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泼墨时代的生活

2018年12月13日 来源:《盲人月刊》

  文 吴百孙

  还记得当年的上山下乡吗?还记得当年的知青老三届生吗?还记得当年的北大荒雁窝岛吗?我就是那个时候支边北大荒兵团的,后负伤双目失明,后调回浙江老家,在文化馆任文学创作员。

  我的电脑放在钢化玻璃桌上,已经安装上了盲人读屏软件。透明的桌面竖立着19英寸液晶显示屏,透明的抽动板卧躺着乳白色的俄罗斯键盘。键盘按键排列紧密、平整光滑,按钮灵敏度极高,只需稍稍一按,扬声器立刻随之朗读出相应的文字。清晰明了。

  以前,初稿出来请明眼人协助誊抄、修改,其实这也会对创作状态带来干扰。好啦,如今写作,手指在乳白色的键盘上清清敲击,文字在液晶屏幕上喷涌跳跃,柔和悦耳的语音提示朗朗,不绝于耳。如今,我一个盲人就能不依赖明眼人独立完成文学创作的全过程,直至投稿。绝对地进入状态,丝毫不受干扰。

  那年我第一次上网发送小说稿件,激动、狂喜,当时我能清晰地听到自己那颗心在嗓子眼“怦怦”跳动。右手食指颤巍巍按下“发送”按钮,语音提示瞬间就朗读出编辑部自动回复“您好!您的稿子我们已经收到,谢谢您对我刊的关注和支持……”

  ——这跟早年的十个指头一支圆珠笔刻画白纸,稿件投入绿色的邮筒相比,就是仙境梦境了。盲人信息无障碍,盲人不出门,通晓天下事,参与天下事!“哎呀,神了!”我喜悦得差点儿喊出了声。视障文人多年的梦今日与现实接吻了,热乎乎湿润润甜蜜蜜。

  写小说、欣赏乐曲、好友聊天……我喜欢天天上电脑,帮忙家务明显少多了。老伴唠唠叨叨,“拿电脑当饭吃,天天上网泡妞,不像话。”

  上海争取到了世博会的举办权。世博会开馆前夕,中国残联办公厅下发文件,要我以盲人记者的身份在第一时间随团去游览采访,写出报道,让广大盲人比较全面地了解上海世博会。这可把老伴吓坏了,急得絮絮叨叨:“中国残联办公厅怎么说也是代表国家的,‘天字号’的大任务,写砸了这可怎么好?”

  我打开电脑,发帖征求盲人兄弟姐妹对上海世博会最希望了解一些什么;上网查询世博会来龙去脉的相关资料。上海世博会开馆前,我几乎天天粘贴在钢化玻璃电脑桌上了,那些日子老伴进进出出轻手轻脚,也不说什么“泡妞”了。套用一句形象的俗语,“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只有成竹在胸,下笔才能挥洒自如。

  参观采访,我一个展馆一个展馆地一句一句侧耳聆听,伸手一遍一遍反复抚摸,迈开双脚一步一步认真丈量,我用心灵感应着周围的一切。散文《拥抱世博会——盲人记者上海世博会一日游采访札记》就这样“摸”出来了。官方网站转发。20天后,我上网查看,这篇散文点击量竟然高达473303人次!

  就是说,有如此庞大的足不出户的读者在互联网通过这篇散文,多多少少了解和领略到了上海世博会的宏大、壮观,和中华民族的神圣尊严;作为这篇散文作者,我刻苦努力尽到了一个盲人作家的一份社会责任和人道责任,感悟到了双重丰收的喜悦和满足。

  担心了这些日子,老伴总算笑开了花:“老公,你还真有两下子,胆敢上网冲浪,以前我还真没看出来。”

  一天我正打开电脑修改小说,老伴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着实吓了我一大跳。又要骂我啦?我一把关掉了电脑。老伴急忙说:“别,别,玩你的电脑,玩你的电脑……老公,都说网上购物式样又多价钱又便宜。你帮我上淘宝网查查看,我们是不是也买个酸奶机?”

  我是诚惶诚恐,诚惶诚恐啊。做梦也不敢相信,老伴的思想观念也变得入时了。家庭生活平添了不少欢乐和情趣。

  没听说两代视障文人互联网结下忘年交的故事吧?湖北盲人作者小陈,得知我是专业作家,就时不时把新创作的作品发送给我,要我点评和修改。有年头了。看到他的作品在数量质量上都够水平,就提醒他该写申请加入作协了。然而,他还云里雾里,全然不知晓,多次发送消息给我:“老师,我哪够条件呢?还是让我多写几篇多发几篇吧。”

  瞧他胆子也太小了。没办法,我打开电脑文本输入框凝神片刻,动手替他写了一份申请书,并且详详细细告诉他如何分门别类整理申请材料……甚至连到哪里去找地、市作协主席都写得明明白白。我长长嘘出一口气,按下“发送”按钮。

  说实话,地、市一级的作协纯粹属于民间团体,没有固定的办公室,说一句笑话,连作协的公章都是拴在主席裤腰带上跟着跑的,没有一点儿作协的常识经验,要在大城市的茫茫人海中找寻地、市作协主席还真不容易。

  互联网到底传来了小陈加入地、市作协的报捷喜报!最让我欢欣鼓舞的是2012那一年,类似的报捷喜报接连不断。这一年8月15日,浙江盲人郑女士加入了宁波市作家协会!12月24日,河北盲人史先生加入了邯郸市作家协会!12月29日,甘肃盲人张女士加入了定西市作家协会!

  生活环境的特殊促成了盲人偏爱文学。盲人文学的繁荣有赖于盲人创作队伍的发展和壮大。可那时盲人文坛,一方面是盲人作家队伍“拢共才有十几个人七八条枪”;而另一方面,不少已经具备条件的视障文人还处在云里雾里,徘徊在作协的殿堂大门外。我主动及时地提醒、指点、催促、帮助,就这样,这些视障文人相继加入了地、市作家协会,成了盲人作家,占盲人作家总数(约20人左右)的三分之一。我坚守视障文人爱文学的职业道德,我们共同努力激起了盲人文坛一朵绚丽的浪花!

  小饭桌,小碗、小勺,老伴端来了自己亲手做的酸奶,听得出她的话音里都带着舒心的笑。我一小勺一小勺地品尝着酸奶,那份自得,那份自乐,那份自信。面对生活该如何下笔泼墨才无愧于当今的伟大时代?生活、美酒……我真有些醉了。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