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特稿 共享改革开放的成果

2018年07月09日 来源:《盲人月刊》

中国盲人事业近40年发展纪实

本刊记者 侯超韡

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后,盲人在就业、康复、教育等方面有了显著的进步,这些变化的原动力来自于党和国家对残疾人事业的重视,来自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残疾人事业的优越性。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2014年3月在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成立30周年大会上指出的:让广大残疾人安居乐业、衣食无忧,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是我们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宗旨的重要体现,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必然要求。强化让盲人安居乐业、衣食无忧地过上幸福美好生活不仅是每一位残疾人工作者所肩负的使命,同时也是建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的一项重要指标。

安全感:就业与权益保障是基础

新中国成立以后,党和政府对残疾人工作尤其是盲人事业十分重视,先后成立了中国盲人福利会,创办了《盲人月刊》,盲童教育也有所发展,1960年中国盲人福利会与中国聋人福利会合并成为中国盲人聋哑人协会。1978年,随着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中国进入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新的历史时期,为了推进残疾人事业发展,国家开始采取一系列重大举措:1984年成立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1987年4月,经国务院批准,进行了全国首次残疾人抽样调查;1988年3月,成立了集代表、服务、管理为一体的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同时中国盲人协会成立,这标志着我国残疾人事业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盲人事业也迎来了新的春天——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盲人协会努力推动组织建设,加强能力培育,全国共建立省级及以下各类残疾人专门协会1.5万余个,其中省级专门协会已建比例为100%,市级专门协会已建比例为95.6%,县级专门协会已建比例为88.8%。全国助残社会组织2393个。2006年12月,经民政部批准中国盲人协会正式成为社团法人单位。

八十年代之前,社会对待残疾人的观念一直是以“养”为主,1982年《宪法》首次规定:“国家和社会帮助安排盲聋哑和其他有残疾的公民的劳动、生活和教育。”1985年在民政部、卫生部直接帮助和指导下,中国盲人按摩学会正式成立。学会的成立标志着按摩已经成为盲人就业的主渠道。按摩学会成立后,开展了各类学习、交流、培训活动,进一步促进了盲人按摩业的发展。1986年,时任卫生部部长的崔月犁说:“不能说眼睛好的才能当专家,盲人也可以当专家。要充分调动盲人的积极因素,把盲人按摩医疗事业有计划地发展起来,为四化建设贡献力量。”

1988年国务院批准颁布的《中国残疾人事业五年工作纲要》要求:“要巩固现有的盲人按摩医院(诊所),新建一批盲人按摩机构,并通过多种途径发展盲人按摩。办好盲人按摩学校和培训班,对符合条件的从事按摩工作的人员评定专业技术职称。”

盲人有了工作,有了稳定的收入,就有了最基本的生活保障,有了安全感。

伴随残疾人事业第一个五年计划——《中国残疾人事业五年工作纲要(1988年~1992 年)》的实施,残疾人的工作被列为一项国家重要发展指标。《纲要》中规定:随后的五年中,盲人按摩人员和医院、诊所(点)数量上都要翻一番,即:按摩人员达到10000人,医院、诊所(点)1000所,并在全国1/3以上的县建立盲人按摩医疗单位。

随着盲人按摩业的蓬勃发展,按摩已经不仅仅是一条解决盲人经济来源的途径,更被认为是为社会带来福祉的事业,由此,盲人按摩师培训在全国范围内广泛开展,盲人按摩师人数也不断增长。根据中国残疾人事业“十一五”发展规划的目标:从2006年起的五年内要培养、培训盲人按摩人员5万名,其中医疗按摩人员1万名、保健按摩人员4万名,使盲人按摩人员总数达到14万名。这一举措也让盲人按摩诊所和培训设施的数量猛增。2008年,该年度培训盲人医疗按摩人员5743名,保健按摩机构达到10517个,医疗按摩机构达到1306个;在职业技能鉴定和专业技术职务资格评审中,分别有1325人和2920人通过医疗按摩人员中级和初级职称评审,全国有45名盲人医疗按摩师通过高级职称评审。2017年度,全国共培训盲人保健按摩人员20796名、盲人医疗按摩人员7217名;保健按摩机构新增19257个,医疗按摩机构新增1255个;有54人和870人分别获得盲人医疗按摩人员中级和初级职务任职资格。

