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民生服务 “经历与经验”征文 十年拆迁维权路

2020年04月09日 来源:盲人月刊

黄春柳

我的老家在温州市里一个村。失明前,我一直和父母生活在村里。2008年,失明后的我在县城附近的昆阳镇开了自己的盲人按摩店,就把年迈的父母从老家接到自己的身边照顾。

2009年10月的一天,我突然接到村书记的电话,说我家的房子马上就要被拆掉了,让我们赶紧回去搬东西。听到这个消息,我是又震惊又愤怒。

其实,早在2000年前我们就听说了拆迁的事。2002年镇里委托村干部到每户被拆迁人家去签订房屋合同协议书,并付给他们相应的补偿,却唯独没找我家签协议,我们也没收到半分钱的补偿——他们只是口头上答应给我家盖间二层楼的房子。那时我还很年轻,对房子征收的事也不太懂;我的父母都是老实憨厚的农民,对方说什么,父母就答应什么。我曾多次找村干部反应,但他们都以我家没有劳动能力为理由,拒绝经济赔偿,坚持要给我们盖房子。可几年过去了,不要说是房子,就连安排的地基影子也没有看到。

2006年,年迈的父母搀扶着失明的我,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村干部家询问,他们只说是找不到合适的地基,让我们安心等待,并承诺我们一旦有了地基房子很快就能盖起来。就这样,我们又苦苦等了三年。期间,我曾去县访局反映此事,虽然在县领导的干预下,镇里当时答应会尽快解决房子的事情。可是口头上是答应了,房子始终没有一点动静,事情就这样一年拖一年。我想反正我家没有签订任何协议,也没拿到半分钱,如果房子要拆迁的话,肯定他们会来找我。我万万没想到,竟会出现房子被强拆的情况。

当我和父母急匆匆的赶回老家,只见我家是一片狼藉:两间房子的瓦片都被掀掉了,电表也被拆除了,电线、水管也被完全切断了,还有屋前屋后十多棵树也都被砍断了……家里人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我和父母马上赶去村书记家,就想问问村里这些领导,如果房子被征收,是不是都不需要经过户主同意就能强行断水断电?就能非法强拆?我们只想讨个公道,讨个说法。

当时的村书记见我们找来了,连忙说:“你家房子本来比他们房子旧,也比他们小,这样吧,房子也不用盖了,就和他们同等赔偿,补偿你五万块钱吧。”他的话让我们更愤怒,我质问他:“当年你们干嘛不这样做,而是一年一年的欺骗我们。先是说要盖房子,十来年过去了,到现在连个地基都没有安排。如今,房子没经过我们的同意,私自强拆。你们觉得给我们点钱打发一下就好了吗,可我们不稀罕这点钱,你们只要把我家的房子恢复原样,让我们能住就行了。”见我们不让步,村书记让我们到镇里去反应。

于是,我和父母又急匆匆赶到镇长办公室。接待我们的是陈镇长,了解我们的来意后,他先是微笑的说:“房子是拆定了,他们没和你们商量好是他们的过错,现在给你们两个方案,要么等着村里给你们盖,要么赔偿你五万块钱。”我就问镇长:“房子没拆之前,我们要经济赔偿,你们却不答应,一直说要给我们盖,可是等了十年了,房子在哪里呢?现在你们在我们没同意的情况下,就来个先斩后奏、非法强拆,请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陈镇长的脸马上就多云转阴了,他的口气也变了:“其他房子都拆掉了,就剩你家的房子没处理。你们就不要为难政府了,更何况你们家还是吃低保的呢。”听到此,我忍无可忍,反问镇长:“我们吃低保怎么了,我们既不抢也不偷,用自己的双手勤勤恳恳做事,老老实实的做人。我们能享受低保待遇,那是国家给的好政策,是国家对我们残疾人的关爱。要我们同意也可以,请拿出房子拆迁协议书来。”镇长先是一愣,然后说:“你们先回去,我们再商量商量。”

回到昆阳后,镇里迟迟没有消息。父亲见我行动不方便,就一个人跑到镇里去。接待的还是陈镇长,回复也还是那句话:“镇里对你家已经很照顾了,只要你同意,签了合同,马上把五万块钱给你。”父亲把镇长的原话和我说了一遍,然后叹着气对我说:“我们家没有任何能力,是斗不过他们的,要不我们就认了吧。”“不行,凭什么让他们这样欺负我们,为了维护我们的合法权利,为了更多的弱势群体今后不在受到这样的对待,我一定要讨个公道。镇里不解决,就找县里,实在不行,我就去找电视台。”很快,我就找到一位在报社工作的张记者,和他反映了我家被强拆的情况。听了我的述说后,张记者立刻表示要和我们一起过去。第二天张记者跟我们一起去了村里,我把房子原来拍的照片给他看,并站在我家房子前接受了采访。采访结束后,张记者又陪同我们到孙书记家、镇长办公室,但都找不到人,他只好先回去了。

当我们也准备坐车回昆阳时,突然接到了孙书记的电话,说领导都在陈镇长办公室等着,让我们都过去。我们重新回到镇长办公室的时候,只见陈镇长、孙书记、我们村长,还有其他领导都来了。他们对我们客气地说:“听说你叫了记者来了,有事大家好好商量,不要太冲动。电视曝光出去,既影响了当地的形象,也影响了当地的信誉。这样吧,我们领导都商量过了,首先违拆是我们工作的失误,真诚向你道个歉。然后考虑到你家困难的特殊情况,镇里也做了特殊的照顾。决定补偿你房屋十万元,村里补偿你家屋后田地及数目损失一万元,然后有晨光集团王总个人为镇里赞助七万元,这样总共十八万,好让你可以安心的买套房子了。”事情竟然有这么大的转变,我感到非常意外。最终,我们当场签下协议书,并打电话告知张记者:事情已经圆满解决,采访的内容不用播放了。就这样,我家房子的维权之路,在持续了十年之后终于结束了。

我之所以把这件事写出来,是想告诉身边的盲人朋友们:尽管我们眼睛看不见,身体有缺陷,但是一旦我们的合法权益受到侵犯,或遭到不公平待遇时,我们一定要懂得用合理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权益。既便是面对县长或市长,也不用害怕。只要我们是个遵纪守法的公民,只要拿出合法的证据,如果出现了多次沟通无效的情况,我们还可以借用媒体的报道或拿起法律的武器来保护自己。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