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小小说 心迹

2018年06月12日 来源:《盲人月刊》

文 王根宝

雨细细地下着。我一手撑伞,一手持盲杖,心情焦灼地踯躅在车站,张茗怎么到现在还没来……

我和张茗相识于盲人按摩培训班,结业后同时被安排在一家盲人按摩诊所。我们每天各自从家里出来,都要在这里一同坐公交车去诊所上班,下班后又一起乘车回家,一连几个月天天如此。可今天怎么了,到现在她还没有出现?

不能再等了,不然上班要迟到了。此时公交车已进站,我忐忑地摸上车赶到了诊所。我做好了上岗的准备,但仍未听到张茗的到来,于是走到电话机旁,拿起听筒准备给她家拨电话。此时,管理员小刘问我:“张茗为何没跟你一起来?”“是呀!不知道为什么,我在车站左等右等不见她,就自己来了。不知道她有什么事?”拨通了电话没人接,我心里犯嘀咕:莫非出了什么事?小刘说:“你先去上班吧,电话我来打。”没有办法,也只能如此了。

一上午,我给顾客做着按摩,心里却一直惴惴不安。利用上洗手间的空隙去问小刘,她说还没打通电话。主管张大姐也来问张茗的情况,我摇了摇头,连我都不知道,该问谁去?

吃过午饭,我再给张茗家打电话,还是没人接,难道她真的出了什么事?整个诊所的人也纷纷揣测。张大姐说:“即使家里有事也应该打个电话来请假,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她指派小刘到张茗家里探究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下午,我一边给顾客按摩,一边琢磨着张茗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后来小刘打来电话说邻居告诉她,张茗一早出门刚走到弄堂口就被一辆助动车撞了,当即不省人事,送进了医院……听到这个消息,我再也按捺不住,向张大姐提出早点下班去医院探望张茗。张大姐同意了,并让视力稍好一点的王敏代表她,陪同我一起去看望张茗。

我们匆匆赶到医院,医生说张茗被送来时已经昏迷,经诊断为脑震荡,抢救后脱离了危险,但仍处于昏睡中,在重症监护室里观察。我们来到重症监护室,王敏告诉我,她透过门上的玻璃窗看到张茗躺在病床上,手臂上插着输液管,脸色苍白,嘴唇紧闭,神态似乎在熟睡。

张茗的妈妈坐在门旁的长椅上,当得知我们来看望张茗时,顿时哭诉说:早上有邻居跑来告诉她张茗被车撞了,等她蹒跚地赶到现场,120救护车也到了。她跟随救护车来到医院,待张茗进入抢救室后,她整个人都要瘫了。她丈夫去世得早,唯一的女儿又患有先天性眼疾,为了养育这个不幸的女儿吃尽了世间的苦头。我们除了安慰她,还能做什么呢?

回到家里,我心神不宁,耳畔总萦绕着张茗那清脆的嗓音。我虽未见过她的面容,但她动听的笑声、轻柔的语调和不俗的谈吐,让我对她始终有一份说不出的情感。这几个月我们一同乘车上下班,一道切磋按摩技术,一起吃饭聊天……日子久了,心里总涌着一股莫名的冲动,真想向她表白,却又生怕她拒绝。我是一个男人,自尊心太强,一旦戳破了这层薄薄的窗户纸,倘若被她拒绝,叫我今后如何去面对她呢。

吃过晚饭,我又往张茗家里打电话,想了解一下她现在的情况。她妈妈告诉我说张茗苏醒了,已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她还说张茗醒来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我。我激动极了,告诉她明天一定设法去医院看望张茗。

这一夜我几乎无眠……不管张茗是否接纳我,等她出院了我一定向她倾诉!

一大早,我赶到诊所,尽心地给顾客做着按摩,但心中却不平静。好不容易捱到中午,我就找到张大姐,说想请半天假再去医院看望张茗。她答应了,并说自己也想探望张茗,同时亦可陪我同去。午饭后,我们一起出发了。

张茗听见我们来了,很是激动,连声说“谢谢”。张大姐跟张茗说了一番安慰的话之后提出要回诊所,并表示晚些时候让小刘过来送我回家。待张大姐一走,我一把握住张茗的手,涌上心头的话欲倾泻而出,但一转念又觉得她现正躺在病床上,怎能在这个时候表白呢?就在此时,张茗轻轻地拽住我的手往她脸上贴,我心中一颤,莫非她也与我一样……我控制住心中的激情,柔柔地抚摸着她的脸颊,悄声地说:“你再睡一会儿吧,我守候着你,等你好了我有话跟你说。”她轻轻地“嗯”了一声,似乎领会了我的意思。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了小刘的声音。张茗也睡醒了,她们彼此打了招呼,小刘说接我回家,我起身握住张茗的手说:“好好养病,等出院后再来看你。”张茗说:“我们会很快在一起上下班……”

行走在大街上,我虽然看不见满天的晚霞,心里却感受着前方道路的广阔;虽然满耳是车水马龙的喧嚣,心中却荡漾着一片春意盎然

的宁静。

向前走,生活不会辜负你!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