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目送

2018年10月11日 来源:《盲人月刊》

  文 张爽

  走在傍晚的操场上,模糊地看月亮慢慢露出羞涩的脸颊,心里颇不宁静。今天是中秋节,听说十五十六的月儿是最亮最圆的……

  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孩童时的自己眼睛还是好的,能看到周围的一切,对月亮充满了无限的好奇,月宫里的嫦娥姐姐,小玉兔,一切的遐想从有记忆以来就不曾间断。现在因为视力有限,我并分不出人们口中的月缺、满月甚至月牙的真身是何等模样,只晓得月儿离我时远时近。

  我喜欢人们口中的满月,因为那时是月亮离我最近的时候。记得那晚和今日一样的夜色,妈妈把我叫到身旁,慈祥而严肃地对我说:“妈妈打听到了一个学校,老师们都特别好,很多和你一样的家在外地的同学,都到那里去上学了,你愿意去吗?”我无辜而不知所措地望着妈妈,摇了摇头。这时,老爸走过来说:“哪能不上学呢,过两天我们就去看一下。”老爸就像一阵风吹过,却决定了小草的生长。小草虽有诸多的不情愿,但也只得默默接受风的抉择。那夜月明如水,那夜难以入眠,我望向夜空,多想能像嫦娥那样奔向月宫起舞弄清影来一探究竟啊!

  学校里,我小心翼翼地躲在老妈身后,不知心中恐惧些什么。当知道爸爸妈妈要把不到十岁从未离开过家的我独自留在学校时,我倔强地坐在操场上,默默流泪,默默起誓:我会勇敢坚强的。第二天爸爸妈妈启程回家,而没有我。我被爸妈送到了教室。我把头埋在书里,感觉被整个世界所抛弃,泪水就这样淋湿了袖口,但依旧没有忘记掩饰。老妈后来说,他们其实在窗口悄悄地看了我好久好久。是啊,只是当时的我看不到他们,也看不到老妈的深情。

  在以后的语文课上,当读到苏东坡把酒问青天的哀怨,“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时,我突然间不那么喜欢满月了,因为会有一种今晚是满月,次日便离别的错觉……

  记得那年“五一”假期过后,我要坐最早的火车回学校。天还没亮,我就被老妈叫起来,收拾好行李,确定没有落下什么东西,爸爸便叫了一辆车送我去车站。我坐在车里,模糊地看着爸爸妈妈站在黎明的月色下不断地向我挥手……我脑海中蓦地浮现出龙应台《目送》中的那句:“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我一向觉得自己很勇敢,可以自己走夜路,可以在电闪雷鸣的倾盆大雨中独自入睡,但就在这月光下,这转弯处,眼泪却夺眶而出。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成长,就是在不断地目送自己所爱之人渐行渐远,同时也被所爱之人目送,并且用背影告诉对方,不必追……

  回身望向天空那轮中秋节的满月,它从昏黄渐渐变得皎白而明亮,就像我们从稚嫩的孩童变成一个亮丽的青春少女一样令人期待。明月不应有恨,你我皆是如此。接下来的半个月里,也许我会目送月儿渐行渐远,那,也许也是爱的一种吧。

  (责编 侯超韡)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