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书信 一封未来得及发出的信

2020年04月09日 来源:盲人月刊

吴百孙

姨妈:

这几十年来,那片被秋霜打红了的枫叶,红得像燃烧的火,在我漆黑的人生旅途上燃烧,在我心灵燃烧。

当年我在北大荒兵团,因爆炸伤不幸双目失明,听力部分丢失,连队指导员把我搀扶到杭州您那儿,那时您正病退在家,您答应说,“我收留,我收留,看他还是个孩子呐!”

从医院复诊回来,秋雨淅沥,我的心跌落到冰点。黄包车在破旧失修的水泥路上颠簸摇晃,扑面袭来的秋风偶尔把落叶卷进车里。我捡起一片落叶心中默默地问:“秋叶啊,你,也像我么?败落了?飘零了?”

姨妈您若有所思,拿起我手中的秋叶说,“看这秋霜打红的枫叶,好漂亮,红得像是在燃烧……”

忘不了啊,那天,病弱的姨妈您哪来那么大的力气,独自一个人把屋里的家具统统挪到了墙根,要和我一起捉迷藏。此时此刻,又有谁能知道两人压抑于内心的伤痛与苦涩。您两腿一软被我捉住了,我失明以来第一次笑了,但眼眶噙满了泪。刹那间我明白了被秋霜打过的枫叶为什么会红得像燃烧的火。

姨妈,您说我失血过多怕冷,亲手为我缝制了一件小棉袄,絮棉花的时候,还拉着我的手坚持要我亲手摸一摸厚薄,看看松不松软,暖不暖和。窗外北风呼啸,您不厌其烦地为我朗读小说散文,身旁煤球炉上的茶壶“咕噜咕噜”冒着热气……

您鼓励我重新振作起来,要我学学写东西。我看不见纸和笔,有时写串了行,有时弯弯扭扭,您用一根打光锯齿的钢锯条,将纸卷折起来,我写完一行,再放一行出来,最后能把字平直成行地写在纸上了。您曾对我说:“别忘了给我你写的书……”这句话一直在我的耳际萦绕,激励着我。

漆黑中火的枫叶的燃烧,照亮着我引领着我。一路上,我坚守着文学的那支笔,追寻着,努力着,渴求着,拾捡起一片片生活的枫叶。

姨妈,您说的我都做到了,可您怎么就这么匆匆走了呢?您说,眼睛失明不可怕,关键是心目不能再失明。心要是再失了明,那就一切都完了。

姨妈,您在那边好吗?我好想您那!姨妈,您能不能再给我缝制一件小棉袄?您能不能再为我朗读一篇小说?您能不能再陪我去看一看那片火红的枫叶林?

您的外甥 百孙(责编:高萍)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