在首都北京,一天,一位母亲牵着一个小男孩的手,来到盲人按摩医生洪学斌面前诉说感谢,可话还没有出口,她已经是热泪盈眶了……原来,这位母亲是北京西直门百货商场的一位售货员,儿子患小儿脑瘫,在盲人洪学斌的按摩治疗下,患儿得到了快速的康复,终于能进学校与健全儿童一起读书了!于是发生了这感人的一幕。

洪学斌是北京按摩医院盲人医生,使他在业内名声斐然的是,经过长年的苦心钻研,这位盲人竟然摸索出了一套治疗小儿脑瘫的方法——用按摩刺激活着的脑细胞,使之作用增强,对死亡的脑细胞起到代偿作用。就这样,全世界都束手无策的小儿脑瘫症,终于在一位中国盲人的手下,得到部分医治!在有56个国家参加的亚太地区第一届国际康复会议上,代表们对中国盲人的按摩医疗业绩大为赞赏,洪学斌的论文《治疗小儿脑瘫100例》也获得了国际论文证书。

盲人按摩业中佼佼者太多了,广东深圳的李玉生,靠一手精湛的按摩技术成为拥有千万资产的盲人企业家;江苏无锡的严三媛、湖北宜昌的颜昌玉、北京的马巧云等,都拥有数量不等的连锁按摩店;通过从事按摩工作养家糊口、买房置业的盲人,更是数不胜数……司海峰赵成鑫夫妇俩全是盲人,从黑龙江中医按摩专科学校毕业后就开始从事按摩,经过努力,他们在深圳开设了自己的按摩店,购买了房产,并作为有为的人才拿到了深圳户口。

1990年12月28日,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17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并于1991年5月15日起施行。该法的宗旨是“维护残疾人的合法权益,发展残疾人事业,保障残疾人平等地充分参与社会生活,共享社会物质文化成果”。这是一部让残疾人和健全人一样站在同一地平线上平等参与社会生活的重要法律。《残疾人保障法》中贯穿着“平等、参与、共享”的残疾人事业理念,是对现代文明社会的新残疾人观的倡导。《残疾人保障法》使盲人的合法权益得到了法律保障,也为中国盲人事业的发展提供了法律依据和指引。

为缩小贫困盲人生活状况与社会平均水平的差距,实现中国盲人事业与经济社会协调发展,国家又出台了关于加快推进残疾人社会保障体系和服务体系建设的指导意见,《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残疾人事业发展的意见》(中发〔2008〕7号)明确要求:健全残疾人社会保障制度,加强残疾人服务体系建设。针对贫困盲人、多重残疾盲人以及盲人家庭,各地残联相继出台一系列保障措施,例如危旧房改造、提供保险补贴、提高福利水平等等。

2013年中国盲人协会主席李伟洪到青海调研,认识一位藏族老阿妈,老阿妈得知中国盲协来办按摩培训班,激动地为工作人员做了三大盆肉还特意买来稀缺的水果,献上哈达,用藏族最隆重的礼仪招待工作人员。原来,老阿妈的大儿子、孙女都是盲人,几年前从中国盲协举办的按摩培训班毕业后去拉萨开了一家按摩店,生意特别好,从最初年收入不足万元到如今年收入10多万元,整个家庭彻底摆脱了贫困。

随着盲人文化水平的提高,他们的就业途径也越来越宽,不再局限于按摩。九十年代中期,在盲人李任炜的积极倡导和组织下,盲人钢琴调律大专班在北京盲校宣告成立,一名叫冯瑞的盲生毕业后成为了全国首批盲人钢琴调律从业者;这些年,更出现了盲人心理咨询师、盲人媒体人、盲人音乐人、盲人电话接线员、盲人催乳师等。湖北盲人周华英,2012年到深圳打工,起初也是从事盲人按摩,但她从小酷爱唱歌,机缘巧合,组织了全国第一支盲人电声乐队,如今,她不仅开办了声乐班教孩子们唱歌,还经常接到公益、商业演出的邀请,成为了一名全职音乐人。

幸福感:康复与生活无障碍不可少

经过调研,确认白内障是我国致盲的主要原因,因此在1988年9月,国家多部门联合发布了《关于实施全国残疾人三项康复工作的通知》,其中一项是争取5年内为50万名白内障患者实施复明手术。这标志着盲人康复工作被提上日程。

