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小小说 挎包

2018年12月13日 来源:《盲人月刊》

  文 刘丽波

  张芳很高兴,她入选了国家对优秀贫困大学生的资助,可愁人的是,她还得回老家开贫困证明,盖上一串红彤彤的章。张芳不怕跑路,怕的是跑门路。

  张芳家在农村,家里有患间歇性精神病的母亲,截瘫的姥姥,还有还算健康的父亲,可父亲已像村口那棵歪脖子老榆树,脸上布满了枯枝败叶,她就是这个家的当家人。

  张芳盘算着,第一步,找村主任开贫困证明,还可以找二叔帮忙,二叔还是村主任儿子的班主任,还能说上话……然后是乡里,县里,那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听外出打工的发小说,她们回乡办证明,盖一个章得交三百元辛苦费。张芳挥动着锄头,吐出一口口气,下了坚定的决心——为了完成学业,实在不行,我就下跪!

  截瘫的姥姥脑子却还清楚,姥姥催促:芳儿,快做点正经的,你在田里累死累活,也刨弄不出学费来。张芳也清楚,得行动了。她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背上挎包,衣服挎包都是城市人给村里人的捐赠,虽是旧的,穿上城里人的衣服,和城里人也没啥不同,就是皮肤黑点,好像在海边晒了一暑假的日光浴。父亲默默地在她挎包里塞了几个煮熟的鸡蛋,低头扛起锄头下田了。

  张芳到了乡政府,在大门口,就被门卫拦截了下来,盘问,打量,忽然门卫像终于找到了要找的,眼里闪出一道光,嘴角颤动,接着扩大成笑容,热情如饭店的门童,请张芳进去。

  张芳前脚走,门卫立即回了门卫室,拿起电话……

  张芳其实并不清楚她到底需要找哪些部门盖章,她大着胆子,敲响了一个办公室的门,没想到一进门,办公桌后的人就站起身,主动问她来办啥事,还说别急,耐心看着她从挎包掏出证明,就给她盖了章。

  张芳出了办公室,心想,今天运气真好,希望这好运一直都有。令张芳欣喜若狂的是,这次办事顺利及了,什么民政、派出所、妇联、团委……有关的,沾边的,只要她进去,都是笑脸相迎,一个个章盖下去,一直盖到了县里的相关部门,真是一路绿灯。张芳一数,她的证明上竟然盖了15个红彤彤的章。

  这次幸运可谓改变了张芳的命运,张芳变得开朗乐观,她敢于尝试,她去社区当志愿者,她年年义务献血……后来,张芳成了省日报社会新闻部一名记者。

  一日,她为写一篇跟踪报道,查阅几年前的报纸,一篇关于她家乡的报道缠住了她的视线——记者暗访窗口单位,曝光了“门难进、事难办、脸难看”的令老百姓诟病的工作作风。记者的敏感让她联想到,她那年那么幸运,是不是受益于这则报道?!一看日期,已是那年她领到贫困奖学金后了,她又纳闷了……

  繁忙的工作挤掉了对疑问的探究,报社要举办为贫困山区儿童捐赠学习用品、课外读物活动,她当然会积极参与,她要捐的书还不少,一个包都装不下,她翻找着适合的包,手里挎包侧面的一行字如电光火石击中了她:某某省日报社,原来是它!就是它,她那年就是用它装着贫困证明幸运地出入于政府一级级部门……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