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我和盲文的故事

2018年03月05日 来源:《盲人月刊》

    文 唐杰

  我患有先天性白内障。在我还不记事的时候,父母亲不断地带着我求医问药,以至家境变得十分窘困。我三岁的时候,经历一次比较成功的手术最终能让我看见东西了,可惜视力仅仅只有0.03,还不到0.1。我无疑是幸运的,如果没有那次具有决定意义的手术,那种无边无际的黑暗想一想都觉得可怕。

  童年的大部分时光是在上海崇明渡过的。因为眼睛不好,我很难和小朋友玩在一起。是那些花花绿绿的小人书伴着我一年一年长大。记得父亲买了一本《看图识字》给我,希望我能够认一些汉字。可是那些字在我看来实在是太小了,只要笔画一复杂,就成了一团团乱麻,而那些图画还算是清楚的。那时候我可以拿着书准确地说出每一页的内容,可我只会看图,不识字。

  在我十岁的时候,听说上海有一所盲童学校,专门接收像我这样的孩子上学读书,我真是太高兴了。从此我的生命轨迹开始了关键性的转折。刚来到学校,一切都是新鲜的——绿色的大操场,漂亮的红砖房,天空一片湛蓝,一连好几个星期都是大晴天。

  我的第一个班主任是赵玉洁老师,是赵老师引领着我们,一头扎进了盲文的世界。盲文是一种神奇的文字,它以六个点子组成一方,以点位的变化表示字母和符号,经过一定时间的训练,就可以用手指感知它们。盲文还有特殊的写字工具,我们管它们叫字板和盲笔。把盲文纸用字板固定,用盲笔在字板的框架里按需要扎点子,写好以后打开字板,把纸张翻过来,就可以触摸自己写的点字了。说起来道理很简单,可万事开头难,面对这一连串的陌生玩意儿,实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赵老师为我们付出了极大的耐心,她手把手地教我们摸读写字。为了帮助我们记住那些字母,她还编了好多儿歌。直到现在我还记得赵老师交给我们的字母歌呢。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一学期快结束的时候,我们顺利地掌握了盲文的全部字母和符号,包括阿拉伯数字等数学符号的盲文表达。当赵老师说:“你们可以用盲文写出所有想说的话了。”我们的兴奋是难以形容的。我激动地写啊,写啊,也不知道当时写了些什么。在学习课本的同时,赵老师还抱来了好多盲文书,有《小公鸡学吹喇叭》,有《森林里的故事》还有好多好多的故事书……咦,这些不就是我小时候看的小人书吗?!只不过那时候是明眼书,漂亮是漂亮,但我看得到图画看不懂字。现在我可以用自己的文字阅读它们,触摸它们,好像失落很久的珍宝被重新捡回来了。从此,我深深地迷上了阅读。

  寒来暑往,秋去春来,不知不觉间我早已告别了童年。直到现在,读书一直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由于印刷盲文书成本很高,比起浩如烟海的明眼书,盲文书真的只是“书”山一角。然而盲文书几乎都是经典,儿童读物,世界名著以及科普书籍引领着我们追随人类前行的脚步。那时候我几乎是逢书必读,学校的图书馆成了我经常光顾的地方。自从19世纪初路易·布莱尔创造盲文以来,盲文便以凸起的“点字”的形式展现在我们指尖,我们用手轻轻地触摸它们,一点一点,像天上的星星,一组一组汇聚成行,犹如群星闪耀。借助小星星的光亮,一扇洞察世界的窗口在我面前豁然拉开了。

  十年寒窗转眼过去,告别象牙塔,踏入社会的脚步坎坷蹒跚。在那段寻找工作的日子里,盲文始终陪伴着我,我用它自学过英语,和天南海北的盲人朋友书信往来。当然读书依旧成为我每天必不可少的功课。后来我找到了一份相对稳定的按摩职业。凭借着盲文,我顺利地通过了各项职业技能考试,获取了医师资格证书。随着盲用电脑软件以及盲用手机的推陈出新,我们获取信息的渠道不再单一。然而盲文作为一种独立的文字,许多功能是不能为有声电脑所取代的,例如:物理、化学符号的表述,方程式的解答,以至于盲文乐理记谱,这些都是阅读书本的优势,有声软件解读是有一定难度的。

  如今,社会在进步,党和国家越来越关心我们,无障碍设施日趋完善。在出行的时候,我偶尔会触摸到电梯开关上的盲文符号,那种惊喜和温暖交织的感觉难以形容。也许会有那么一天,超市的商品都会有盲文的价格标签,购买的产品会配有盲文的说明书,饭店里备有盲文的菜谱……

  我可以在物质上相对贫困,然而正是盲文给予了我精神上的富有。我始终感谢盲文,始终感谢盲校,感谢老师们的辛勤培养,呕心沥血。如果我不去上学,也许只能整天捧着那些小人书发呆吧,真是不敢想。

  每当捧起那些沉甸甸的书本,或是装好字板,握紧盲笔,就会想起那片绿色的大操场,那一幢幢漂亮的红砖房,还有湛蓝的天空,金色的阳光。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