中国残联、卫生部《关于印发<全国视力残疾康复“九五”实施方案>的通知》中说:“八五”期间,全国2235个白内障复明中心完成手术107万例(不含其他医疗机构手术人数),复明效果显著;在大、中城市建立了600个低视力康复点(部),为39万名低视力残疾者配用助视器,并进行训练,视力明显改善。

西藏错那县的索朗曲白是自幼出家的喇嘛,失明多年的他接受白内障摘除、人工晶体植入手术后,久违的家乡风景重新映入他的眼帘,他再次看到庄严古朴的寺庙时,激动得泪盈于睫,拉住医生的手说:“从前我啥也看不见,丢了眼睛的人只能算半个人哪!现在,我都能看清远处的山和山上的牦牛了,心里头亮堂了……感谢国家派你们来西藏啊!”稍微平静些后,老人竟用沙哑的嗓子深情地唱起了藏歌……

——不仅在西藏,类似的感人故事,在全国各地不断上演。

“九五”期间,白内障脱盲率达97.2%;建设低视力康复点,为低视力残疾人配用助视器共101363例。到了2008年,全年共完成白内障复明手术88.8万例,其中为25.1万名贫困白内障患者免费施行了复明手术,全年为3.5万名低视力患者配用助视器,培训儿童家长1.1万名,并有效开展了家庭康复训练。随着社区康复工作的完善,到了2016年,在接受精准康复服务的40万视力残疾人中,有21.5万盲人得到白内障复明手术、辅助器具适配、定向行走及支持性服务,18.5万低视力残疾人得到辅助器具适配及视功能训练服务。

在学习和借鉴世界先进残疾人理念的过程中,中国残疾人事业早期的开拓者邓朴方等同志认识到收养救济型残疾人事业的局限,并借鉴国际残疾人事业发展,提出了“平等、参与、共享”的残疾人事业发展新理念,这一理念大大促进了盲人康复辅具的发展。盲人早期的康复辅具非常有限,随着我国经济、科技水平的提升,残疾人无障碍理念的引进,盲人的康复辅具无论从种类上还是服务范畴上都大幅提升。从最早的单一的指路性盲具,逐渐发展出学习、出行、起居等方面科技含量较高的综合性辅具产品。

戴吟婷失明之后从来没有梦想过生活可以自理。但是现在,在盲用辅具的帮助下,她的日常生活不仅不依靠他人,而且过得有滋有味。清晨刚刚苏醒,她熟练地从枕边拿出专为盲人设计的辅具手表,按下手表侧边的报时按钮,立即听到了清脆的声音:“现在时间,早上6点50分。”知道到了起床时间,她熟练地整理好床铺,走到客厅,手贴着桌面拿起杯子和热水瓶倒水。水杯内侧有一张复印纸厚度的芯片,只要水漫到芯片处,就会有滴滴的报警提示音,这个防溢报警器让她能够控制水量。喝完了温水,她走进洗漱间,用盲用挤牙膏器把牙膏自动挤在牙刷上。洗漱完毕走回客厅,摸到桌上的语音豆浆机,把插头插进安全的盲用导向插座上,根据语音提示,按下豆浆机的打磨键,不到十分钟一杯豆浆就打磨好了。到了午餐的时候,她先用量米器量取合适分量的米,洗好,放入每个按键都印有盲文标识的语音电饭煲内蒸上。然后把菜洗好,用盲用切菜防护器削皮、切菜。在听到盛世任我行智能语音烹饪锅传出“预热已完成请放料”语音提示的时候,她拿着盲用定量壶往锅中倒进油,然后将菜放进锅中,再用盲用定量器量取盐和其他调料放入,不到一会儿,一盘菜就出锅了!……丰富的辅具种类,让戴吟婷可以不依靠他人独立过好家居生活。

叶福寿是东莞市的一名盲人按摩师,工作的地方离住处有几公里,每天需要乘坐公交车上下班,这对他来说非常困难,终于“引路人系统”导盲产品解决了他的困扰。该产品由两部分组成:手持接收机由盲人随身携带,用来接收语音信号,盲人根据语音提示找到指定位置和方向;发射机被装在固定位置,发射语音信号。发射机根据装载位置的不同有不同的种类,包括室内发射机、车载发射机和汽车站台发射机,各种发射机都体积小巧,方便安装与拆卸。手持机内置高保真喇叭,语音清晰,声音洪亮,使用者可以随时了解站台或路标的信息,还可以随时随地听取周边范围的路况。如今,叶福寿出行不仅自己不用担心坐错车,家人也更放心,“我要是迷路了,引路人系统的定位功能,可以让家人准确知道我在什么方位。”

