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园丁

2020年04月08日 来源:盲人月刊

王凌云

雨后的黄昏,我走在放学的路上,途经离家不远的小花园时,不由使人心情愉悦。满园的鲜花和小树正孜孜不倦地享受着雨露的滋养,沐浴着雨后的阳光,它们在阳光、雨露的滋润下茁壮成长。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我家院中走出。她一身素白,质朴而不失庄重。严肃而漠然的脸上,带着些许疲惫。在这样的一张脸上,唯有那双黑亮的眸子显得分外醒目。透过她那双闪烁着智慧光芒的眼眸,仿佛能看到一片广袤的天空,在那片天空中偶尔能捕捉到一片灿烂的霞,那是一种热情,一种乐于辛苦耕耘的满腔热情。这样的热情,似乎是内心世界里蹦跳的火花,在眼底眸光中的精彩呈现。面对着这样的一个人,这样的一张脸,也只有这样的一双眼睛,才会使人有种冰雪消融后的丝丝温暖。

“韩老师,您好!”我招呼道。

“你好!”她回应。

寥寥数语之后,她便匆匆离去。我暗暗生疑——班主任怎么会突然家访呢?

进了家门,不等我开口询问,母亲便发话了,她把我狠狠数落了一顿。此时我才明白,原来她家访的目的就是到母亲这儿告我状的。

周六的清晨,我依旧早起,准备前往韩老师家去上补习课。因为上学期的期末考试我们班有五名学生的语文课没考及格,所以,韩老师便向五名学生的家长提议,让我们到她那儿去补习。一笔补习费,对于普通家庭而言或许只是九牛一毛,但对我这样的家庭而言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转眼,教师节将近,我画了一幅名为《简单幸福》的画准备作为礼物送给韩老师。

可是,没想到第二天却发现课桌抽屉里的画卷竟不翼而飞,正当我气恼之时,却见韩老师面罩寒霜地走了进来。她把一摞作业本往讲桌上一顿,冷冷道:“刘松、李晓云,请你们站起来!”

我蓦然起身,不知所措的呆愣在原地。

只听她又道:“你们俩谁来告诉我什么是幸福?什么是爱情?”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提问问得一头雾水。

“小小年纪就开始谈恋爱,这是你们这个年龄该考虑的事吗?你们太令我失望了。尤其是你,李晓云,学有所长,就是让你当定情信物送男生吗?”说着便把一张画纸抖落开来。

“不是的,韩老师,我……”我辩解道。

“好了,我不想再听你狡辩。”她打断了我,然后把那幅画朝讲桌上随手扔去。

我没有再为自己的冤屈而解释,她不仅辜负了我的一片好意,而且还让我蒙受了不白之冤。反正我是个差生,不会有谁相信我。以前我只是对她没好感,而现在却是讨厌她,恨她。

事后,我越想越气愤,于是决定给她一点儿小小的教训。一天语文课前,趁人不备,我把一块香蕉皮扔在了讲台旁。韩老师果然摔倒,检查结果是腕关节错位,这下我急了,没想到会把事情闹这么大。没有不透风的墙,事情败露后,面对着旁人冷利的眼光,我感到恐惧万分。

中午时分,学校领导把我叫到了办公室,我胆怯地走了进去,发现韩老师也在那儿,她的左手用一条白色绷带挂在肩部。我只是瞟了一眼,便迅速把视线移开,却见母亲也一脸着急地立在那儿。

“这一起事故,虽然在学校发生,但,与学校无关,应由造成这一起事故的学生家长承担。”校长对母亲说。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们会……”母亲说。

“不用,我相信她不是故意的。”说着,韩老师把目光投向了我,面对着她那双仿佛能看透一切的眼睛,我避无可避。骤而,她又把目光转向了校长,接着道:“即便是她有意,教不严,师之惰,责任还在我,就给她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好吧,既然韩老师开口,这件事就不予追究了。”校长说。

一月之后,韩老师返回学校,照常上课。

周一的升旗仪式上,校长宣布不久前几所小学联合举办的美术大赛的获奖名单,我却名列其中。当时,因为那幅画被韩老师批评,所以无心参加,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课后,韩老师找到了我,“谢谢你的礼物,是老师错怪你了。”她轻抚着我的头,温声细语道。

此时,我第一次看到,在她那严肃而漠然的脸上,竟会有那么慈祥的微笑,只是看到那样的微笑,便使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忽而,在那双黑亮的眸子中仿佛又闪现出一片浩瀚的天空,那是一种包容的宽广。

放学的路上,我哼唱起了那首《深深地爱》:“我要飞翔,您给我翅膀;我要开花,您给我芬芳。当您给我深深地爱,好像蜜汁灌进心房。让我的翅膀,去追逐太阳和月亮,让我的鲜花,去吐出一片芬芳……”。

不知不觉,又走到了那个小花园,满园的鲜花明媚鲜艳,芳香宜人。我若有所思地看着一位园丁正默默地给花草浇灌。忽然,我把目光定格在了一个角落,只见韩老师正在和母亲说着什么。我躲在一棵树后,侧耳细听,只听见韩老师说:“有压力才会有动力,只有让她懂得付出,才会有收获。”说着,便把一小沓钱塞到母亲手里。

此时此刻我才终于明白,原来我一直都错怪了韩老师,回想起过去的种种,我猛的鼻子一阵发酸,韩老师单薄的身影,在一片水雾中渐渐朦胧了。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