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游记 清与浊随感

2020年04月08日 来源:盲人月刊

赵文应

但凡去过云南昆明黑龙潭公园的人,无不为那一清一浊的两潭泉水感慨和惊诧:为何近在咫尺的两泉涌出的泉水差异如此之大?为何浑水潭中的鱼全是小鱼,而清水潭中的鱼却又肥又大,且两潭之鱼老死不相往来?在连通两泉的沟渠中央,即拱桥之下的水面上居然存在一条清浊相接的“三八线”?

2017年1月15日当我有幸参加由云南省盲协、昆明市盲协联合组办的“黑龙潭公园春节集会”活动,第一次走进该公园,来到清水潭与浑水潭旁时,听到游客们议论这些话题,还不以为然。直到我信步走过龙泉梅园,穿过樱花长栏,环绕山茶花游览,轻轻地嗅其香,抚摸碗口般大小,红似火的花瓣,在潺潺的小溪流水陪伴下,逛了林则徐广场,缅怀了在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牺牲的六位烈士,再次丈量清浊两泉围栏的周长,登上连通两潭水沟上的拱桥后,我才从妻子的一路介绍,对清浊两泉的上述疑问有所感悟。

原来我脚下的拱桥正建立在清浊两泉东西相连的沟渠中央,该桥的正南端是两泉共同的出水通道,修建时为了便于游客行走,增加一些神秘感,除两泉圆形的围堰和两泉相连的水沟外,全是平坦场地了。所以,从空中俯视,酷似一哑铃的投影,那拱桥宛如巨人抓举哑铃之手。由于清浊两泉恰好交汇于拱桥之下,也许是出水量相当的缘故吧,要不怎会在出水口处形成势均力敌的“三八线”呢?或许浑水潭之鱼明白,要是不小心贸然越过该线,就会被清水潭之大鱼吃掉。同理,要是清水潭之鱼穿过该线,虽然不会被小鱼吞噬,但很可能被浑浊之水呛死,否则,清浊两泉之鱼为何老死不相往来?至于浑水潭涌出的水为何是浑水,在尚未找到科学依据之前,就像该潭简介所云:“是一大地质奇观”无不是贴切的解释。

为何浑水潭中生长的鱼又瘦又小,而清水潭之鱼却又大又肥,我百思不得其解。正当我在拱桥上“顶峰徐步,低头沉思”之际,突然从清水潭方向传来的欢呼雀跃声让我恍然大悟:清水潭为何能吸引众多游客驻足观看,甚至掏钱买饲料喂鱼,除了清澈透底的泉水外,那乖巧,且长着漂亮斑点的鱼,无疑是主要原因;而浑水潭门庭冷落,除了水质差外,又小又丑的鱼恐怕不能不说是“命不如人”的根源。这种由主客观因素造成游客驻足多寡的现象,许多游客并不在意,或许顿悟到了,也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声叹息,之后,便匆匆离去。而我也许是同病相怜,或许是处境相似吧,在皱眉遐想中,自然而然地联想到了自己,想到与我一样失去光明的盲人,乃至整个残疾人群体。

尽管党和政府出台了一系列对残疾人的利好政策,但残健之间依然存在不小差距。就其客观原因而言,无疑是社会提供的支持、关心、帮助不够,导致提供的无障碍、教育、就业等远远不能满足残疾人的需要,加之部分残疾人的主观努力不足,导致残健之间的差距越拉越大,为改变这局面,必须从主客观这两方面同时入手方能奏效,也只有这样,才不会落掉一个残疾人,真正全面实现小康。

“叮铃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急忙掏出手机察看,原来是这次活动的联络人通过微信发出吃午饭的消息,我们根据其提示,迅速离开拱桥,向聚集地奔去。当我们来到集合地时,云南省盲协主席汪靖仁、副主席彭斌、秘书长王经府、彩云盲友阳光会副会长张岳峰、专程从湖北武汉赶来的彩云盲友阳光会秘书长王庆,玉溪市盲协主席廖建朝,以及昆明市主城区的盲协主席和盲人、陪同等五十余人早已在餐桌前坐定,有的畅谈游览感受,有的切磋按摩技艺,有的相互介绍,在手机上打字、敲击……啊,多么祥和,热闹的场面,顿时,我那因清浊两泉引发的不快和那有型无形的“三八线”早已被驱赶得无踪无影。

那次集会,随鸡年钟声想起,像猴年般渐渐远去。但每每想起,我就会情不自禁地寻找抓举重心,力图通过努力让这世间不对称的“哑铃”平衡,再平衡一些,让命运的支点在“清浊两泉”之间趋于合理。(责编:高萍)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