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肖佳:除了残障,我首先是个女人

2018年07月09日 来源:《盲人月刊》

冯欢

肖佳,1992年出生,江西赣州人,2014年开始北漂,国内第一位视障美容顾问。热爱化妆,认为如果全脸只能突出一个重点,那一定是眼睛,“我觉得人最美的就是眼睛”。

见到肖佳那天,她的巨幅照片刚刚登上北京世贸天阶、王府井工美大厦、来福士、VIVA 富力广场等七个地标商场的户外广告大屏,成为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举办的“她的故事”女性影展女主角之一。那天晚上,肖佳激动得“像打了鸡血”。

丈夫蔡聪打趣她:佳佳,你火了,以后咱家靠你了啊。肖佳依旧每天去工作室授课,出门前化好妆,盲杖一路敲敲敲,到了公交车站,上车,五站地,下车。迎春花在北京街头开得团团簇簇,香气就像盲杖扫过的人流一样连绵不绝。肖佳喜欢这香气,还能想起迎春花的颜色,“我最喜欢黄色,绿色之中一簇一簇的黄,像星星,给人无限希望”。

关于颜色的记忆,留在了 16 岁以前。那时,她学了 6 年工笔画,画得最多的就是花,梦想是中央美院,哪怕考不上,“做蛋糕也会比别人做得漂亮,总之,得干点儿跟美有关的事。”14岁被检查出视网膜色素变性,在视力急转直下的两年里,一想起将来可能会“邋邋遢遢”地生活,她就烦闷不已。

上完盲校,肖佳像大多数盲人那样干了按摩。早上上钟,干到深夜,最高纪录一天做了 13 个钟,后来开了自己的按摩店,每天担惊受怕,就怕遇到喝醉酒的男客人。

她的不忿和失落周而复始:难道一辈子就这样下去吗?这些心情写成一篇篇散文、小说,发表在了北京一加一残障人公益集团的《有人》杂志。同为盲人的杂志主编蔡聪,注意到了她。中途失明的相同经历和感受,将俩人的距离拉近了很多。80 后蔡聪不断跟 90 后肖佳分享自己到各地出差的见闻:前些日子爬上黄山了,接着又要去九寨沟旅行。肖佳就像看到一道光,“简直不可思议”。

2014 年春天,当蔡聪鼓励她来北京时,肖佳毫不犹豫就来了。

先是做速录,一天8万字,坐到腰酸背痛,手不是自己的,脑袋也不是自己的。后来,她转做公益,负责残障女性项目。这年年底,肖佳带着盲人去参加一个活动。为了配合主办方安排的视障人形象提升课,肖佳作为盲人模特由化妆师在脸上化妆,化妆师夸她化完特别好看。

肖佳试探着问能不能教她化妆,对方说底妆、腮红、口红可以教,但是眼妆怕是教不会。活动结束,悲伤却满溢,“我至少还知道自己化妆以后像 XX 明星,一起参加活动的其他视障小伙伴坐了一下午,前后对比效果看不到,老师互动又少,感觉她们坐在台下真是无聊透了。盲人想学个化妆怎么就这么难呢?”

肖佳跟这事情杠上了。求师不得,她就在网上买了些化妆品自学。对一个盲人来说,重要的不是化不好,而是不敢动第一笔。刚开始上妆时,“很扎,眼睛就是不舒服。”粉底也抹不匀,走到路上,有人偷偷拉住她:“我跟你说,你脸上有块白的。”但无论怎样,每次化完,肖佳都心情大好。

2015 年,肖佳读到一则报道:住在英国伯明翰的露西因患有色素失调症双目失明,在姐姐的帮助下,露西学会化妆,并在网上将经验分享给更多视障人士。她找到露西的视频,露西不但能给自己化妆,还能熟练地介绍各种化妆品的功能、效果。

“眼睛看不见,也能学化妆?”肖佳有些犹豫。丈夫蔡聪“看着”她:“怎么不能?我也是盲人,能学摄影,你怎么就不能学化妆?”

国内还没有单独从事盲人化妆或者教盲人化妆的培训机构,美容顾问冀春丽成了那个帮肖佳的人。之后每周,肖佳坐1个小时的公交车去冀春丽工作的护肤和彩妆工作室上课。冀春丽把着肖佳的手感知眼部轮廓,将粉底挤到掌心告诉她用多少量。给肖佳画完半张脸,冀春丽让她自己完成另外半张。

肖佳一边摸一边化,慢慢总结出一套经验:盲人化妆,首先要懂得脸部构造,比如,摸着眉骨去化眼影;画眼线要贴着睫毛根部的那条线;散粉落在手上,就是蘸太多了。她给不同的化妆品贴上标签,注上盲文。眼影从深到浅被排列开来,大小形状近似的瓶瓶罐罐,她甚至可以根据气味来区分。

美容顾问的工作是上美丽课,教人化妆、推荐产品。每次给人化妆,大到面部肤色如何搭配,小到一根眼线怎样处理,肖佳都要经过细细思量。她会用手指比量客户的双眼,距离远的,眼影尽量向内集中,略靠近鼻子;距离近的,眼影眼线向外延伸拉长;眼睛下垂的,她会把眼线加深一点,前细后粗。

“当健全精英女性都在讨论女人追求美丽的同时可能正在物化自己,要反抗成为男权社会的一个花瓶的时候,还有一群女人连被物化的资格都没有,这就是被忽视的第三类人——残障女性。除了残障,我首先是个女人。”2016 年4 月,肖佳正式入职玫琳凯,成为国内第一位视障美容顾问。这份工作,不设年龄、学历门槛,也不要求有相关工作经历,时间自由,而且工资更高。“一方面给最爱的人好的生活,另一方面教会更多人美丽生活。”

每天打扮一新去上班,给顾客讲授化妆技能。闲暇时,通过网络或微信群给女性朋友讲课,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粉丝。那些来听课和参加活动的盲人,勇敢摘掉墨镜,大大方方秀出自己的眼睛。“很多人说女人化妆是为了取悦男性,但我觉得只是给内心增加更多的自信。”

不久前,肖佳又成为玫琳凯中国第一个授权的视障经销商。她的手下有 32 个美容顾问,其中不少就是盲人。在赣州时,她一直觉得能来北京就是到天了,现在回头一看,“那东西已经在我后面了。 即便是残疾人,也应该走好选择的路,不是选择好走的路。”


版权声明

  • 中国残疾人网站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中国残疾人网站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中国残疾人网站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将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将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中国残疾人网站的授权。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残疾人网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 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中国残疾人网站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10-84639477 邮箱:chinadp08@126.com