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纪实 “碍”在上海

2018年02月01日 来源:《盲人月刊》

     《盲人月刊》2018年第2期

文 小溪

  在我没来上海的时候,听说这个城市很美丽,经济很发达,无障碍环境也很不错。

  期待着无障碍给我的生活带来方便,我来到了上海。一转眼我在这座城市生活快五年了,在这五年里也遇到过很多有趣的事儿。上海的无障碍并没有让我失望,比起二三线城市,这里的设施是很完善的。

  我来到上海第一次坐地铁是在一个夏天傍晚。我脚上穿着一双凉拖鞋,站在莲花路的站台上等车,只听屏蔽门“刷——”地一声响,无数的人从里往外冲出来。我还没听清是不是坐这个方向的车,突然从我的背后上来很多的人,把我往车里挤,我没花一点力气就上车了。在被挤上车的过程中,我的鞋子被人踩丢了一只。在这一刻没人会关注你是什么人,大家都只想着第一个上车,一瞬间我竟然感到了“平等”。

  在我来到这个城市的第三年,因为工作的变化我要自己租房,找了很久都没有合适的。不是我掏不起房租,而是在我每次看房的时候房东最后的一句话都说我住在这里他们会担心安全问题。就在我对租房快要绝望的关头,我找到了一套很喜欢的房子,主人是个三十多岁的年轻女性,我们初次交谈的时候她给人的感觉很亲切。我问她对租客有什么要求,她说房客能稳定一些就行了。我又问:“你建议我租你的房吗?”她说:“我考虑一下,应该没什么问题的吧。”在回家的路上同事说:“这个房东估计会租给你。”我答:“嗯,应该八九不离十吧,这人还挺好的。”在家等了几天房东终于给我电话了,她说:“我不能把房子租给你。”我听了这话从心里凉到脚,我带着二十分的疑惑问为什么,她很负责任地说:“我的房子洗手间、热水器是用电的,我怕你洗澡的时候漏电。”我听了这话,在内心问自己,难道这就是没有制度的隔离吗?我很平静地问她:“有人在洗澡的时候,你家的热水器会不会先去识别洗澡的是什么人,然后再去电他?”或许她真的是在关心我,也许这是一种善良的歧视。事实上歧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在歧视别人的时候,还觉得这是一个善举。

  在这个城市的每个人,都为自己工作而拼命奔波,我每天也要花大量的时间在路上。记得有一天早晨我坐地铁上班,听到离我不远的地方有一个非常清脆的声音说道:“叔叔你坐这里吧。”他话音未落,就有一位年纪稍长的女士打断了他。那位女士说:“叔叔不用坐的,你坐下来。”小朋友问:“为什么呀?”妈妈回答说:“你看到了没,叔叔背着书包。他不坐,等下他会拉开书包的口袋卖唱。”小朋友听了这话,停顿了一下,又问道:“不对呀,车上有很多的人都背着书包,他们都是卖唱的吗?”妈妈思索片刻说道:“宝贝,你看虽然其他人都背着书包,但是只有叔叔一个人是拿着手杖的,这就是他们的标志。”孩子听了这样的解释似乎明白了一些。在他们对话的过程中,我始终站在旁边,有过一阵冲动想走过去跟她说我不是干那行的,我想了想还是没开口。这种对视障朋友先入为主的误解,不是靠简单的几句话就能改变的。

  上海的节奏和不确定性,有时候真的都会让你措手不及。就拿变化来说,同样的东西在不同的时间里,名字都会有不同。比如,地铁里的电梯,早期叫电梯、直梯、升降梯,现在都叫无障碍电梯。可以说这是时代的发展,又或者是社会文明的进步,这样的进步对老百姓来说肯定是好的。我有一次去老西门办点事,从地铁上下来,在拥挤的人潮里,我想找电梯,找了一小会儿,我听见了在我的右前方传来这样的声音:“地下一层到了。”那不就是我要找的电梯吗?顺着声音的方向我快速地靠近,当我走到一半的时候撞到了很多的人。我正想问问这是什么情况,马上旁边就有人跟我说,挡住你路的这些人是排队上电梯的。我这才恍然大悟,再等了一会儿电梯又来了,我马上向前走,当我走到电梯门口的时候,摸到的只剩一扇冰凉的门了。事后想想我还真的有点傻,跟那些年轻力壮腿脚快的拼速度,不摸门那才怪呢!一声哀叹,我还是转身老老实实去走楼梯了。难道这无障碍电梯,真的已经像别人说的那样,是给那些没有障碍的人用的吗?

  在我的身边也不乏有很多的好人帮助我。我现在住的房子,就是同事的爸爸帮我找来的。这个房子很好,美中不足的是,从家到地铁站需步行十多分钟,途经两个路口。这个问题对于平常人不算什么,可对于一个用耳朵来辨别方向的人来说,困难就格外的高。拿中山西路虹桥路这个路口来说,这么宽的马路,上面还有高架桥,噪音很响,更别说夏天到了,连身边的知了也会成为你的负担。

  有一次我迷路了,我用右手拿着手杖在半圆形的人行道上找,这时有个人轻轻地向我靠近,突然握着我的左手,我想他应该是要带我过路口吧。这时我感觉从左手手心传来一阵刺痛,我本能地握起手掌,摸到的却是一枚硬币。这下我终于明白了,我马上说:“谢谢你,我有工作,现在不需要钱。”他说了声“你拿着”就转身走了。我在想,他要能问我一下需要什么就好了,我会告诉他我现在最想要的就是过路口。可能刚才的拉扯被交通协管员看到了,他走到我身边问:“你看不见吗?”我说:“是的。”他用非常惋惜的语气说:“你看不见就别出来了,这样出来多不方便呀,你家人都会担心死的。”他一边说着一边把我带过了马路,同时还在给我做思想工作。我很不开心地也回了他一句,这路是给有脚的人走的,我只不过没有眼睛而已。可最后他还喋喋不休地说:“你记住了明天可千万别出来了,外面危险。”这个人的确很好,他的叮嘱至少都是发自内心的,不论是对还是错。

  人都是社会的人,那些跟所谓的普通人略有差异的人,毕竟不是生活在黑暗洞穴中的蝙蝠。如果被贴上异类的标签,纵然侥幸活着,也只是生物意义上的活着,而不是社会意义上、人文意义上的活着。人真正的障碍,不在路上,不在生活里,也不在上海,而是在你的心里。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