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创作空间 小小说 奇遇记

2020年04月08日 来源:盲人月刊

朱宏健

骄阳下,路面上的沥青也咧着嘴喘着气。一辆正在行驶的公交车上,塞满了赶着上班的人,那种亲密程度一点也不亚于罐头中的鱼。车厢里虽然空调送来丝丝凉风,但根本就无法抵挡窗外绵绵不断地送来如火一般的热情。

公交车徐徐靠近站头,停车,下客。一个年轻人急匆匆地强行拨开人群,挤下车,飞奔,很快就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干什么啊,充军去啊!”站在车门旁的人不满地朝着远去的背影叫嚷着。公交车继续往前行驶着。“我的钱包不见了!”一声哭喊,让原本就非常拥挤的车厢骚动起来。一位满脸挂着生活艰辛的农村老汉,那张因为愤怒而涨得通红的脸上,带着懊恼和沮丧地说着:“那是孙子看病的钱,都是向村里人借的钱啊!这一下我怎么向儿子交代呢?孙子还等着开刀呢!上车的时候我还摸过呢。”

车厢里沉寂着,只有那带着哭腔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反复着。“一定是刚才那个充军的人偷的,那个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鸟。”有人附和着。

“大爷,放宽心一点吧,总会有办法解决的。我的收入不高,这里有一百元,就算我给小弟弟的一点心意吧。”一位面容清秀的大眼睛女孩摸索着从提包里拿出一百元,递到老汉的手边,轻轻地说着。

车厢里顿时肃静了。老汉睁大着眼睛,两片嘴唇抖动着,一个字都没有吐出来,只是两颗从眼眶里滚出来的浊泪顺着脸颊滑了下来,那滴到纸币上的声音仿佛一个闷雷炸响了被凝固的空气。一阵齐整的掌声在车厢里回荡起来。

“是的,天无绝人之路,孩子的病一定会看好的。我也拿一百元。众人拾柴火焰高。”一个面带斯文的中年人也将一张纸币放在老汉的手中。

“这是我的。”

“这个是我的心意。”

一张张不同颜色的纸币从各个方向传到老汉的手中。掌声继续在荡漾,笑声跟着一起回旋。老汉手中抓着一把纸币,头不停地上下摆动着,口中一声声听不清的呢喃,犹如一个虔诚的信徒正在上帝面前祈祷着。

车厢里的喇叭正在提醒着乘客做下车的准备。大眼睛女孩从提包里拿出一件东西,放开,一根红白相间的盲杖出现在众人的眼前。掌声戛然而止,笑声也如同被冻结一般凝固了。

女孩循着车门打开的声音缓步走去,车门旁的乘客不由自主地闪开了一条通道,目送着女孩下车。车门关上的一刹那,雷鸣般的掌声在女孩身后响起。

“姑娘,请留步。”同时下车的中年人快步赶上前,“我冒昧地问一下,您是《彩云诗社》的梦中的云社长吗?我是清新的风。”

“原来是老师您呢。您是怎么认出我的呢?我从来就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啊!”

“您忘记了吗!我们是博友呢。我看到过您发在微博上的照片呢!真没有想到,您是一个盲人,您的作品里一点看不出您是盲人呢。您是在附近工作吗?让我送您一程吧。”

“老师,我以为盲人和明眼人没有什么区别的。你们是用眼睛来观察社会,我们是用心来品味世界的。不麻烦您了,我早就习惯了。老师,上班的时间到了。您留步,多谢老师了。”

一阵阵有规律的盲杖敲击地面的声音,伴随着女孩轻盈的脚步声,回荡在空中,女孩那齐腰的秀发随着微风飘逸着。一幅动静结合的淑女图跃入眼帘。

中年人望着那在朝霞映衬下渐渐远去的背影,有点忘神地自言自语到:“多美的一个姑娘,人美心也美”!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大声地叫道:“云姑娘,请留步”……

时间在人们不知不觉中慢慢流失着。人们不经意中却发现,每天同一个时间里,总有一位面带斯文的男子陪伴着一个大眼睛盲人女孩走过这里。人们在两人的脸上看到的都是满满的幸福。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