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散文小铺 父爱如山

2020年04月09日 来源:盲人月刊

刘广义

我父亲曾对我说:大象是群居动物,始终都是和家人一起生活与迁徙的,象群里的老象如果觉得自己不行了,会默默独自离开象群,找一个地方安静地死去,这是为了不拖累年轻象群的生活和行进。

我父亲年轻便参军入党,将他的前半生献给了祖国的建设,他的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我父亲对家人尽心尽力,将他的后半生献给了家里的小象。

半个月前,我父亲没有告诉家人便独自去了医院,今天,他选择默默离开。几天前跟我最后一次通话,他对我说:“ 要好好照顾自己!”我父亲生前为家人付出了60年,临终前作为家族的老象,他选择用最伟大的方式离开!虽然我没有见到父亲最后一面,但他的谆谆嘱托在我脑海无数遍回放,他的背影在我心里是最伟大的!

儿时的父亲一身戎装,十分严厉。现在依然记得他回乡时追打着手持点燃火柴的我;天津营房里,他带着我在水潭边嬉戏;回家路过北京,在天安门广场、动物园陪我享受着我最后的光明。

我小学四年级时突发眼疾,近乎失明,不得不辍学在家,因此也不再领教我成绩不佳时父亲的手板。父亲多方求医无果,最后打听到咸阳中医学院的老中医。周末清晨,公交车还没发车,他用自行车带着我从南郊到西安火车站乘坐第一班火车去治病,几个月母亲熬制的汤药服下无效,又遵从医嘱,把中草药碾成碎末做成药丸服下,半年后宣布无果而终。

在那几年里,父亲的收音机成了我排遣寂寞的伙伴,父亲为我源源不断供应着电池,造就了后来我听多识广的美名。

为了助我学会盲文,1981年秋,依然是那辆自行车,他带着我走街串巷,从南郊到北郊,在盲校老教师刘文彪家里上门请教,每周两次。一月左右,连绵的秋雨使得父亲患上了膝关节炎。

在父母的期盼和我的努力下,终于在两年后考入了位于宝鸡的按摩学校。四年里,父亲每学期亲自接送,中间还要去探望。

毕业后我被分配到离家一公里外的单位上班,每天上下午,父亲都要骑着自行车接送我上下班,连续四年多风雨无阻,直到后来我转到了离家百米的门诊部为止。

2012年9月,我感到身体不适,经过一年多的检查治疗,终于在2014年3月被查出尿毒症并住院急救,父母忧心如焚。出院后,父亲坚持为我透析治疗。每天早晨不到六点起来,经过四次透析,晚上十一点才得休息。直到今年4月15日早上他默默地为我做完最后一次透析。此时的我还不知道悄然离开前往医院检查的父亲与我已是生死诀别。在这透析的三年多里,父亲每天做笔记将我的服药记录、血压体重以及尿量变化一一记录在册,他每天都是亲自操作,不让其他人插手生怕出现纰漏。以至于他走后,家人对每月取药和三个月一次的复查流程一无所知。他没有对此进行交代并非他的疏漏,他是想回家再继续为我治疗。

5月4日晚噩耗传来,我泪流满面。如山的父爱经过多年的累积,已如珠穆朗玛峰一样高不见顶,此时已画上了句号。

我的生命得以延续至今,是因为党和国家、社会及所有家人无私的奉献,我无以为报,倍感内疚。在我有限的生命里,我会以我力所能及的方式感谢各方的帮助!

别了敬爱的父亲!别了如山的父爱!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