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民生服务 “经历与经验”征文 我参加了电视节目《唐诗风云会》

2020年04月08日 来源:盲人月刊

王颖

2015年初,我得到了陕西卫视即将开播一档唐诗节目——《唐诗风云会》的消息,更没想到的是我竟然拿到了节目组编导的手机号码。默默给自己加油打气后,我拨通了对方的电话。

不一会儿,电话接通了。一个温柔的女声响起:“你好,请问是哪位?”“老师你好,我想报名参加咱们的《唐诗风云会》节目。”“那你先去网上填个报名表吧。”放下电话,我赶紧上网按要求填好表格,最后附上自己之前参加其他电视台电视节目的视频地址,然后把报名表发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电话响了,我接起来一听,正是那位编导姐姐。她问我:“邮件是你自己发的么?”“是的。”她又问:“表格是家人帮你填写的吗?”“不是,都是我一个人完成的。”接下来我们又聊了很多,例如:我是怎么学习的,如何解决看书难的问题,怎么与唐诗结缘,等等。最后她表示能否参加节目要开会决定,叫我耐心地等通知。一个星期以后,就在我以为没希望了的时候,终于等来了“报名通过”的短信,我可以参加节目录制啦!

此后,编导姐姐还跟我通了几次电话。印象最深的是一次电话中她说想要给我制作一份盲文题,让我能在录制现场用,问我哪里能做。当时,我只知道北京有盲文出版社和盲文图书馆,哪儿能制作我并不清楚,只能抱歉地说“我不知道”。我觉得很不好意思,她却反过来安慰我说:“没事儿,我去想办法。”随后,她跟我要了很多我用的书和学习教材的照片,其中有:盲文书的,有普通汉文书的,还有一些把盲文教材转换成电子书过程的照片。她还让我在纸上写一句盲文,用汉字标注一下拍个照片发过去,并表示最好写一句诗。我写下杜甫的“一览众山小”,让妈妈帮我用汉字逐一标注。发过去后,编导姐姐说:“这是我第一次见盲文,盲文题的事儿你别担心,我会想办法找人制作的。”

几天后在北京的录制现场,编导姐姐告诉我:“盲文试题做好啦”我忙问她:“哪儿作的?”“盲文图书馆。”在此我也要感谢那位帮我制作盲文题目的老师。在聊天中,编导姐姐跟我讲能同意我参加节目是因为我的优秀。她说:“你的特点很突出,尤其是你出国演出和徒步旅行的经历,我觉得健全孩子也很难做到这些。”还有我最后贴的视频地址,她觉得好奇就打开看了,这才发现我是个盲女。这些话让我有了很大的自信,也让我增加了前进的动力。

节目录制的当天,主持人康震老师和我聊了唐诗,也聊了我的学习生活,他对我的教材从纸制到电子版的转换很感兴趣,于是我一边把拿到现场的教材展示给观众看,一边讲述转换的过程。我那期节目的翰林学士是汪国真、何一功和黄国伦三位老师,黄国伦老师还在现场朗诵了他作词的《你是我的眼》,这也为后来的为盲童读诗活动起了个良好的开端。等到答题的时候,看见专门制作的盲文试题,我特别的开心!回答过程很顺利,我不仅说出了诗句,还把没要求的诗的作者和题目说了出来。黄老师感慨:“神乎奇技,不可思议!”

整个节目,我最喜欢的是用唐诗来描述现代的事物和给唐诗改字这两个环节。每个人的观点想法都是别具匠心的,说出个人的理解及感悟是展现自我个性的好机会,要知道各抒己见才能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比如说在改诗环节,我被要求用其他的字替换诗圣杜甫《旅夜书怀》一诗中“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的“涌”字。这些千古名句经历了千百年的锤炼自是无可挑剔,之所以设立这个环节,我猜老师们是想考察选手的创作和对古诗词知识如“诗的韵辙”的掌握吧。我悄悄问自己:若你是千年前的作者会用什么字呢?答案会不会是现在的呢?要知道一字之差既会成为千古绝句,也可能会毁了它的美。尽管不会也不可能超越诗圣,但是从创作的角度,我还是愿意挑战一下的。我把“涌”字换成了“渡”字,并说了自己的理由,没想到得到了老师们的认可。

节目就在这轻松愉悦的氛围中结束了,我想我也该带着染了诗意的心,如蝶儿般的梦,继续前行了。

为着理想,我永不停歇!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