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顾永健:梦想不是一个“点”而是一条“线”

2020年04月09日 来源:盲人月刊

本刊记者 侯超韡

1990年,顾永健生于普通家庭,尽管父母都是普通工人,但他从小就有着远大的理想,想成为一名国际建筑师。可到了15岁,上了初中的他却因为视网膜色素变性,在不足一年时间里双眼视力降至0.03,仅存一丝光感。父母带着他四处求医问药,但视力并没有任何起色。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这个小伙子第一次感受到绝望与无奈,而正当他感到痛苦和迷茫时,一件“神奇”的乐器——架子鼓为他重新点亮了心灯,指明了道路。

一张DVD让他重新找回生活坐标

失明后的顾永健曾一度自闭了好几个月,除了吃饭时跟父母有简单的交流,剩下的时间就把自己锁在屋里。如果说那些时日顾永健是痛苦的,那么后来读盲校的日子带给他的则是迷茫。

虽然失明了,但学业不能耽搁啊。于是2005年,父母带着顾永健来到北京盲校。经过一个月的学习,他掌握了一种新的文字——盲文,成了一名盲生。因为是插班生,同学向顾永健介绍学校的情况,其中的一句话让他久久难忘,“因为咱们看不见,毕了业没法参加普通的高考,只能去干按摩,也没别的出路。”听到这句话,顾永健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与对未来的生活迷茫。难道自己的未来,就别无选择了吗?

一个学期过去了,虽然顾永健每天都会按时上课、完成作业、学习按摩技术,但他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一天,同桌递来的一张DVD却让顾永健重新找回对生活的激情。“那是一张美国人教架子鼓的视频,尽管光盘里面的教学内容我记不清了,但里面的一句话至今我难以忘记。”顾永健回忆道:“如果你努力练习,也会像我一样改变自己的人生。”听到这句话,顾永健的心情就像视频中节奏紧密激昂的鼓点一样澎湃,重新燃起对未来希望的他,决定开始学习架子鼓。

一条沾血的裤子是成长的印记

“说干就干”或许是多数90后年轻人做事的特征,至少顾永健就是这么做的。在他的多次央求下,父亲带他来到了北京新街口的乐器一条街。“我爸怕我是一时兴起,所以当时他就给我买了一套最便宜的架子鼓,才1500元,还包含10节基础课。”顾永健介绍说。

尽管鼓很快买了,但为了打好基础,老师让他敲了三个月的哑鼓垫(一种练习敲击节奏的实心鼓)。“身边有鼓又不能敲,真难受,但还是感谢老师,因为他至少没有因为我眼睛不好而拒绝教我。”顾永健回忆说:“后来想更深入学打鼓,我就算教学费也常常遭到老师的拒绝。”

2009年,上大学二年级的顾永健在网上查到一部架子鼓教学视频,技术水平很高。在论坛上一打听,得知是北京的一位架子鼓老师。于是,他从位于八大处的北京盲校中专出发,坐了两个多小时的公交车,赶到了位于房山区良乡的教课地点。可当老师得知他眼睛不好后,婉转地拒绝了他的学习要求。“当时我特别失落,确实想过放弃继续学习架子鼓了。”顾永健带着极度消沉的心情,从房山返回学校。由于已经是傍晚,光线昏暗,他费半天劲也很难看清来往的公交车。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后,他凭感觉蒙着上了一辆进站的公交车。由于没有“盲态”,乘务员并没有发现他眼睛不好。当听到广播里传来下一站的站名不是要去的地方后,他一下慌了神,急匆匆地央求司机师傅开门下车。在他说明自己是盲人的境况后,司机才开了车门。由于着急下车,顾永健忘了之前上车时的高台阶,于是一个趔趄,整个人从车上摔了下来。“那是我第一次摔得这么重,整个脸都麻的。”当时的顾永健不仅摔得疼,心里更是委屈,眼眶一下湿润了。“后来我还是等来要坐的车,回到学校后才感觉的自己膝盖有点疼。”到了宿舍后,他摸了摸腿才发现流血了,裤子也被磨破了洞。

一群孩子成为坚持梦想的写照

随着顾永健即将毕业,择业的压力也降临在他的身上。成为职业鼓手是他最初学鼓时立下的誓言,是放弃做按摩,一心扑在打鼓上?还是找份按摩工作养活自己,把打鼓作为兼职?现实与梦想的对撞,让顾永健的内心始终无法平静。

在周围人的劝说下,顾永健最终选择在离家很近的按摩医院工作。当时有其他的工作机会,收入也会高出很多,但他都没有选择。“因为离家近的医院每天上下班时间固定,非常适合我练鼓、学鼓。”顾永健说道。顾永健的“妥协”虽然迎合了父母、老师的意愿,但却“得罪”了在学校里组建的乐队队员们。“他们认为我背叛了音乐,放弃自由选择现实。最终,我们的乐队解散了。”顾永健无奈地说道。

为了练鼓,顾永健不知打断了多少根鼓槌,不知花了多少辛苦攒下的零花钱,学鼓路上不知跌倒了多少次,但他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

他的这份执着终于在2015年得到了回报。因为上学的时候组建了乐队,参加过一些演出,因此很多朋友慕名找到他,想要学习架子鼓。于是,他通过QQ建立了架子鼓教学的交流群,群里很多架子鼓爱好者经常与他交流心得。偶然的机会,一个少儿教学机构通过这个QQ群找到了他,并希望聘请他为架子鼓老师。“我怕眼睛问题,人家不肯聘请我,于是我将自己打鼓的一段视频发给他们,没想到人家很痛快地答应了。”顾永健开心地说道。

刚开始教孩子的时候,顾永健很不适应。“小孩子很淘气,经常我刚发了鼓槌,他们就乱敲起来。一堂45分钟的课,我有15分钟在维持课堂秩序。”有的孩子知道他眼睛不好,甚至在上课的时候跟他玩捉迷藏。顾永健起初对这样的孩子又气又恼,但上了一个月的课后,班里最淘气的男生,在课间时竟会主动为顾永健打上一杯热水,“他知道我看不清,怕我接热水的时候烫着,跟我熟了后每次上课都为我服务。”一件小事给了顾永健很大的鼓舞,他觉得这群孩子虽然淘气,却有着惹人疼爱的一面。几个月下来,这群孩子不仅把顾永健当成他们的大哥哥,更认可他的教学水平。“每次上课,我都会先给他们打一段节奏欢快的鼓点。听到这样的节奏,孩子们更容易进入上课状态。”他分享着自己的教课经验。

如今的顾永健,每天都很忙。平日里除了到医院给病人按摩,剩下的业余时间都在教鼓、学鼓。每周二、周四的下午,他都会到培训班给孩子们上课,每次上课能挣五六百元不等;再加上平时上班的收入,一个月下来顾永健能挣到6000多元。对于这样的收入,顾永健心里还是很开心的。因为这些钱不仅满足了他日常生活的开销,而且让他能够经济独立地去做音乐。顾永健把打鼓作为自己的梦想,曾经稚嫩的他以为这个梦是一个“点”,自己围绕打鼓这一点就叫坚持梦想,而现在,他发现梦想更像是与现实生活捆绑在一起的“线”,只有在这条线上安排好整体的生活,音乐的梦想才不会与现实脱节、断裂。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