日 来源:《盲人月刊》

  文 余凤

  八十年代,我出生在一个工薪家庭,父母是普通职工,虽然家庭并不富裕,但也其乐融融。母亲怀孕七个月时,一次意外从公交车门处跌落到地面,导致腹中胎儿提前降生。因胎位不正,加上早产,使这婴儿在市儿童医院保育箱里待上了好一段日子,直到足月后才回到家人温暖的怀抱,那个孩子就是我。因我已经到了学龄时期,却还不能完全独立平稳行走,后经医生检查确诊为先天性小脑发育不全,将来行动会有很大不便。从出生的那一刻起,老天就安排我成为一位身残的女孩。即便是这样,父母也未因此而把我遗弃,反而在我身上倾注了他们更多的心血与汗水,他们无私为我献出了慈祥和关爱。使我拥有一个天底下最温馨的家庭,也让我度过了人生中最值得回忆的幸福童年。念初中时,班上大部分女生都迷恋上爱情童话故事书,当然我也不例外。每天沉醉于故事中,幻想着书中所描述的王子公主甜美的爱情。成年后,我对男友有了很美好的憧憬,期盼着在平淡如水的岁月里能出现一位真诚善良,用心爱自己的白马王子。

  2000年,风华正茂、青春靓丽的我通过熟人介绍认识了第一任丈夫。谈到和前夫的感情故事我就像一口气喝下了一大杯的苦咖啡,那种苦涩曾令我痛不欲生。新,是一个大我一岁的农村小伙,人长得还挺帅气,他是名小车司机。2003年正月,我们回到他老家举行了隆重婚礼,不久,我便怀了身孕。女儿刚出生不久,我突发青光眼,导致双目失明,从此我就活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我并不后悔失去光明,因为我光荣地当上了母亲,喜得一个聪明伶俐、漂亮可爱的宝贝千金,而在此时,我才发现婆婆家是个典型的重男轻女封建家庭,婆家人见我生了个女娃娃,对我和女儿态度很冷漠,人人板着一张老脸。新也开始对我和孩子有某种不耐烦的行为,后来新就有了他的理由,嫌弃我不能工作,成他家吃白饭的闲人。就在女儿快两周岁生日时,前夫竟然狠心地丢下失明的我和还在嗷嗷待哺的孩子音信全无。我那时只感觉天旋地转,根本无能为力,只能带着女儿搬回到娘家去住,想到自己悲惨的命运,想到女儿堪忧的未来,我感觉天完全塌陷下来,绝望笼罩了我的全身。我情绪极度消沉,终日以泪洗面,父母见了心痛万分,亲朋好友怕我想不开,分别来家中轮班开导我,母亲总在一旁悄悄抹眼泪。家人让我替孩子着想,一定要振作起来,带好女儿活出个样来给前夫看看。在那段煎熬痛苦的时日里,最令我心如刀绞的是,女儿在上幼儿园时,每天上学、放学在路上看到别的小朋友都是爸妈亲热牵住小手,有的孩子还被爸妈拥抱在怀里领回家,她就撅起小嘴很不高兴地问她外公外婆说:“外公外婆啊,妈妈看不见,不能来接我,那我爸爸为什么也不来接我放学呢?别的小同学都是爸爸接回家的呀!”我们该怎么去对这个还不懂事的小家伙解释呢,每当这个时刻,我和母亲泪水都快要流干了……

  第二段感情婚姻就如同抿在口中细细品味的香甜咖啡,这份来之不易的婚姻真正值得我一辈子去珍惜。军是一名光荣的解放军退役战士,我为能嫁给一名曾经保家卫国的退役军人、成为军嫂倍感自豪。我们的媒人是当代高科技——互联网络。军是一个从穷山沟子里走出来的好青年,1米82的身材,威武高大,相貌俊朗。双亲是残疾人,所以军兄妹俩从小就得不到最基本的物质保障,连温饱也是一种奢望。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军和他妹不到十岁就出门打工挣钱来养家糊口。1999年秋,军家乡招新兵入伍,他立即报名应征参军,体检合格后,他随部队去了云南。两年的军旅生涯,他被磨练成一位心怀正义感、身手矫健的热血男子。可活在当今这个变幻莫测的大千世界里,谁能预知世间的旦夕祸福。2001年军退伍回到家乡后不久,因山区的家乡连连遭大雨侵袭、山体滑坡,他被一块大巨石压断脊椎导致高位截瘫。从此,军便再也站立不起来,这辈子只能与轮椅相伴了。我与军是在朋友开设的网络聊天室中相识的。刚开始时我们彼此都十分胆怯羞涩,时间久了,我俩就熟悉起来了,越聊越投缘,成为无话不谈的知己。在网络里,我们互相开导彼此的坏情绪,互相鼓励彼此对未来生活要充满信心。我们聊过去、谈未来、谈人生、说梦想,我和军为彼此过去所遭遇的不幸而深感心疼,在彼此身上能寻觅到一份从未有过的安慰感,有种莫名其妙的心跳加速,我俩都觉得相识恨晚。于是顺其自然就在浩瀚的网络世界里网恋了,而且爱得无法自拔。每日清晨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上线呼对方,聊到深夜双方还没睡意,每夜都唤着对方的名字才能入眠。感情的不断升温让我和军备受相思煎熬,于是我将这些在网上恋爱的实情和过程向父母倾诉了,家人朋友们听完惊讶不已,觉得我和军这是在玩火自焚,两人都属于重度残疾人,走在一起可怎么生存呢?起初,众人一致持反对票,好话歹话给我做思想工作,让我放弃和军的这份不可能成为现实的爱情。但我和军的心却紧紧融合在一起了,只要我们能在一起什么样的山都能翻越,什么样的河都能趟过,什么样的槛都能跨过去。于是我俩便大胆地从虚拟的网络世界里走进了现实生活。

  而今,在日常生活中,军和女儿相处得非常融洽,由于女儿从小缺乏父爱,军对女儿视为己出般地宠爱有加,小家伙也快乐地叫军为爸爸。有时他俩还合谋计划出些小点子来捉弄我呢,就像一对亲父女。而我俩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出双入对形影不离,我做不成的事情军能完成,军不能做好的事情我却能做好,军是我的一双眼,我是军的一双腿,我们成为令他人羡慕的一对残疾小夫妻。

  今天我很喜欢品尝添加了优质伴侣和糖的咖啡,因为我的两桩婚姻都像咖啡,只不过咖啡中加入的“伴侣”方糖不同,所以,呈现出两种截然相反的滋味!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