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自述人生 2018年第6期

2018年06月12日 来源:《盲人月刊》

力求一线光明

陈新平

四岁那年的一个晚上,我突然发病高烧不退。刚从生产队收工回来的父母顾不得劳累饥饿,点燃火把,背起我就往30里外的卫生院跑。漆黑的山道一路寂静,只有父母艰难爬坡的喘息声和急匆匆的脚步声。火把的火星掉到雨鞋里,母亲竟然都没有及时感觉到,至今她脚上还留着一个大大的伤疤。赶到医院已是晚上10点,医生紧急抢救虽保住了我的性命,但我左眼却从此失去光明,右眼也仅有0.09的微弱视力。

七岁,我上学了,坐在教室第一排仍看不到黑板上的字,老师在黑板上布置作业,我就搬条板凳跪在黑板前抄写。老师有时边写边读,我能一字不漏听写下来,就这样我慢慢练就了受益一生的快速听写本领。

小学教室是三间土瓦房,只在左边的墙上有一个小窗户,我就一直坐在窗户边上,因为教室其他地方光线昏暗,我根本看不清书本上的字。同学们是挺胸看书写字,我却趴在桌上“亲”书“闻”字。

上学的小路坑坑洼洼,又陡又窄,我踩空摔跤是家常便饭。一路磕磕碰碰走到小学毕业,我以全班第一的成绩考入枫林初中重点班,三年后又以全乡第一的成绩考入玉山一中。后因眼睛问题,体检没过关,我被玉山一中拒收,再加上家庭经济困难,我只好转到师资水平一般的樟村中学。

每周五放学回家,我都帮父母放牛打猪草。一次我拿着菜刀剁猪草,因为专注着听收音机,手指上的肉被跺下了一块,血流不止,骨头都露出来了。我家住在半山腰,挑水要到一里外的小山坳,我为了挑到干净的水,天蒙蒙亮就出发,凭着感觉走路。有一次挑水都快到家了,一脚踩翻,水洒了,水桶也摔烂了。

尽管家务活非常繁重,但我每天依旧刻苦学习,挤出一切时间,听英语、背课文……两年的高中生活很快过去,我的高考成绩高出大学本科录取线17分,却因眼疾无法走进大学。

上不了大学,但日子还要继续,我跟着亲友到山里砍柴挣钱。35位砍柴工中,我年纪最小,碗口粗的杂柴,大人三五刀就能砍倒,我却要狠命地连砍十几刀。大人们砍完一行便抽烟歇气,我却来不及喘息……但即使这样艰苦的日子,也不让我安然度过,有一天,跟往常一样,大伙儿收工各背一捆木柴回村子,就在弯腰抬起柴火时,我眼前突然金星四射,大山和回去的路也随之模糊。我本能地用手揉,哪知越揉眼前越发黑,眼内像刀割一样胀痛,泪水止不住往外涌,我瘫坐在地,周围是白糊糊的一片,什么也看不见……此时,同伴已经转过山坳,他们听不见我的呼喊。强烈的求生欲,促使我艰难地爬起来,凭着感觉用锄头探路,三里多的山路我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回到村子,同伴们燃起柴火为我取暖,篝火离我很近,噼啪作响的柴火烤得我脸发烫,我却看不清为我生火的人。

父亲把心爱的耕牛变卖了。他揣着卖牛的钱,挑着一床棉被,一筐红薯干,牵着我辗转上饶、南昌各大医院求治医,却均无结果。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我们登上去往上海的火车。识字的我看不见,看得见的父亲却不识字,甚至连普通话也不会说。出了车站我跟父亲连方向也辨不清。警察叔叔看了父亲里三层外三层翻出来的转院证明,把我们送上直达眼科医院的公交车。

医院病床爆满,我和父亲在候诊室等候消息。父亲不知从何处端来开水,拿出家中带来的红薯干,我们就这样坐在候诊室的长椅上解决了中饭和晚饭。后来喧闹声逐渐消退,偌大的候诊室只剩下我和父亲,父亲将塑料布铺在冰冷光滑的地板上,上面再铺上棉被,我们就在空荡荡的候诊室里睡着了。不知什么时候,我们被两位查夜的医院门卫推醒,他们听完我的诉说又看了我的病历,脱下棉大衣盖在我的身上,关上门走了。第二天一大早,他们领着我们到浴室洗了个澡,端上两碗面条,说:“你们吃完就跟我去办入院手续。”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后来才知道,两位门卫得知我的情况后,连夜向医院领导汇报,院领导当即决定再加病床,让我优先住进五楼的大病房。1984年12月7日我住入上海眼耳鼻喉科医院,几天后医生对我做了长达三个小时的视网膜复位手术。恢复几日后,我走出病房,走进阳光灿烂的大上海,我感觉路人似乎在向我微笑,仿佛都在祝福我重新有了光感……

尽管这一点点光感无法让我摘掉盲人的帽子,但毕竟,这难得的一线光明使得我信心倍增。从此,我更加勤奋地读与写,终于走到了今天——今天的我,是一名与众不同的乡村盲人通讯员。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