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小小说 没有领悟的领悟

2018年03月05日 来源:《盲人月刊》

    文 陈光炅

  一双淡紫色高跟鞋,随着车门打开,一前一后踩上了地面。接着一双白皙的小腿在下一秒便被淡粉色蕾丝长裙的裙边给遮住了。

  随着“砰”的一声,车门被重重地关上,一位高挑性感的美女稳稳地站在了车旁。

  林夕蕊虽然感觉到不少火辣辣、赤裸裸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可她的心却起不了一丝涟漪,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在翻腾,一声声不甘在咆哮:“这个世界怎么了?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上月,多年失去联系的闺蜜通过微信找到了她。初尝相逢的甜蜜后,闺蜜了解到她在电视台当主播,便极力地向她传授保养秘诀。最后碍于情面,接受了已是微商闺蜜的推荐,从她手中买了两副价格并不昂贵的中药护理眼罩。而正是佩戴了这种据说有神奇保养功效、治病无所不能的眼罩两天,她的世界里如同打开了一扇厄运之门,一切都偏离了原有的轨道。感觉到双眼的不适,她还特意问过闺蜜,问她佩戴眼罩需要注意什么,得到的答复是不需要,说那只是正常的反应,也说明眼罩正在起效。出于对闺蜜的信任她便打消了疑虑,继续佩戴,心想为了美吃点苦也很正常。

  一个星期过去了……三个星期也即将过去,可双眼的不适不但没有减轻反而更加严重,双眼刺痛不说,而且还出现了畏光、流泪的情况,用微信告知闺蜜,结果闺蜜却是消失了,这让一贯重感情的她不知所措。

  林夕蕊抬头看了看前方的高楼,扶了扶墨镜,虽然视力模糊,但还是看清楚这里正是同事介绍的那位眼科专家所在的医院。咬了咬牙龈,快步走向了大门。

  刚跨进大门,林夕蕊眼前便是一花,好半天都不能从极亮到极暗中转过神,心中略有些慌乱,就在这时,忽然感觉一个圆乎乎的东西撞上了自己,还不等她做出反应,胸口便有一股热气喷来,出于本能她迅速往后一退,定神一看,不由得让她怒气上涌,抬手“啪”地一声给来人一个响亮的耳刮子,“死流氓。”感觉还不够解气,顾不得围观人的感受、斯文是否扫地,狠狠地往地上啐了一口。眼前这个身高也就一米五,面色黝黑,一副猥琐相的男子就是故意撞自己胸的人,撞就撞了吧,居然还无耻地往上吹气,吃足了自己的豆腐。林夕蕊是越想越恼,恨不得再踹他几脚,可转念一想,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于是恶狠狠地丢下“死流氓,瞎了你的狗眼,出门就让车撞死”的恶语,绕过男子向里走去,在走了几步之后隐约听见那男子有气无力地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林夕蕊哪儿愿意将时间、精力,乃至口水浪费在这里,鼻子里发出重重的冷哼,踩上楼梯“蹬蹬蹬蹬”地很快消失在楼道拐角……

  某间办公室里坐着一位中年男子,从他的着装来看,他应该是一名医生,没错,他正是医学博士、医院副院长、眼科专家、红十字会常务理事——郭石。不过,此时他目光漂移地望着窗外,眼皮随着微微晃动的窗帘时不时快速眨上几眨,右手食指还很有节奏地在办公桌上时轻时重地敲击,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难不成是遇到了学术上的难题正努力思索?

  静静的办公室里除了手指敲击桌面的声音,郭石隐约听到有脚步声从门外传来,不由得皱了皱眉,刚感觉仿佛抓住了些什么,可现在被无情地打断,心中极为不快。

  敲门声响起,郭石快速将目光转向大门,下意识伸手将左侧的头发向右侧拨弄着,让“地方”能更好地支援“中央”,他感觉得体后沉声道:“进来。”

  “请问您是郭石郭教授吗?”林夕蕊刚一进门第一眼便见靠窗处端坐着一位身穿白大褂的男子,于是柔声问道。

  郭石本想给来人一个“下马威”,可在看清楚进门的居然是一位妙龄女子,眼底闪过一丝异彩,收起严肃的表情,面带微笑地答道:“我是郭医生,你是?”说话间缓缓地站起了身。

  感觉面前这位专家非常正直、和蔼,林夕蕊紧张的心得到了缓解,自我介绍后,讲述了自己的遭遇。

  郭石得知面前的女人是给自己打过招呼的那位衙内追求的女神,不甘地暗自吞了吞口水,恋恋不舍地收回嵌在林夕蕊凹凸有致躯体上的目光,一本正经地帮她做起了检查……

  “你目前的状况很不乐观,角膜灼伤,并且出现了穿孔坏死的情况,得赶快做角膜移植。”说话时,郭石的手指情不自禁地微微颤抖,什么叫瞌睡了有人送枕头。他正为填饱干女儿的“胃口”犯难,正为如何从癌症晚期盲人准备捐的眼角膜里取得最大的利益而苦恼,这不都解决了!

  带着极度的恐慌,林夕蕊不知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再次联系闺蜜无果,几天后便在郭石的安排下,交上自己五六年的积蓄躺上了手术台……

  手术非常成功,郭石稳稳地坐在办公桌前,一边美美地抽着烟,一边幻想着该如何更好地享用干女儿那充满青春气息的躯体……

  患得患失中,林夕蕊眼前的纱布被拿走。当双眼慢慢睁开,瞳孔里清晰地映照出病房里的景物,一颗颗泪珠瞬间从眼角滑落,一张张面孔、一段段过往闪过,顺着泪珠滑下消失,此刻她才真正领悟一些感情会因金钱而变质,一些东西要失去过才知珍贵。然而,她有所不知的是,一颗最大最亮的泪珠里映着一个面色黝黑、身材矮小男子的身影,这颗泪在划过她秀美的脸颊直至摔碎前,一直保持着圆润清澈。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