近年来,我国在互联网、电脑、手机等信息化领域的步伐迈得很大。让我们欣喜的是,在信息传播现代化过程中,盲人并没有落伍,信息无障碍大大扩展了盲人的生活和精神空间。

个人电脑、手机和互联网的普及为普通人的生活带来了无限的便利,但是对于盲人而言,想要获得这种便利却并不容易,直到读屏软件的横空出世,才使盲人上网变成了可能。读屏软件是专为盲人设计的屏幕阅读软件,只需要通过数字键盘以及大键盘上几个功能键的切换操作,盲人就能够随心所欲地查找和处理文件、浏览网页、编辑和收发电子邮件、交友、聊天……这极大地改善了盲人的生活。

盲人章新俊学会使用盲用电脑操作软件后,成了一位“博客达人”,他将自己对生活的感悟和阅读心得晒在博客上,没想到这竟为自己招来了3万多的粉丝。粉丝过万就意味着这个博客有一定的影响力,这让章新俊有了新的想法:我能不能通过博客去助人呢?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章新俊发表了第一篇为他人求助的文章,没想到很快就引起了关注,达到了助人的目的。章新俊一发不可收拾,如今在他的博客上,为贫困孩子寻求资助的文章已成为了一道独特的风景,通过他的博客,已有5名农村贫困孩子得到了社会爱心人士的资助。对此,章新俊很自豪:“我也能通过网络助人了,这在以前真是想都想不到的呀!”

盲人除了享受到信息无障碍带来的幸福外,携带导盲犬无障碍出行也不再是梦。2012年,继《残疾人保障法》加入允许盲人携带导盲犬出入公共场所的条款后,国务院又出台了《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条例》规定:视力残疾人携带导盲犬出入公共场所,应当遵守国家有关规定,公共场所的工作人员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提供无障碍服务。2015年,中国铁路、中国民航陆续出台法规,保障了盲人携带导盲犬乘坐飞机的权益。2016年10月17日,中国盲协导盲犬工作指导委员会成立,2018年5月,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标准委公布了《关于批准发布<大型游乐设施安全规范>等389项国家标准、6项国家标准修改单和54项国家标准外文版的公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公告2018年第6号),《导盲犬国家标准》列于其中,这标志着盲人携导盲犬出行不仅有法可依,并且有矩可寻。

获得感:文化教育带来的自我实现是终极目标

1985年4月,中国盲人聋哑人协会党组向中央提出将特殊教育纳入九年义务教育轨道。1985年5月,《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政策的决定》指出:“要发展盲、聋哑人和弱智儿童的特殊教育。”1986年4月,《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提出地方政府要办特殊教育。至此,公办盲校率先在全国各地建立起来。

改革开放以来,国家努力提高残疾人学校教职工待遇。1979年5月,教育部发布《盲聋哑中小学教职工工资待遇问题的复函》,为激励盲聋哑教职工,国家规定在评定的等级工资之外,另外给他们加发15%的工资。1981年3月,教育部出台规定:给盲聋哑学校的班主任发津贴。

同时,为提高特教工作者的专业水平,1986年4月,召开了全国优秀特殊教育工作者和残疾人自学成才颁奖大会,大会给优秀的特教工作者颁发了奖金和荣誉证书。

在盲人职业教育方面,中国残联联合教育部、民政部等部委,建立了依托盲校的职业按摩培训的教育模式。1983年5月,民政部印发了《关于贯彻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职工教育的决定>,切实抓好盲人聋哑人职工文化技术教育的通知》,推动职工技术教育。1983年11月,《全国盲聋哑职工奖学金办法》发布,对35岁以下技术学习成绩优秀的盲聋哑职工发放奖学金。1988年6月,中国残联第一届全国盲人按摩师资培训班开学典礼在全国多所学校举行。

