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奋战在特教前线的无名英雄

2018年05月10日 来源:《盲人月刊》

本刊记者 侯超韡

江西人常说一句话:南昌是一座英雄城。这里曾经诞生了多位革命英烈,如今在江西省的特教战线上,又有着许多默默付出的无名英雄,在为盲生的健康成长奉献着力量。

有一名已经从南昌盲童学校毕业的盲生,在校园日志里,写下了这样一首感谢老师的诗句:与您相逢太匆匆,园内繁花几度红。厚谊常存童年里,启蒙之恩驻心中。

听闻这所学校里师生之间的故事后,这首诗如同一首美妙的旋律常常萦绕在我脑海中,我愈发感受到盲生们对老师们的敬爱。在这些失去光明的孩子的眼中,老师不仅是传授给他们知识的人,还是他们的朋友、他们的亲人……

谢缘:我默默地付出 他们静静地变美

谢缘,2006年从江西师范中专毕业,来到了南昌盲校。在第一次走上讲台之前,她从没接触过视障孩子。“我第一次见到他们时,印象最深的感觉就是心酸。”谢缘回忆着说道:“我带一年级,班里总共15名学生,一个月没洗过澡的孩子有好几个,头发油乎乎,衣服破破烂烂的,让人看着很不是滋味……”谢缘想:他们看不到自己的相貌、着装,不代表他们就失去了追求美的权利,作为他们的老师,自己有义务让孩子们变得漂亮。

“起初,我从亲友那里要来了一些干净、整洁的旧衣服,拿到班里分配给那些家境贫困的孩子。后来,我的亲朋好友知道我拿这些衣服是给贫困的盲生,他们就发动周围的人,都来给我捐衣服。”说到这里谢缘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

想要孩子们变漂亮,不光靠给他们一时的修饰,更重要的是教他们养成讲卫生的习惯。为此,谢缘带着孩子们做大扫除。怕孩子们磕磕碰碰,谢缘把有点难度的劳动留给自己和低视力的学生,让那些全盲的孩子去干比较简单的活,比如洗抹布。“可我万万没想到,就连这样一个简单的事情,有些孩子都不会做。好几个孩子拿着脏兮兮的抹布,扶着墙壁往水房走。到了水龙头边上,孩子们连卷袖子的意识都没有,直接就往水龙头下面伸。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他们的袖子就已经被水打湿了。”无奈地,谢缘只能赶紧把水龙头拧上,把几个孩子的衣服脱下来,又拧又甩,先为孩子们晾干衣服。

班里很多孩子都是从乡下来到南昌市上学的,这些孩子从小在地里“玩”大,对于讲究个人卫生没有什么概念。“想要培养他们爱干净的意识,说得容易,教起来难啊。”谢缘曾尝试过一些方法,比如手把手教他们剪指甲、漱口、洗衣服等等,但这些方法只是教会了他们一些技能,并没有培养出他们讲究卫生的意识和习惯。后来谢缘从一本外企管理书籍中找到了灵感:“书中提到,想要让员工快速地养成一种习惯,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竞争……”受此启发,谢缘开始在班里推行卫生竞赛。“每位盲生每天都有例行的工作,比如早晚洗脸、漱口、整理被褥;还有每周或每个月完成一次的工作,比如洗澡、剪指甲、理发。我们每天统计每位同学完成的情况,然后请生活委员为大家计分。过半个学期对全班同学进行卫生标兵评选,前三名提出表扬,并发给奖品。”

这真是一个好方法!从此,她教过的几届学生都养成了爱干净、讲卫生的好习惯。很多盲生在谢缘的辅导下,一个学期就有了明显变化,回到家后会主动向妈妈提出洗澡、换洗内衣内裤的要求……每当家长们对谢缘讲述孩子在生活习惯上的变化时,她都感到难以言喻的喜悦。

辜昀:无声的键盘 有声的爱

1999年辜昀从江西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刚来到南昌盲校,就接到了一项艰巨的任务——开办计算机课。“这是自南昌盲校成立以来,首次开办这门课,尽管我学的是计算机专业,可从来都是别人教我,我却从来没教过别人,更别说是一群盲孩子。”辜昀回忆起创办课程之初的惶惑心情。

“既然给我布置了这个任务,就说明校领导对我充分信任,我不想辜负他们,更不想让孩子们错过掌握一门新技术的机会。”抱着坚定的决心,辜昀愣是用了一个假期的时间,编纂出了一套适合盲生学习的计算机课程教案。从如何熟练使用键盘,到Windows系统的基本操作,再到如何利用网络下载有声读物……她的教案囊括了盲生需要使用的大部分软件。

盲生计算机教材有了,读屏软件从中国盲文出社买到并安装了,但有一件事着实让辜昀挠头:一个班最少十名孩子,可学校只有五台电脑,每次上机最多只能有五名孩子,剩下的孩子干什么?如何才能让两批孩子在同一堂课上保持学习同步?

