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贴到人物来写

2018年10月11日 来源:《盲人月刊》

   文 陈佳勇

  沈从文说,写小说要“贴到人物来写”,汪曾祺以为此乃“小说学”的精髓。这个主张,我记在了心上。

  我很早就听过“文学”就是“人学”的说法,也曾有意识地去揣摩一些典型人物的言行与其性格是否符合的问题:林黛玉小性儿、不厚道,所以,她会说:“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会给我呀”;她会给刘姥姥取个“母蝗虫”的外号。薛蟠暴躁、不计后果,所以,他在受了冤枉后,抓起一根门闩就要去打死贾宝玉……

  在阅读作品时,我有这种自觉,也就是留意“言行”与所属人物学识、职业、境遇——尤其是性格是否能贴得住,是否在“贴到人物来写”。可是,在我的创作实践中,并未遵循这条法则,似乎书是书,我是我,两不相干。之所以这样,现在思之,是缺少洞察“活人”的缘故。

  孔子说,知人者智。可我不以为意。近两三年,不知是哪一群脑细胞苏醒,居然开始冷静地观察起周围的人来。之前,我毫不怀疑天下的父母都是无私的,可是,这个已经固化了的观念被一些我比较熟悉的人的言行瓦解了,至少是松动了。有的父母,打起麻将来,连孩子的吃饭、安全问题都置之度外;有的父母,过分强调养育之恩,总以功勋自居;有的父母,不资助在外打拼的子女,反要子女出资,为他们买面子……当我深入观察,发现:这类人有一个通病,他们容易患得患失,为自己打算多,比较自私;有一些人,锁门后,总要拽拽把手,甚至返回查看是否锁门。心理学把这种现象叫“强迫症”,我发现,这类人往往责任心很强;有一些人,对家人千叮咛万嘱咐,所谓“唠叨”,经常被斥“啰嗦”,这类人多善良;有人说特别爱面子是自卑作祟,我则发现此类人多自负,未能平常自视……

  不久前,我参加了中国盲文图书馆举办的“全国盲人作家高级研修班”。著名作家刘庆邦说:“心重者手轻,心轻者手重。”所谓“心重”,好操心、好担心是也。心轻,反之。所谓“手重、手轻”,是以做事,拿、放物品,开、关门时的力度和弄出动静之大小而言。看来,著名作家刘庆邦也在留意观察周围人。这将进一步强化我洞察周围人的自觉。

  习总书记有一句话:“人民群众是文艺创作的源头活水。”我想,从洞察周围“活水”出发,借以去书写人性、书写生活,是符合这一精神的。有人说,人的差异性,个体之间大于群体之间。诚然诚然!琢磨清楚了个体的人,更有可能塑造出有代表性的典型人物。在今后的创作实践中,我当以熟悉的人作为“模特儿”,遵循“贴到人物来写”这一法则, 避免凭空臆造人物。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