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散文 2018年第6期

2018年06月12日 来源:《盲人月刊》

背影

许波银

“许波银!大门口有人找。”兵站的高音喇叭突然响起来,刚刚换上军装的我,正在收拾挎包等待着编队。这个时候谁找我呢?我赶忙跟带兵的领导打了个招呼,快步走向兵站的大门。

远远地就看见父亲拎着塑料袋站在大门口张望,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四目相对之后一股暖流流遍全身,鼻子有些发酸,我带着埋怨的口气说:“父亲,这么远你怎么来了?”父亲扬了扬手里的塑料袋,袋里有三个染得红红的鸡蛋和两个大白萝卜。“银儿,你姑姑家抱孙子了,这是我昨天晚上到她家吃喜餐饭时发的红蛋,萝卜是家里种的,特地给你送来带着路上吃。”

看着满脸是汗的父亲,我一下子语塞,不知道说什么好,走了四十多里路,就为送三个红蛋和两个白萝卜。父亲一定起了个大早,我安慰着父亲:“我到了部队什么都有得吃,你和妈妈在家放心。我们马上就要整队出发,你的腿又不好,赶紧回去吧!省得妈妈在家担心。”父亲拍了拍我刚换上的新军装,憨厚清瘦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因为是第一天穿军装,还没有佩戴领章、帽徽,带兵的领导也没教行军礼什么的,顿时我有点手足无措。“挺好看的,到了部队好好干!”父亲说着。这时,集合的哨声响了,我催着父亲赶快回去。

望着父亲一摇一摆渐渐远去的背影,我的眼前有些模糊了,我极力地控制着自己不让泪水掉下来。提着那三个鸡蛋和两个萝卜,走在新兵的队伍里,满脑子是父亲和母亲的样子。

我的父亲和母亲没有上过学,在农村生活了大半辈子,为了拉扯我们兄妹四人,在生产队勤奋地挣着工分。父亲年轻的时候为了帮邻居家灭火,烧伤了左腿,落得现在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唉!为了见我一面,父亲来回要走八十几里路。

这次,刚刚毕业的我,经过大队、公社、县的层层政审,被批准参军入伍。当时有句话叫做“一人当兵,全家光荣”!为这事,我们全家都沉浸在快乐之中,左右邻居见到我的家人都说:“这下子好了,你们家的银儿有大米饭吃喽!”父亲和母亲听了呵呵地笑着。

大队长亲自为我戴上了大红花,民兵营长用自行车把我送到了县城。我在部队刻苦训练,从战士走向班长,从班长走向排长……为的就是让家中的父亲和母亲在邻居面前有面子。

1984年我随部队奔赴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战场,因为书信不通,我的父亲和母亲在家备受煎熬,早晚在家焚香祈祷,有时碰到盲人算命,总是想着从算命先生嘴里找到一点安慰。

光阴似箭,岁月无情。如今,父亲因病去世已好几年了,我也从前线负伤失明回来三十多年。从那次兵站大门口告别父亲后,就一直没有能再看一眼父亲和母亲慢慢变老的模样。然而,父亲那一摇一摆的背影一直珍藏在我的记忆深处。

善意的谎言

李志勇

一个人活着,不能光为了自己,还要替他人着想,应该主动承担起社会与家庭的责任和义务。

当医生诊断她为乳腺癌晚期,并严肃地对她说道:“你必须马上做手术,不能再拖了。”听到这番话,犹如五雷轰顶,她全身都在颤抖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病房的。

她瘫坐在床上,思来想去,首先想到的是,我绝不能把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远在他乡年迈的父母,因为他们再也承受不了这种打击了。她理了理头发,擦去脸上的泪水,拨通了故乡的电话,给父母撒下了第一个谎言。

电话那端是妈妈的声音,她强忍着悲痛:“妈妈,我最近单位比较忙,可能要到外地去一趟,你们要多保重,我一切都好,请你们放心。”说完她挂断了电话,捂着被子,失声痛哭起来。这时,小妹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床前:“姐姐,你要哭就大声地哭吧,哭出来心里会好受一些。”

残酷的手术,无情地夺去了她右边的乳房,一次次化疗使她满头秀发全军覆没,就连仅有的眉毛和睫毛也难逃劫难。她站在镜子面前,看着自己光秃秃的头,还有那蜡黄苍老的脸,就像是一个熟透了的柚子,那镌刻在额头上一道道深深的皱纹清晰可见,不禁潸然泪下。她陷入了深深的悲痛之中,生命的尽头究竟有多远,谁也不知道。

在这些日子里,无论是在广州手术治疗和化疗,或是回到江西家乡疗养,她从未忘记强打精神、欢声笑语地给父母报个平安。一次次用善意的欺骗去编织着一个又一个美丽的谎言,为的是让远在他乡的爸爸、妈妈多一天开心的笑,度过安详幸福的晚年。

经过一年多的治疗,凭着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医生们精湛的医术,加上自己战胜病魔的坚强信心和毅力,还有家人们的精心护理和调养,她的病情一天天在好转,身体也很快得到了康复。做化疗时那光秃秃的头如今又重新长满了秀发,穿上一件漂亮的衣服又重现往日的风采。

去年春节,她与大姐、弟妹相约一起回到了儿时的故乡,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全家人与年迈的父母团聚。

见面那天,她的心情忐忑不安,但从他们的表情和言谈中得知蒙在鼓里的父母并没有觉察到自己身体有什么异常,也不知道自己患乳腺癌之事。看见年迈的爸妈那样开心地享受着温馨的天伦之乐,她深深地松了一口气,心里暗暗念道:爸爸、妈妈请原谅女儿的不孝,一年多来女儿给你们撒了无数个谎言,但是如果这谎言能换来你们的幸福和快乐那我觉得比什么都值得,我也愿意做这个“不孝”的女儿……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