进入21世纪,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后,我国特教事业尤其是盲教方面的发展更为迅速,根据中国残联网提供的数据可以看出:2006年,全国为盲、聋、智残少年儿童兴办的特殊教育学校已发展到1648所,盲高中15所,在校生807人。全国有4148名残疾人被普通高等院校录取,986名残疾人进入特殊教育学院学习。到2017年,全国共有特殊教育普通高中班(部)112个,在校生8466人,其中盲生1456人;残疾人中等职业学校(班)132个,在校生12968人,毕业生3501人,其中1802人获得职业资格证书;全国有10818名残疾人被普通高等院校录取,1845名残疾人进入高等特殊教育学院学习。受教育盲生人数增幅达80%。

低视力的苗雨荷家住葫芦岛市,曾在普通学校念到小学二年级,在普通学校,她常常被同学欺负,变得郁郁寡欢。到沈阳盲校上学之后,她的性格越来越开朗,凡事都敢尝试,不仅学习成绩优异,而且学会了长笛、古筝,还擅长田径……短短的几年功夫,她完全脱胎换骨,就像变了一个人!

上海盲人来佳俊从小酷爱音乐,在盲校老师的帮助下,他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还多次参加了由中国盲协举办的盲人器乐大赛。

王周彬,9岁那年眼睛被鞭炮炸伤而失明,在福州市盲校学习时,盲校老师发现这个从小痴迷足球的孩子确实很有足球天赋,于是鼓励他参加足球训练。王周彬不畏艰苦,持之以恒,多少次带伤坚持上训练场,终于,这个盲校学生成了中国盲人足球队的主力,在2008年北京残奥会上,和队友一起夺得了5人制盲人足球的银牌,为祖国争了光!

接受义务教育的盲人人数逐年增加的同时,盲人期盼接受更高水平的教育、享受与健全人平等教育机会的愿望也与日俱增。2014年的高考中,教育部门首次使用盲文试卷专为盲人安排了一场高考。现在国家举办的很多考试也开始接纳盲人,例如:全国社工考试、全国英语四六级考试、全国成人大专、本科考试等等。

为鼓励更多盲人走进图书馆,在各地残联、盲协的协调下,不少地方已开设了盲人有声图书室。截至2017年底,全国省地县三级公共图书馆共设立盲文及盲文有声读物阅览室959个。

这些年盲人的文化生活越来越丰富,中国盲协举办了“温馨杯”“心之声”全国盲人歌手大赛、“阳光杯”全国盲人网络歌手大赛等多个文化赛事;在中国残联的支持下,2013年11月中国盲人文学联谊会正式成立。

随着盲人受教育人数的增多,受教育水平的提高,盲人得到了更多实现自身价值的机会,一大批优秀的盲人人才得到了社会认可,例如: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副主席、中国科学院十大杰出妇女杨佳,中国和亚洲第一个盲人医科博士李雁雁,获得“中国网事·感动2015年度网络人物”、“时代楷模”盲人女教师刘芳……教育改变残疾人的命运!

在体育领域,我国盲人运动员在国际赛场上屡屡为国争光。1984年第七届残奥会上,盲人田径运动员平亚丽,在跳远项目中以4.28米的成绩夺得冠军,为中国夺得了历史上第一枚残奥会金牌;2006年,中国盲人男子足球队成立,建队训练仅两年,就在2008年北京残奥会上夺得亚军,2018年,又夺得盲人足球世界杯季军;中国盲人门球队也成绩斐然,男队在北京残奥会上夺得冠军,女队更是在2008年、2012年和2016年残奥会上连续三次获得亚军;此外,在柔道、游泳等赛事中盲人运动员也表现突出,如盲人女子柔道运动员袁艳平在2008年、2012年和2016年残奥会上斩获三连冠;游泳运动员杨博尊在上述三届残奥会上,累计获得五枚金牌、六枚银牌和三枚铜牌!……

当然,我国的残疾人事业仍然有一些待改进之处,如:与残疾人事业相关的法律体系建设仍然有待完善,中国残疾人事业还存在着明显的城乡不平衡和地区不平衡,盲人社会公共服务体系仍然滞后……这些正是我们未来要努力之处。

自1978年至今,我国的改革开放已经走过了40年,这是光辉的40年,也是残疾人事业硕果累累的40年。我们深信,有了这40年的经验作积累,未来,我国的残疾人事业一定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责编:那漠)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