一次偶然的机会,辜昀在书店里看到了一套纸质键盘模型,这一下让她想到了妙招。“熟练掌握键盘中每个字母的位置是基本功,轮不到上机操作的孩子们,可以用上课时间多熟悉键盘。”为此,辜昀亲手用纸箱裁制出十多块等比仿真键盘,并在相应的按键上用盲文标出字母。“有了这十几块仿真键盘,我就可以让没法上机的孩子们练习打字,加快他们对键盘的熟悉程度。”

那一段时间,辜昀老师的计算机课是学校里一道美丽的风景:一个班里,一半孩子在噼里啪啦地敲击键盘,另外一半同学在认真地按压纸板。虽然按压纸板不能像敲击真键盘一样发出清脆的声音,但清晰的触感的确加强了他们对键盘的记忆。

叶英宏:严格 而非生硬

叶英宏于1986年到南昌市盲童学校教书,一干就是32年,算是这所学校元老级的教师。别看她教书的时间最长,却从来没有跟学生红过脸。“因为我小时候就发过誓,长大了一定不做凶老师。教学是一门艺术,不是你凶孩子就服你的。”

话虽说得简单,但真遇到一些调皮、叛逆的孩子,又有几位老师真的能做到呢?叶英宏从业三年后教的一位学生,就给了她很大的考验。

那时她在带初一的盲生。“初中是孩子的叛逆期。经常有些孩子不把老师放在眼里。”当时叶英宏班里就有一位男生,特别淘气,平时不写作业,上课顶撞老师,有一次发起脾气甚至要拿凳子打人。叶英宏得知这孩子的过激行为后,把他叫到了办公室,与他长谈了四个多小时。“我把每个孩子都不仅当学生,还当成朋友,我充分尊重每位学生的独立性格。像这位男生,当时谈话时,我才得知他父母离异,父亲对他管教特别少,所以会不自觉地把脾气发泄在老师身上,这是很正常的表现。”经过深入了解后,叶英宏没有严厉斥责这名男生,而是将自己与女儿交流的经验讲给他听,并询问这名男生的建议。叶英宏的举动给予了这名男生充分的尊重,让他第一次试着换位思考,真心反省自己的错误了。

也是在这次深谈中,叶英宏得知这名男生虽然不喜欢写作业,但却特别爱看历史书籍,尤其对唐、宋历史人物了解不少。于是,叶英宏经常安排他为同学们讲故事,从而建立起他的自信心。“不到半个学期,这名男生的脾气小了很多,而且学会了关心别人。有一次我嗓子哑了,他发现后,第二天就给我买了金嗓子喉宝,还请他妈妈为我做了一份冰糖雪梨汤,让我特别感动!”

除了这名男生,叶英宏带过的一个六年级班,也让她难以忘怀,因为这是一个同学联名给校长写信要“弹劾”她的班级。

“因为我是六年级下半学期接手这个班的,平时对他们特别严格,上课不能睡觉,自习课不能随便讲话,这让他们很不适应。”于是,班里的13名同学联名写了一封信,向校长反映他们无法适应叶老师的管理方式。“还好校长对我充分信任,让我继续带这个班,没有对我的管理方式提出任何质疑。”尽管如此,叶英宏对自己的教育方式还是进行了反思,她开始尝试用更人性化的方式管理孩子们。“那个学期结束后,班里开毕业班会,我给每位同学写了一封信,信里我不仅对孩子们的优点给予了肯定,同时用鼓励的态度指出他们需要改进的地方……”

日复一日,这些特教战线上的园丁们,就是这样不辞辛苦地为盲孩子们付出着爱。他们的工作默默无闻,却让我们看到了人性的光辉。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