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创作空间 小小说 午夜关门声

2020年04月09日 来源:盲人月刊

朱祥生

六层楼的楼房,我家住中间四楼,这四楼的房子是我妻子家老宅拆迁后置换而来。自从搬进了新家,连对门的邻居都没见过。由此可见这六层的楼房邻里关系一般。

在刚住进不久的相当一段日子里,我每天深夜都被“咣当”地一下关门声震醒,而且是在每天的刚刚入睡的夜半时分,接着过后就是一阵噔、噔、噔的上楼脚步声。

开始几天我还能忍受,以为可能是一种暂时现象。可日子久了,再有素质、再有涵养的人,情绪也会失去平衡。终于有一天,“咣当”地一下关门声过后,我蹭地从床上爬起来,口里愤怒地喘着粗气……真想冲出门去,教育一下那深夜晚归的人。

刹那间,妻子拽一下我的胳膊:“睡吧。”原来她也醒了。

一天、两天、三天……我终于忍耐不下去了。爬起来刚要下床,被妻子一把拉住:“干啥?”

我忿忿道:“我明白了,肯定是那六楼601室单亲家庭的浑小子。我每天见他下班后回到家,过了一会儿功夫就离开家,不知到哪里鬼混到这么晚才回家,自己不睡也不让别人睡。不行!我得去警告他一下,总得让他懂得点社会公德吧!”

妻沉默一会,说:“这么晚了,还是明天白天再说吧”。看来妻子也受够了。

早上起床后,我刚刚想要去六楼。

妻喊住我:“先别去找他家!要去说也要讲究个方式方法。大家刚搬来还互不了解,以后熟悉了都是互敬互帮的好邻居,这样冒然地去,说不好会伤邻里和气的。”

妻说得有道理。我坐回床边,想了想,说:“哎,对了,我看这事不如你去找居委会,让居委会派人出面去说说。”

妻一听乐了,表扬我的“创意”不错。不过她又说:“这事我必须先去打探清楚,究竟是不是你口中的六楼那个孩子。弄清楚了后才能去找所在的居委会”

此时此刻还是女人心细,想得比较周全,也比较在理。我把希望全寄托在妻子身上了。

几天过去了,深夜的“咣当”关门响声依旧。我又发作了,门响过后,我刚爬起来又还被妻子拉住,还是那句话:“睡吧。习惯就好了。”

“习惯?还需培养这样的习惯?真是岂有此理!”我的火一半来自关门声,一半来自妻子的不负责任。

妻子似乎洞察出我的心思,耐心地说:“先躺下,听我说。是六楼的那个孩子。我打听清楚了,他父母在他年幼的时候就离婚了,母子俩相依为命,可天有不测风云,妈妈却得了癌症而且又失业在家, 六楼这孩子白天在一家公司上班,为了给妈妈治病和让他娘俩的生活更好一些,白天坚持上班,下班后匆忙回到家给母亲做点晚饭后,然后晚上到一家酒店打工。”

“噢……”听完妻子的叙述后,我的火基本消了一半。不过又一想,孩子是遭人同情,但关门时轻一点不就更好,何必用那么大劲。

以后的日子里,门继续响,我继续醒……不知不觉中,我真的习惯了,每天听完那“咣”的一声,便会很快地睡去……

转眼之间大半年过去了,而这几天我突然失眠了。究其原因,原来这几天没听到“咣当”的门响了。我推了一下妻子:“哎,怎么这几天没听到门响了?”

妻闭着双眼:“嘘!你再仔细听。”

我屏住呼吸,侧耳细听。不大一会儿,楼道里传来“啪哒”一声,声音很轻,但很清晰,像是门锁的声音。再细听,沉重而缓慢的脚步声由模糊而清晰,又由清晰而愈来愈模糊。

我漠然地看着妻子,没开灯,借着窗外投进的月光,发现妻子眼角上挂着两行泪珠。

妻子仍没睁眼,从喉咙里挤出一句:“他妈妈因病去世了!”

听到妻子的这一番话,我无力地瘫倒在床上。

接下来便是连续几天的失眠,每天总是等待着那一声仿佛寄托着我神经的“啪哒”一响。我想,既然每天到了这时候我睡意全无,不如下楼去等那即将晚归的孩子。我轻轻地下床,披上外衣。

我小心地走下楼梯,拧开门锁,摸一块石头把门掩住。然后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门外的台阶上。

六楼的孩子终于回来了。他疲倦地双手抱着肩膀,看起来真让人怜惜。我的心不知为什么骤然间怦怦跳动起来。

那孩子发现了我,先是一惊:“谁?”

“哦!是我。”我捂着怦怦跳动的胸口站起身来。

孩子一定神:“叔叔,是您。这么晚了您还没睡,您在等人?”

“是!噢,不、不……”我支支吾吾。

孩子看到了虚掩的楼道门,转眼又望着我,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叔叔,对不起,前些日子可能影响您睡觉了!”

“没——没有!”

“叔叔,”孩子颤声说,“我那是特意的。那时候,妈妈担心我晚上在外打工,怕我累坏了身体,期待我每晚都平安回家,那她才会安心睡觉。而妈妈只要一听见这门响,脸上立刻就会露出笑容,就会说一声‘儿子回来了’,然后就会放心地闭上眼睡觉了。”说着说着,他有些哽咽了,此时此刻孩子眼里的泪水在朦胧的月光下闪烁,一滴一滴地滑落下来……

“叔叔,以后我再也,再也不会这样了……”他低着头尽力不让我看见他的悲伤,可空气中一种凝重的气氛却在蔓延……

“乖孩子……”我颤抖地搂起孩子瘦弱的肩头,一同迈进虚掩的楼道门口。

孩子一手拧住门锁的拉钮,将门小心地掩好后再慢慢地把手一松,只听门锁“啪哒”一响。 望着孩子那小心翼翼的动作,我的心骤然一紧,眼里不禁涌出泪水……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